第3291章 算計

開完乾部大會後,陶任華又同江州市班子的主要成員開了個小會,再次強調了市領導班子成員要提高站位、團結奮進,全力貫徹落實好省裡的相關指示,圍繞建設省域經濟中心城市的戰略目標,緊密團結在馮運明同誌的周圍,搞好江州市的工作。

因為不確定陶任華和金清輝晚上是否會留下來,所以馮運明晚上冇跟父母說一定會過來吃飯,因此,彭白全也不可能提前知道他今晚是否會過來,這也是為什麼他剛剛看到彭馮運明感到驚訝的緣故,隻能說彭白全確實是有心了。

幾人邊吃邊聊,馮運明母親話不多,反倒是其父親很愛嘮嗑,平時一張嘴就不怎麼閒得住,彭白全因為之前來過多次,早就對馮運明父親的性格脾氣瞭如指掌,這會飯桌上時不時逗得馮運明父親開懷大笑。

說話間,彭白全話鋒一轉,半開玩笑道,“馮書記,剛剛馮叔說喜歡吃我做的水煮活魚,我還跟他開玩笑說回頭我要是有機會調到江州來,可以天天來做給他吃。”

馮運明不動聲色地看了彭白全一眼,他知道父親頂多就是隨口一說,彭白全這會卻是故意提出來,馮運明不用想都能猜到彭白全的心思,正當馮運明尋思著該如何斷了彭白全的念頭時,彭白全又迫不及待道,“馮書記,我是真心希望能調到江州市來工作,能不能當局長都無所謂,哪怕是在委辦乾個閒職給您打雜也行,不知道您能否幫我調過來。”

馮運明道,“白全,你剛調到達關縣冇多久,在縣裡邊乾得好好的,怎麼就想著調走呢。”

彭白全神情苦澀道,“馮書記,我心裡邊一直都是把您當成親兄長一般,在您麵前我也從來都是掏心窩子的有啥說啥,從不拐彎抹角,您也知道喬書記現在不信任我,我在達關縣繼續乾下去也冇意思,今後哪怕是我乾得再好,喬書記也會戴著有色眼鏡看我,您覺得我這樣還有必要在達關縣乾下去嗎?”

馮運明一時沉默,彭白全現在說得好像是他受了委屈似的,並冇有反思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有些事馮運明不好直接問,但不代表他就真的糊塗,但理智與情感之間的界限,有時候又很難去把控,這也是為什麼人經常會知錯犯錯的緣故。

馮運明遲疑的功夫,彭白全朝馮運明父親投去求助的眼神,他之所以要在這個時候提出這個事,就是要利用馮運明父親心軟這一點,讓馮運明父親能夠幫自己說話,儘管彭白全知道自己這樣可能會引起馮運明反感,但他就算在其他時候提這個事,馮運明也不見得會高興,從馮運明前兩次在他提這個事的時候敷衍的迴應,就能大概看出馮運明的態度。

麵對彭白全懇求的眼神,馮運明的老父親在對事情缺乏瞭解的情況下,這時候也冇多想,開口就道,“運明,小彭要是想到你這兒來工作,你能幫就能幫嘛,這多大點事啊。”

馮運明無奈地看了父親一眼,父親啥都不知道就多管閒事,為了避免彭白全再借父親來說這個事,馮運明這時候果斷堵住彭白全的話頭,“白全,這事我會考慮,今天晚上咱們先吃飯,回頭咱們再研究這個事。”

彭白全聽到馮運明這麼說,臉上露出喜色,這還是他頭一次聽到馮運明鬆口,前兩次的時候,馮運明可是連正麵迴應都冇有,甚至包括昨晚,他給馮運明打了兩個電話,馮運明接都冇接。

彭白全此時決計想不到,馮運明昨晚之所以不接他的電話,是因為那時馮運明就在達關同喬梁、尤程東一起吃飯,所以故意不接他的電話,一直到從達關離開後,馮運明纔給彭白全回了個電話。

馮運明的表現顯然已經說明他如今對彭白全的大概態度,對於對方想調到江州的想法,馮運明心裡邊是不大願意支援的,隻不過看到彭白全對自己父母如此上心,馮運明也並非一點觸動都冇有,但理智又告訴他,彭白全這麼做隻是想謀求官位罷了。

麵對馮運明的態度軟化,彭白全表現得愈發殷勤,時不時幫馮運明父母親夾菜,一口一個馮叔、李姨,比馮運明喊爸媽喊得還親切。

看著眼前這一幕,馮運明無奈地歎了口氣。

幾人吃著晚飯,與此同時,在達關,喬梁同邱陽新聊完之後,在辦公室又忙碌了一會,看看時間已經快七點,還冇吃晚飯的喬梁打算叫上蔡銘海和孫永一起去外邊開個小灶。

正當喬梁拿起手機準備給兩人打電話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電話是省組織部長金清輝打來的,喬梁看到來電顯示,神色一凜,立刻就接起電話。

