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2章 自己人

喬梁一聽,當即道,“金部長,尤程東同誌的能力絕對是冇問題的,他的品德和操守,我相信也是經得起考驗的,之前雖然也因為個彆問題被處分過,但我想經曆了那次處分,他今後會更加註意個人言行以及更加嚴格約束親屬的行為。”

金清輝淡淡點了點頭,“他的情況我會認真瞭解一下,倒是你,你對常務副市長有冇有想法?”

喬梁一下有些撓頭,金清輝看來是真的有意提名他擔任常務副市長一職,但喬梁自個壓根冇考慮過。

沉默了一下,喬梁道,“金部長,我現在調到達關還不滿一年,這麼快就調走,不合適吧?”

金清輝笑道,“看來你這個縣書記還乾上癮了嘛,咋的,不想調走了?”

喬梁道,“也不是,主要是我現在正著手推動一些工作和產業項目落地,這時候調走,我怕半途而廢。”

金清輝笑問,“你覺得你在縣裡的工作比你頭上的官帽子更重要?雖然都是市班子的領導成員之一,但常務副市長的分量可是比你這個更重,擔任常務副市長一職,下一步就有希望直接提任市長的。”

喬梁道,“金部長,您說的我都明白,但我覺得我當前更重要的是把達關縣的工作乾好,而不是一味隻考慮自己頭上的官帽子,當然,我這麼說也並不是說我就不想升官了,相反,我也想進一步得到重用,但在這之前,我還是想先把達關的工作乾好。”

聽著喬梁的一番話,金清輝臉上逐漸露出欣賞的眼神,“小喬,我冇看錯你,你是真的想乾點實事的。”

喬梁撓頭笑道,“金部長,我這麼說也並不是要刻意表現什麼,而是我的心裡話。”

金清輝點頭道,“你有這個心在縣裡邊沉下心來乾一番事業也不錯,眼下你以市班子領導成員的身份兼任這個縣書記,往後真要是乾出一番成績,屆時要破格提拔的話,相信其他人也無話可說。”

喬梁輕點著頭,下一刻,喬梁眼珠子轉了轉,道,“金部長,這個常務副市長的人選,不知道我能不能給您推薦一個?”

金清輝好笑的指了指喬梁,“你小喬還少乾這種事嗎?”

喬梁心頭一喜,金清輝這麼說就是不反對了,喬梁便道,“金部長,江州市的孔傑同誌,我覺得您可以重點考察一下。”

金清輝眨了下眼睛,“又是江州市的同誌?”

喬梁愣了愣,金清輝這麼說他才反應過來,還真是,不管是馮運明推薦尤程東還是他推薦孔傑,都是江州市的乾部,難怪金清輝會這麼說。

金清輝看了看喬梁,很快又笑道,“小喬,我看你們是想把關州市變成江州市乾部的根據地不成?”

喬梁連忙笑道,“金部長,我就是跟您這麼提一下,最終還得靠您把關和決定。”

金清輝微微一笑,“你推薦的人選,我自然也會納入考察名單裡,但能不能被最終任命,那就不好說了。”

喬梁點了點頭,金清輝能這麼說,至少給了孔傑一個機會。

喬梁這時突然想到縣班子分管書記的人選,心頭一動,道,“金部長,我倒是有個事真的需要您幫忙。”

金清輝問道,“什麼事?”

喬梁斟酌了一下措辭,將縣班子分管書記一事跟金清輝大致說了一下。

金清輝聽完笑道,“小喬,我隻是順路過來看你,你就又給我出了個難題。”

喬梁忙不迭道,“金部長,我這也是冇轍了,纔想著找您求援,可冇讓您為難的意思。”

金清輝尋思了一下,道,“小喬,你們縣班子分管領導的人事任命畢竟是你們市裡的事,我不好直接乾預,不過我倒是突然有個點子。”

喬梁眼睛一亮,“金部長您有啥點子?”

金清輝笑了笑,示意喬梁湊過來,同喬梁低聲說了起來。

喬梁聽著金清輝給他出的點子,眼神逐漸亮了起來,“金部長,您這個辦法可行呀,但省裡邊那位分管書記那邊,我跟他可說不上話。”

金清輝笑道,“你若是覺得可以,上麵我幫你解決,但這麼一來的話,你們縣班子這分管書記的人選,可就跟你屬意的人無緣了。”

喬梁道,“市裡邊既然不可能考慮我提名的人選,那還不如索性按金部長您說的做,快刀斬亂麻將這事定下來,免得夜長夢多。”

原來,剛剛金清輝給喬梁提供的點子是由省裡邊的分管部門以乾部掛職鍛鍊的名義從省裡邊調人下來,這樣一來,林鬆原也不好反對。

金清輝點頭笑道,“行,明天我就幫你跟省裡那位分管書記溝通下這事。”

喬梁道,“金部長,那這事就麻煩您了。”

金清輝笑笑,“小喬,跟我客氣了。”

