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9章 哎呀呀,又是哪個美人在想我

順著腳下的甬道滑蹭下去。果然,武植在後邊走,前邊就聽到幾個江湖人士的怒罵聲。“後麵的,你們能不能長點心眼兒?”“你們以為這是在趕集呢?這裡可是古墓,到處都有機關。”“前麵的人過了,並不代表著後邊的人踩在地上,不會觸動機關!”這江湖人士都有一個習慣,一言不合就開揍!本來他們都是奔著寶物來的,個個都存了自己的小心思,再加上在這麼一個逼仄的環境當中,無論是生理還是心理上,都會產生某種焦慮。以至於,三言兩...遲守睿當下拱起雙手,十幾個馬屁毫無痕跡地丟了過去。

李玄業臉上雖然冇有明確表態,但那高高揚起的嘴角,早已經表明他的心境。

隻是,遲守睿和李玄業哪裡知道,即便他們是在一個非常開闊的地方說話。

但是,所說的每一個字,哪怕是臉上一丁點的細微麵部表情,也都已經完完全全地落入武妧嬅的眼中。

此時此刻,武妧嬅就麵帶笑意,斜著躺在軟榻之上,這一番美人側臥,將一身的軟肉,若言若現地露了出來。

彆說是男的,即便旁邊那些宮女太監見到了,也都不自禁地會心生旖念。

“尤物”這兩個字,恐怕都已經無法形容武妧嬅的美和媚。

而武妧嬅麵前就放著一小麵鏡子,這麵鏡子就如同一個監視器一般,能夠把李玄業和遲守睿所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清清楚楚地傳遞到武妧嬅的眼前。

她伸出一根如同用碧玉雕琢而成的纖細手指,在鏡子上輕輕地點了點,悠悠一笑:“不長眼的小東西。”

“本來還想讓你再過些舒服的日子,享受一把當皇帝的癮頭。”

“但既然如此,那也不能怪祖奶奶我心狠手辣。”

說完,武妧嬅那好聽到人骨頭都會為之發酥的聲音傳出:“屠茶兒。”

話音落下,空氣當中突然傳來一聲應答:“屬下在。”

緊接著,便看到一個身穿黑色衣服的女子,突然憑空落在武妧嬅麵前,她單膝跪地,拱手抱拳,低著頭,不敢與武妧嬅對視。

武妧嬅淡然開口:“看來咱們的皇帝陛下挺閒的,你去給他找點樂子,也免得他老是胡思亂想。”

“另外再派人調查一下,西市一個戴麵具的道士,看看他是什麼來路。”

“屬下遵命。”

說完,屠茶兒“嗖”的一下,便消失了,那速度快得就好像她從來冇來過一樣。

武妧嬅通過手中這麵鏡子,能夠很清晰地監察遲守睿和李玄業的所有動態。

但是,唯獨武植,她的這麵鏡子裡所呈現出來的,居然是一層灰色的煙霧。

也就是說,以武妧嬅的手段也無法窺探武植。

正因如此,武妧嬅臉上反倒是露出一抹充滿興致的笑容:“有趣。既然如此,那就以你為開始,來實現朕的大業吧。”

……

“阿嚏!阿嚏!”

正在西市帶著兩個大美女逛街的武植,接連打了幾個噴嚏。

他摸了摸鼻子,很自然地說:“哎呀,哎呀呀,又是哪個大美人在背後想我了?”

武植身後的奧嘉和阿爾斯蘭,對於武植的無恥,早就已經有了一個極其深刻的認知。

為此,她們反倒並冇有過多的表示,隻是二人不由自主同時的,也非常標準地翻了個眼眼白。

這時,武植像是看到什麼寶貝一樣,突然嚎了一嗓子:“哎呀,找到了,那就這家吧!”

說話間,武植便帶著二女進入了一家專門販賣傢俱的店鋪。

這店鋪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武植剛剛進入,一個穿著一身錦衣的中年男人,便笑盈盈地迎了上來。

對著武植說道:“道長大駕光臨,有失遠迎啊,不知道道長想買什麼?”

武植開口便是一句:“買床,特彆大的那種,能夠同時讓三個人,五個人一起睡的那種!”出了他的右手,緩緩朝著頭頂上方的那道遙不可及的門,伸了出去。隨後雙腿彎曲,立即彈地而起!這一跳,很高。可是無論他跳得有多高,終究隻是一個凡人。就像是一個三歲孩子,想要伸手去扣籃筐一樣,根本是癡心妄想!但武植掉下來之後,又繼續一次又一次地往上跳。在這裡,他彷彿感受不到時間的流逝,而他唯一的動作,就是不停地跳。他跳得越高,摔得也就越狠!可儘管摔得渾身是血,但他仍舊冇有停下。儘管武植在奇特環境裡持續了很...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