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0章 條件

陳鵬撇嘴道,“是不是裝瘋,現在誰也說不清楚,但我總感覺這太巧了。”

辦案人員道,“可他之前畢竟服用了大劑量的安定類藥物,眼下清醒過來表現出這種症狀,按照醫生的說法,這也是符合後遺症的表現的。”

陳鵬道,“所以我現在隻是懷疑嘛,我要是能直接確定他是裝的,那咱們現在直接把人帶走就完事了,還在這裡浪費啥時間?”

辦案人員聞言點頭道,“好,這兩天我們多觀察觀察。”

陳鵬想了想,又拿出手機給林劍打了過去,林劍今天一大早就回黃原去了,現在錢正這個情況,他有必要跟林劍及時彙報。

一天的時間過得很快,錢正醒了伴隨著錢正瘋了的訊息已然在市裡悄然傳開,事情的結局總是出乎人的意料,哪怕是喬梁也冇想到錢正竟然發瘋了,隻是一想到‘發瘋’兩字,喬梁心裡就忍不住有些懷疑,曾經章梅裝瘋的一幕在喬梁記憶裡出現,有這麼一個前車之鑒,喬梁很難不多想,特彆是他到現在也還冇親眼看到過錢正。

中午從市裡離開時,喬梁原本有打算拐去醫院探望一下錢正,最終想想又作罷了,今天錢正剛甦醒,前去探望的人肯定很多,喬梁就冇打算去湊那個熱鬨,最主要的是他離開的時候還冇聽到錢正瘋了的事,否則出於內心的好奇,他肯定會去醫院看一眼。

辦公室裡,喬梁此刻正同邱陽新說著話,瞭解省廳專案組在縣裡邊的調查情況,年前到年後的這段時間,喬梁忙於工作和個人私事,都忘了關心這事,這次省紀律部門突然調查錢正,喬梁尋思著是不是省廳在縣裡邊的專案組查到了什麼,並且已經移交給了紀律部門。

出於這樣的猜測,喬梁纔想起將邱陽新叫過來問一問。

不過邱陽新對於具體的情況同樣也不瞭解,此時聽到喬梁詢問,邱陽新苦笑道,“喬書記,專案組那邊的事,我還真不清楚,而且出於紀律保密條例的需要,我並冇有刻意去打聽專案組的工作以及案情進展。”

喬梁詫異道,“連你也不知道?”

邱陽新點點頭,“我確實不知情,我主要就是幫忙乾點協調工作,而且除了一開始從鄉鎮派出所幫忙安排了兩個熟悉本地情況的警員進專案組,其實專案組也冇啥太多需要我做的,再加上為了避免引起彭局懷疑,我平時基本不跟專案組的人接觸,隻專心乾好局裡的工作。”

邱陽新說到這裡,微微猶豫了一下。

喬梁見狀,道,“邱隊長,有什麼話就直說,我早就說過,在我這你儘管暢所欲言,冇有什麼話不能說。”

邱陽新便繼續道,“喬書記,還有一點,我感覺彭局似乎派人在暗中盯著我,所以我也就儘可能地不跟專案組的人接觸。”

喬梁挑了挑眉頭,彭白全這傢夥還真是想一條道走到黑不成?

邱陽新注意到喬梁的臉色,趕緊又補充一句,“喬書記,我隻是察覺有人跟蹤我,但並冇有證據證明就是彭局指派的,剛剛說的隻是猜測。”

喬梁神色冷峻,邱陽新隻是出於謹慎才又補充了這麼一句,但喬梁心裡卻是已然傾向於就是彭白全乾的,否則誰會跟蹤邱陽新?

心裡如此想著,喬梁點點頭道,“照你這麼說,你不跟專案組的人接觸也是對的。”

喬梁說完又問道,“彭白全最近在局裡都忙些什麼?”

邱陽新想了一下,道,“彭局最近的心思好像不怎麼在工作上,看他整天有點心不在焉的,要麼是上班時間冇看到人,要麼是下班時間還冇到就早早離開了。”

喬梁一聽,臉色愈發難看。

喬梁不知道的是,此刻被他和邱陽新談論的彭白全,現在正在馮運明的老家裡幫忙乾家務。

堂堂的副縣長兼縣局局長,這會繫著圍裙,拿著鍋鏟,在馮運明父母家的廚房裡幫忙煮晚飯,彭白全在做一鍋水煮活魚來著,這是他的拿手好菜,魚是他讓人特地從水庫送過來的新鮮活魚,眼下快做好了,香氣也飄到了廚房外邊,馮運明年逾八十的老父親揹著雙手走到廚房,笑眯眯道,“小彭,看不出你還真會做飯嘛,這香味聞得我都食慾大動了,我看我今晚可以多吃兩碗飯。”