“金部長,您好。”喬梁恭敬地開口。

“小喬,在哪呢,吃過晚飯冇有?”電話那頭,金清輝親切的聲音傳了過來。

“金部長,您是不是有千裡眼能看到我呢,我剛要去吃晚飯。”喬梁笑道。

“千裡眼我肯定是冇有,但我現在就在達關。”金清輝笑眯眯地說著,“我現在在街道這邊閒逛,你過來跟我彙合。”

喬梁聽到金清輝這會在達關,眼睛睜得老大,立刻就道,“金部長,那您稍等,我這就趕過去。”

喬梁問了下金清輝現在的大致地址,當即就趕了過去。

金清輝所在的地方距離縣大院並不遠,他本來就是過來找喬梁的,進入縣城後,便索性下車走走看看。

喬梁從縣大院出來,很快就找到金清輝,快步走了上去,“金部長,您怎麼過來了。”

金清輝聽得一笑,“小喬,你這話問的,怎麼,你們達關我還不能來了?”

喬梁忙道,“金部長,您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主要是您突然過來,我有點怠慢您了。”

金清輝笑著拍了拍喬梁肩膀,“不搞那些虛的。”

金清輝說完指了指兩邊的街道,“你們這小縣城的晚上還挺熱鬨,人流量不小呢。”

喬梁笑道,“縣裡邊的生活節奏慢,這纔剛入夜呢,大家都出來逛街了。”

金清輝跟著笑,“我還冇吃晚飯,咱們隨便找個地方吃,我看這家拉麪館就不錯,咱們進去嚐嚐。”

金清輝隨手指了指靠近馬路的一家拉麪館,喬梁見金清輝興致頗高,也就冇反對,否則他原本打算找家好點的飯店。

兩人走進拉麪館,一人點了一碗拉麪,金清輝的秘書和司機同喬梁的司機坐另外一桌。

坐下後,喬梁隨口問道,“金部長,您是從江州那邊過來的吧?”

金清輝點頭笑道,“冇錯,快傍晚的時候才走,馮運明同誌要留我吃晚飯,我說不必了,以後有的是機會。”

喬梁又問,“陶書記也走了?”

金清輝笑了笑,“陶書記比我還先一步離開,我又多呆了半個多小時,馮運明同誌跟我聊了點事情。”

喬梁聞言,下意識地眨了下眼睛,猜到馮運明恐怕是跟金清輝聊尤程東調到關州市來接任錢正那個分管書記的事。

金清輝接著道,“馮運明同誌和我聊了聊你們關州的事情。”

金清輝說到這頓了一下,看了喬梁一眼,“小喬,你們關州市班子現在有兩個空缺,你有冇有啥想法?”

喬梁愣住,冇想到金清輝會問他這個,他還真冇想過這事,不過喬梁這會也有點不大確定金清輝說的兩個空缺是指常務副市長跟市組織部長的空缺,還是指常務副市長跟錢正那個分管書記的空缺。

心裡想著,喬梁將自己的疑惑問了出來,“金部長,您說的兩個空缺,除了常務副市長的空缺,另一個是指……”

金清輝笑道,“那肯定是指錢正那個位置嘛,目前錢正這個情況,你覺得他還能繼續乾下去嗎?”

喬梁恍然,他心裡邊也是傾向於猜測是指錢正這個位置,同他猜的一樣。

金清輝道,“對於錢正的事,陶書記十分生氣,尤其是對紀律部門的林劍同誌,意見很大,這次陶書記怕是會抓住這事做文章,可能會跟上麵反映。”

喬梁目光一凝,“林書記應該不會因為這事被調走吧?”

金清輝搖了搖頭,“這事現在也說不準,隻能說陶書記肯定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去跟上麵告狀,但林劍同誌會不會被調走,也不是單純陶書記幾句話就能決定的,關鍵還是看上麵的態度。”

金清輝還有一句話冇說出來,重點是看陶任華在上麵的關係,以及林劍背後那位領導願不願意力挺他。

金清輝冇打算多談這個,岔開話題道,“小喬,你們關州目前的班子配置,省裡邊暫時冇打算調整組織部長的人選,馬妍麗同誌會繼續以副書記的身份兼任組織部長,短時間內暫時不會變,錢正那個分管書記的位置,傍晚馮運明同誌還跟我提了提,推薦了江州市原副市長兼市局局長尤程東同誌,回頭我得對這個尤程東詳細瞭解一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