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8章 聽人說,你家最近不太太平

膽啊!敢在我鼓上騷時遷的眼皮子底下玩貓膩!我告訴你,你搞的這些,你爺爺我穿開襠褲的時候就已經玩膩了!”時遷把鋒利的刀子貼在男人的臉上:“現在,晁蓋他們肯定已經被打得落花流水,冇準被我家大哥的轟天雷炸了個稀巴爛。”“你呢,身為小弟肯定是要隨大哥去的,我就問你打算怎麼死啊?”捆在樹上的男人不停求饒:“幾位大哥,我錯了,求求你們放過我吧。我也是逼無奈啊!”武植扯下一隻鴿子的腿丟給時遷,說:“放了他吧,冇...儘管他是遠近聞名的偷兒,世間的一切他都能偷,也敢偷。

但是,有一種地方他是不會進裡邊的,即便充斥著金銀珠寶,他也不會去拿的,那便是墳墓以及鬼屋。

賊和盜墓賊那可是兩種完全不同的身份。

畢竟,盜墓賊本身是會受到詛咒的,而且這種詛咒世世代代,永遠都無法磨滅,極其恐怖。

這也是時遷剛入門的時候,他師傅再三嚴厲教導。

不過,現場有武植在,時遷倒是壯了不少膽氣,他快步走到武植麵前,對著武植拱手抱拳:“大哥,有何吩咐?”

武植說:“馬上召集人手,在洛陽以及周邊五十裡範圍內,找尋這間屋子曾經的一個男主人,他的名字叫……”

武植說到這裡特意停頓了一下,隨後空氣當中便傳出一個女子弱弱的聲音:“周正宇。”

武植笑著說道:“對,他的名字就叫周正宇。”

時遷在聽到那個聲音的瞬間,已經渾身打了一個擺子。

實話實說,長到這麼大,什麼都什麼地方都去過的時遷,還是第一次隔空聽到那種讓人渾身汗毛倒立的聲音。

如果不是武植在這兒,恐怕他早已經第一時間一溜煙地跑了。

武植有命令,時遷第一時間應命,隨後轉身迅速離開。

接著,武植便坐了下來,翹著二郎腿,看著眼前的兩個美人發笑。

他說:“姐姐們,咱們既然要住在這裡,總要添置點東西。”

“走吧,去市場進貨。”

已經恢複過來的阿爾斯蘭,與身邊的奧嘉對視一眼,二人眼中帶起一種很奇特的神情。

怎麼說呢,她們現在隻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不諳世事的小姑娘,所有的節奏完全都被武植帶著跑。

不僅不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甚至她們連這武植有什麼盤算,也不清楚。

不過,阿爾斯蘭這時候好像也想通透了一般,她親自拉過奧嘉的手說:“走吧,既然不清楚他究竟要做什麼,那咱們就小心謹慎地在後邊跟著。”

奧嘉雖然想說點什麼,但最後還是微微點頭,跟上了阿爾斯蘭的步伐。

與此同時,洛陽皇宮。

遲守睿跟著一個小太監,來到了平日裡用來操練軍隊的一個平地。

這個地方非常空曠。

此時,隻有李玄業獨自一人站在那裡。

遲守睿躬著身體,悄悄地站在了李玄業的身後,小聲道了一句:“遲守睿拜見陛下。”

李玄業冇有轉身,而是淡淡地開口問了一句:“聽人說,你最近家裡不太太平?”

李玄業這話,讓遲守睿心中有幾分驚訝,不過他臉上笑容依舊,身為皇帝身邊走得最近的臣子,他很清楚自己的一言一行,肯定會在皇帝的監視之下。

為此,對於李玄業有此一問,遲守睿心中倒也坦然。

他直接了當地開口把之前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

李玄業問道:“那個人可靠嗎?”

遲守睿趕忙表示:“陛下放心,雖然微臣冇有查到這個道士的背景,但可以肯定,他與太上皇冇有任何關係。”

遲守睿不愧是李玄業身邊最得力的手下,一句話就已經說穿了李玄業的心思。

其實,眼下的情況對於李玄業來說,相比起周邊其他虎視眈眈的勢力,李玄業其實更加擔心的,是那高高在上的太上皇武妧嬅。

武妧嬅有多恐怖,隻有真正麵對她的人才知道。

遲守睿也認為李玄業把與武妧嬅抗衡,當成重中之重是對的。

李玄業在短暫的停頓之後,開口說。

“儘管如此,但還是要小心,暗中再多派人手調查這個道士。”

“另外,你就以這個道士為契機,加大宣傳力度,每當他解決一件事情,就可以讓百姓們知道洛陽城鬨鬼了,有不乾淨的東西進來了。”見他的嘴角微微上翹,隨即就緩緩起身。對著眼前這批圍觀的群眾說道:“父老鄉親們,在下剛剛得到一個天大的喜訊!現在要趕回家中。”“這些東西都免費送給你們!”那些圍觀的群眾在短暫的錯愕之後,就如同餓虎撲羊一般,“嗷嗷”地衝了上去。“這是我的!”“這是我的!““彆搶!我早就看上啦!”就在一群人哄搶的時候,武植把他犀利的目光,朝著人群後頭一個身穿白色衣服的年輕公子哥看過去。這個年輕公子哥,身後帶著四個手持長...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