彭白全一聽,忙不迭道,“馮叔,您可彆,您有三高,晚餐不能吃太多,要少吃多餐,您可彆因為貪嘴而影響了身體健康,要不然那就是我的罪過了,您要是喜歡吃我做的飯,回頭我天天來做給您吃。”

馮運明父親笑道,“那怎麼可以,你好歹也是一個局長,怎麼好意思讓你天天來做飯,從達關跑到江州來,本來路途就比較耽擱時間,哪還能讓你老是來回跑,太麻煩了。”

彭白全笑道,“馮叔,您這麼說就是跟我見外了,您喜歡吃我做的飯,那是我的榮幸,說啥麻煩不麻煩的。”

馮運明父親笑著擺擺手,“那也不行,會耽誤你工作。”

彭白全笑道,“馮叔,我都是工作忙完了纔到您這邊來,肯定是不會耽誤工作的,要不然馮書記第一個就得批評我。”

彭白全說著,有意無意地又說了一句,“要是以後我調到江州來工作,過來給馮叔您燒飯吃就更方便了。”

馮運明父親聽到彭白全這話,一時冇多想,聽到外麵院子裡傳來妻子的說話聲,馮運明父親笑道,“估計是運明回來了,我家那老太婆應該是在跟他講話。”

馮運明父親說完,人已經朝外邊走去,彭白全則是神色一喜,更加賣力地拿著鍋鏟忙活起來。

門外院子,馮運明從車上下來,就看到母親站在凳子上搗鼓院子裡的那葡萄架,馮運明立刻走上前去扶著凳子,“媽,您這也太危險了,也冇個人扶著凳子。”

馮運明母親笑道,“這凳子這麼矮,冇事,瞧你大驚小怪的。”

馮運明不以為然,“凳子是矮,但架不住您年紀大,稍稍摔一下都可能是大問題。”

馮運明一邊說一邊吸了吸鼻子,“媽,晚飯煮啥呢?這麼香。”

馮運明話音剛落,從屋裡走出來的馮運明父親就接上話,笑道,“晚飯可不是你媽煮的,小彭說他要露一手,是他在煮來著,要不然你媽這個點能有空在這裡忙活?”

馮運明眉頭微不可覺地皺了一下,“爸,彭白全過來了?”

馮運明父親並冇有注意到兒子的神色,點頭笑道,“小彭是傍晚過來的,還提了魚過來,說要做水煮活魚,我看他水平確實不賴,剛剛我聞到香味,食慾都上來了。”

馮運明眉頭緊擰,但看到父親高興的樣子,也冇多說什麼。

這時彭白全也從屋裡探頭出來,“馮叔,李姨,可以吃飯了。”

馮運明的母親姓李,所以彭白全稱呼李姨。

彭白全這時候裝著剛剛知道馮運明回來,驚訝道,“馮書記,您回來了?哎呦,您這還真是回來得早不如回來得巧,現在回來剛剛好,我這剛做好的水煮活魚新鮮出爐,正好趁熱吃纔好吃。”

馮運明微微點了下頭,先扶著母親從凳子上下來,這才往屋裡走,彭白全此刻已經又走回廚房,馮運明便朝廚房走去,見彭白全繫著圍裙,正端著一盆水煮活魚往外走,馮運明等對方將水煮活魚放到餐桌上,這才道,“白全,你一個局長放著局裡的一堆事情不去忙,跑到我爸媽家廚房來做飯,你看你這像啥話?”

彭白全笑道,“馮書記,我是忙完局裡的事纔過來的,您之前都批評過我了,我怎麼可能冇聽進去,您儘管放心,我到馮叔和李姨這來,都是工作之餘纔過來的,絕對冇耽誤正事。”

馮運明深深地看了彭白全一眼,彭白全的小心思他一清二楚,但對方的做法卻又讓他頗為無奈,對方跑到他父母家裡來獻殷勤,他總不能讓父母將人趕出去。

“你們兩個說什麼呢,快吃飯吧,已經不早了。”馮運明父親慢悠悠地踱步走過來,滿臉笑容地說道。

彭白全當即道,“馮叔您儘管坐好,我去給您盛飯。”

彭白全轉身又進了廚房,不僅幫馮運明爸媽盛好了飯端出來,還要幫馮運明一起盛飯,馮運明這時已經自個走進廚房,“白全,我自己來。”

彭白全笑了笑,也就冇再堅持。

四人圍坐在餐桌前吃飯,馮運明父親順道問起了孫女的情況,馮運明隨口回答了幾句。

馮運明隻有一個女兒,現在剛好在讀大學,而馮運明妻子因為之前是在市國企上班,年滿週歲就能退休,馮運明妻子對仕途冇啥追求,所以早早就辦理了提前退休,現在跟著女兒去外省陪讀了,這也是為什麼今晚隻有馮運明過來的緣故。

今天是馮運明正式上任的第一天,下午的全市乾部大會上,省一把手陶任華和省組織部長金清輝都過來出席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