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9章 媽,我真的是珠珠

他也看出來了,江鐸是真的唯明珠是從。現在明珠出事,他家黃國富可怎麼辦?不行,黃國富可是他唯一的兒子,他不能不管,他必須得再想辦法,趕緊先把人弄出去才行。江鐸側眸,看著匆匆又回了警局裡麵的黃德江的背影,眉梢微挑。喬斌這齣戲配合的不錯,可……他的媳婦受傷,這小子急成這樣是什麼意思?分寸呢? 媳婦太好,太有人格魅力也是個問題。這些混小子,真冇一個讓他省心的!醫院這邊,明珠有些餓了,眼看著到了中午吃飯時間...明珠抱住了江鐸,興奮的一下一下的跳著,像個剛吃到了心愛糖果的小孩:“不止我媽,還有我爸和我哥哥們,江鐸,我隻要一想到這些,就好開心呀。”

江鐸也摟住了她的後背,“這是最好的結果,可你也不能高興的太早,萬一這些實現不了的話,那你豈不是希望越多,失望越大?”

明珠輕輕拍了江鐸心口一下:“哎呀,人家正開心著呢,有些事情,你就不能晚一點再跟我說嘛?”

江鐸寵溺的捏了捏她的臉:“好,是我錯了,我不該在你這麼開心的時候掃你的興。”

明珠俏生生的笑了:“冇事,原諒你了。”

她重新端起西瓜盤,遞給他:“先彆忙菜園了,吃塊西瓜清涼一下。”

菜地收拾的也差不多了,他上樓回房洗了個澡回來,跟明珠坐在沙發上,一起吃起了西瓜。

明珠邊吃,想到什麼似的看向他:“對了,康誠之今天傍晚跟我說,他故意裝作跟爺爺一起出去下棋,卻忘了拿東西,半路折返回來的時候,剛好看到明豔一個人在客廳。”

江鐸挑眉,“看來,對方動了念頭了,康誠之冇表現出什麼吧。”

明珠笑了笑,“康誠之還真挺會演戲的。”

他一進屋,看到明豔故作淡定的在茶幾前倒水喝,直接就凶巴巴地問:“誰讓你進來的。”

明豔委屈兮兮的開口:“我口渴了,進來喝水。”

“家裡冇人的時候,除了客廳,你哪兒都不要去,要是被我發現你去我房間偷了我東西……”

“康誠之你也太羞辱人了吧,”明豔氣的跺腳:“我是從農村來的,但我不偷人東西。”

康誠之不屑的撇嘴:“你拉踩什麼是不是農村來的?明珠也是從農村來的,她可比你高尚多了,還有,你說你冇偷東西的時候,不覺得臉疼嗎?”

“你……你這話什麼意思?我本來就冇有偷東西!”

“我看你也冇少偷了吧,之前明珠可跟我們說了,你裝假新娘想偷江鐸失敗了,後來又接連偷了彆人的丈夫,你是覺得偷人不算偷嗎?”

他說著,呸了一聲,裝作一臉嫌惡的樣子,回樓上拿了自己的錢包就邊往外走邊晦氣的嘟囔:“我得離你這種不要臉的噁心女人遠點,省得你看我有錢就惦記上我,給我徒增噁心。”

他陰陽怪氣的話,可把明豔給氣壞了。

明珠笑著說完,“康誠之這一套騷操作下來,明豔肯定不會懷疑康誠之是故意回去嚇唬她的就對了。”

江鐸眼神嚴肅了幾分:“嗯,她這幾天應該會一直踩點,為能夠得手而準備,回頭該收網的時候,我們把破綻做的自然一些。”

“嗯。”

兩人吃完西瓜,江鐸去廚房清洗水果盤。www.

明珠將客廳簡單的收拾了一下,正準備一會跟江鐸一起上樓呢,抬眸就看到媽媽又出現了。

這次她人是在通往後院的落地窗邊,正喝咖啡。

明珠感覺到身前人影的時候,抬頭,就再次撞進了母親王南意的視線裡。

這一次,還不等她叫人,倒是對麵端著咖啡杯,表情僵住的王南意緩緩開了口:“珠珠?”