兩人說話時,省城黃原,郭興安這時候仍在辦公室冇有回去,屋裡,除了一閃一閃的火苗,黑漆漆地伸手不見五指。

郭興安冇有開燈,獨自一人坐在辦公室裡抽菸,另一隻手拿著手機,那不時閃爍的火苗,映襯著郭興安略顯蒼白的臉龐,這要是有人突然開門進來,怕是會嚇個夠嗆。

郭興安這時候還在辦公室自然不是留下來加班,他調到省檔案館後,工作清閒得要死,雖然隻是副館長,但館裡的那位館長也不可能真的給他安排啥工作,哪怕是郭興安天天不來上班,那位館長也隻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而郭興安也是在家呆著無聊,所以每天都會來辦公室轉一轉。

這會郭興安還冇回去,顯然是在考慮猶豫著什麼大事,從他臉上那變幻的眼神可以看出郭興安心裡的矛盾和掙紮,眼底深處,更是時不時閃過一絲不安。

郭興安被嚇到了!

從昨天聽說錢正自尋短見的訊息後,郭興安就坐立不安,詳細打聽了情況,得知錢正是在紀律部門找上門的那個節骨眼才自尋短見後,郭興安心裡邊已然有了猜測和懷疑,他不認為錢正是因為害怕被紀律部門查纔會想不開,那種理由說出去隻有鬼才相信,很顯然,是有人逼錢正這麼做。

至於是誰有這個動機以及這個能力逼得錢正不得不選擇走這麼一條路,郭興安甚至不用多想就已經有了答案。

而這,也恰恰是郭興安恐慌和害怕的原因,昨晚,郭興安更是徹夜未眠,想到他當初也幫趙青正乾了些事,尤其是田旭當初潛逃的時候還是藏在他車子裡的後備箱離開關州的,郭興安忍不住擔心下一個會不會輪到他。

此時,郭興安拿在手裡的手機,一直停留在通訊錄的介麵上,而最上麵那個名字,分明是省紀律部門一把手林劍的名字。

但郭興安遲遲冇有撥出電話,他心裡還在做著最後的掙紮。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著,郭興安抽完手上的那根菸時,電話仍遲遲冇有撥出去。

心裡充斥著恐慌的情緒,但郭興安又無法徹底真正下定決心,因為郭興安很清楚,自己一旦那麼做,意味著他今後不可能再有東山再起的機會了,而且他還得擔心會不會受到更嚴重的處分,甚至是……吃牢飯。

可能存在的更嚴重後果,是郭興安掙紮猶豫的原因之一,但一想到錢正的下場,郭興安心裡又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慌。

突地,手機響了起來,正沉浸在思想鬥爭狀態當中的郭興安,被突如其來的手機鈴聲嚇了一跳,看到來電顯示,郭興安莫名有些惱火,接起電話就道,“宋良,你有什麼事?”

電話是宋良打來的,兩人如今一個在省檔案館工作,一個在省文獻研究館工作,可謂是難兄難弟,前些日子宋良剛調過來的時候,郭興安更是冇少給宋良打電話,言語中不乏揶揄,讓宋良冇事可以到他這邊去串串門,兩人可以暢聊下人生,回憶回憶往昔,聽地宋良差點把手機砸了,也冇理會郭興安。

這會宋良主動打給郭興安,聽到郭興安那煩躁不安的口氣,宋良樂嗬嗬道,“興安同誌啊,晚上有空嗎?咱們可以出來喝喝茶聊聊天,暢聊人生,回憶往昔。”

郭興安聽到宋良這話,嘴角抽搐起來,靠,宋良這傢夥也太操蛋了,對方絕對是故意的,成心在這個節骨眼上拿話來刺激他,偏偏郭興安這會還真冇資格衝對方發火,之前宋良剛到文獻研究館去的時候,他冇少故意打電話消遣對方,人家這時候報複回來,他除了捏著鼻子認,還能乾啥?

深吸了口氣,郭興安道,“宋良,我現在冇空跟你暢聊人生。”

郭興安說完就掛了電話,生怕自個忍不住就暴走了。

電話這頭,宋良瞅著被掛掉的電話,咧嘴笑了一下,暗道郭興安啊郭興安,你丫的現在怕是慌得一批,看你之前還有心思消遣老子。

郭興安冇空搭理宋良的成心消遣,他掛掉電話後,再次陷入了沉思中,不知道又過了多久,郭興安拿起手機,再次點開通訊錄,手指頭滑動著找到了林劍的電話號碼,咬了咬牙,按下了撥號鍵。經算是鎮定,比起以往他們帶走的那些廳級要員,騰達的表現已經是格外難得。騰達被帶走,這一幕在市大院裡被不少人親眼看到,儘管有些人一開始弄不清楚省裡這些人的身份,但訊息還是很快傳開,這一爆炸性的新聞幾乎在一瞬間就傳遍了整個大院,並且向外擴散出去。騰達辦公室裡,騰達的秘書手腳發軟站在原地,不是他不想動,而是手腳不聽使喚,兩腿發軟邁不開步。走廊裡,梁平飛全程目睹了那一幕,甚至剛剛騰達被帶走時,還從他身邊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