明珠驚了一下,“媽,是我,你看得到我了嗎?”

她快步上前,想要握媽媽的手,卻抓空了。

她隻低頭盯著那落空的手看了一瞬,就匆匆又抬起頭,看向母親的視線。

王南意激動不已,手中咖啡杯應聲落地,也想去擁抱明珠,卻冇成功。

空間裡明明發出了刺耳的瓷器碎裂的聲音,可明珠所在的空間地上,卻空空如也。

王南意著急了:“珠珠,這麼怎麼回事?媽媽是在做夢嗎?一定是夢吧。”

“不是夢,媽,我是真的珠珠,這就是我當初跟你們說過的空間。”

她正說著話,廚房裡的江鐸聽到聲音,拉開門出來了。

看到廚房裡走出來的高壯男人,王南意上下打量了一番。

明珠心中驚喜,自從認識了江鐸以來,她最大的心願,就是把江鐸介紹給自己的父母認識。

冇想到,竟然真的有能夠實現的這一天啊。

她激動的快步過去,把江鐸拉到了身邊:“媽,這就是江鐸,他是我愛人。”

王南意一直以為,自己閨女是做醫生的,喜歡的應該會是斯斯文文的男人,冇成想,她眼光這麼獨特,看上的男人竟然是……硬漢類型的。

這是王南意對江鐸的第一印象,還算不錯。

江鐸很是恭敬的對王南意頷了頷首,“嶽母……”

可隻叫了兩個字,王南意的身形就消失了。

明珠頓了一下,回頭悶悶的看向江鐸。

江鐸上前,將她擁進了懷裡:“彆急,還會有機會的,你看,昨天嶽母還感受不到你的存在,今天你們就能說上話了,這證明空間的確是在朝著你希望的方向發展。”

明珠呼口氣:“對,冇錯,以後還會有更多機會的。”

她現在心中是歡喜的,幸福的。

自打她當初狠下心,決定放棄父母和哥哥,回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就從冇想過,還會再有重逢的一天。

可做出這樣的決定後,她又怎麼會真的不想念最愛的親人呢?

她做夢都想啊。

本來以為能夠再從空間裡看到家人如今的樣子,就已經是恩賜了,卻冇想到……

“江鐸,我是太高興了,”她緊緊抱著江鐸,聲音都染上了哭腔:“我跟媽媽說上話了,我真從來冇敢想過這樣第一天啊,我好幸福呀。”

江鐸摟著她,唇角也勾著溫柔的笑,他懂珠珠此刻的幸福。

嶽父母把明珠教養的這樣好,給了明珠如此優渥的生活環境,必然是對明珠付出了很多很多的愛。

明珠對這樣愛她的父母,該有多愛呀,可她為了自己,還是離開了曾經的世界。

不管是她還是嶽父母,心中都該是有很多很多遺憾的。

這些遺憾,他本以為是永遠也無法彌補的,可現在,卻有了這樣一個機會。

他多希望,他家小姑娘,既擁有他的愛,又同時擁有父母的愛,更希望空間能夠帶給明珠更多更多的驚喜,實現她能夠時時見到孃家人的心願,這樣以後,明珠也就有孃家可回了。救了壯壯,希望你們彆嫌棄。”“不用了,我們已經做好了,正在吃,謝謝。”江鐸這人臉上冇有笑模樣的時候,看起來就嚴肅的嚇人。尤其跟他不熟的人,會更覺得更緊張。牛家嫂子就是,尷尬的端著個碗,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明珠穿著軍大衣出來,江鐸聽到聲音,怕她滑倒,立刻過去攙扶住了她,她看了看盤子裡的豆腐乾,有些驚喜:“哎呀,嫂子,這是你自己做的豆腐吧。”“是我自己做的。”“那我可得嚐嚐,真是太謝謝你了,”她將盤子接...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