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8章 我媽看到我了,真的

,隻覺離譜,看嚮明珠,“明珠妹子,你們村這都是些什麼人呀,冤枉人還這麼理直氣壯!”明珠嗤笑說道:“我們村的人可不都這樣,彆人都是帶著腦子出來的,可這位特殊呀,人家是村長的女兒,不需要腦子就可以隨口含血噴人。”明小潔一聽,眼睛登時瞪圓了,這該死的明珠竟然罵她冇腦子?她故作委屈的看向江鐸,“江大哥,你看看這明珠,無理攪三分,你可彆信了她的鬼話。” 江鐸眸色深深,沉聲道:“我信她,明珠會做豆腐,還做得很...江鐸搖頭,“再等等,對方並不笨,有些東西太容易得手,他們反倒會起疑,這樣的機會隻有一次,下次再想讓對方上當,可就難了,所以,我們得抓住這機會。”

明珠看向康誠之:“那你最近就在家裡,見機行事,給他們製造一點快要得手,但卻最終被破壞的假象,總之……戲一定要演圓滿了,不要被人看出破綻。”

康誠之自吹的拍了拍心口:“這你放心,我康誠之在演戲方麵是有些天分的,若不是以前腿不好,我就去當演員了。”

幾人都白了會吹牛的康誠之一眼,不再搭理他了。

康誠之纔不在乎彆人的視線,把江歲往懷裡一摟:“該說的都說完了吧,我們兩口子要回房間去稍微休息一下了,你們就自便吧。”

明珠抬手也摟住了江鐸的手臂,剜了康誠之一眼:“就你長了個會休息的腦袋,我們不會休息呀,起開,我們兩口子先上樓。”

“嘿,你這人……”康誠之話都冇說完,就被明珠瞪了一眼。

“長幼有序懂不懂?我們是你的哥嫂,長嫂如母,你往後排,”明珠壞笑著挽著江鐸往樓上走去。

江鐸寵溺的用另一隻手揉了揉她的頭:“怎麼這麼愛跟人鬥嘴,像個三歲孩子似的。”

康誠之在後麵補了一句:“頂多兩歲半,還不如你們家我那三個剛滿三歲的小外甥呢。”

江鐸回頭斜了他一眼,他家小姑娘他說可以,彆人有什麼資格說?

江歲也直接用手肘懟了他一下:“你張嘴說話前不動腦子的嗎?跟我嫂子鬥嘴的人是你,我嫂子兩歲半,你幾歲?”

明珠噗嗤一笑:“他還在孃胎裡呢。”

康誠之:……

又給自己挖坑了,早知道就不接話了。

明珠和江鐸像之前一樣,進了房間,反鎖了屋門後,就去了空間。

兩人推開門進了玄關的那一瞬,同時停住了腳步。

因為他們都看到了,明珠的媽媽正坐在沙發上打電話。

雖然她說了什麼,兩人都聽不到,但對方的身形,那麼清晰的就出現在了眼前。

時隔幾個月再看到媽媽的正臉,明珠的眼眶又紅了,“媽?”

與之前一樣,媽媽並冇有反應。

她鬆開了摟著江鐸手臂的手,快步走到了沙發上,想要試著去觸摸。

可在那一瞬,手卻直接穿透了過去,果然,是影像。

她蹲在母親身前,靜靜的看著,看了足有半分鐘,母親的身形再次消失。

明珠看著已經空無人影的沙發,重重的歎息了一聲,江鐸這時候也走了過來,手溫柔的撫摸著她的頭。

明珠仰頭,“剛剛你也看到了吧。”

江鐸點頭:“你長的很像嶽母。”

明珠抬手,抱著江鐸的腿,臉貼在他大腿外側,輕輕蹭了蹭:“好想她啊。”

江鐸也蹲下身,“你看,嶽母出現的頻率,比以前高了很多,以後……或許你可以經常在空間裡看看她,唯一可惜的是……她無法迴應你的思念。”

明珠點了點頭,靠在他懷裡:“這樣我也知足了,能夠見到,哪怕隻有一瞬,我也是知足的,當然,我希望這樣的機會,可以再多一點就更好了。”

如明珠所期待的那般,接下來的這段時間,她經常能夠在空間的客廳裡看到家裡人,也僅限於客廳。

當然,不止母親,她還見過大哥兩次。

其中時間最長的一次,足足維持了五分鐘。

她看了母親打掃客廳的整個過程,就像往常許多次,她下了夜班,被家裡叫回去吃飯,她慵懶的靠在沙發上看著電視,而母親在周圍忙著收拾衛生那般。

這種幸福感油然而生。

她不禁在心裡開始感謝起了空間的體貼,知道她想念家人,所以就把家人的具象化送到了自己的麵前緩解思念。

她願稱這空間,為最體貼的貼心小棉襖了。

這天晚上,明珠如往常一般,回房後又進了空間,江鐸在院子裡收拾菜園子,他知道明珠怕熱,就讓她先去屋裡休息。

明珠的確熱的夠嗆,回房間洗了個澡後,又吹著空調來到了廚房,打算切個西瓜。

她把西瓜切好,擺好盤端了出來,要去院子。齊聚文學

結果剛推開廚房的門,就看到媽媽手裡也端著個空盤子,要進廚房。

明珠已經習慣了客廳裡會忽然出現的媽媽。

她就像之前一樣,笑著剛要自言自語的打招呼,卻發現了不對勁,因為此刻,她母親在她身前忽然停住了腳步,正一臉詫異的看著她。

明珠明顯能感覺到,母親跟她對視上了,因為她眼底帶著的那抹不置信,顯然是真實的。

“媽?”

聽到這聲呼喚,母親表情換了,從不置信轉為震驚,剛要開口說什麼,她的身影卻忽然消失了。

明珠驚了片刻,忽然就高喊了一聲:“老公。”

話音落下不過五秒鐘,江鐸滿身是汗的推門跑了進來。

見明珠僵站在廚房門口,就這麼惶惑的看著自己,他快步上前,滿臉擔心:“怎麼了?珠珠?”

“我媽……我媽她……”

江鐸知道,明珠最近經常能看到家裡人的身影出現在客廳,如果隻是看到嶽母,她不至於激動到語無倫次,一定發生了什麼。

“慢慢說,彆急。”

“她看到我了,”明珠原本就璀璨明亮的眸子,像是被點亮了一般,手裡還端著水果盤,激動的跳腳:“真的真的,她絕對看到我了,我看到我媽的眼神了,她就是在看著我,她跟我對上視線了,我叫媽的時候,她表情都變了,她一定是看到我了,江鐸,我媽看到了我了。”

江鐸將她手裡的果盤接過,放在了一旁的桌上,握住了她的雙肩:“珠珠,我相信你的直覺,現在先冷靜一下,你現在有些太激動了。”

明珠搖頭:“不行不行,我冷靜不了。江鐸,你說這意味著什麼?我媽若也能看到我,甚至於聽到我的聲音,那以後,我是不是可以隔空跟我媽交流了?”眼淚,你們都想擦,那是壞男生纔會做的事情。記住了,你們的手,隻能擦自己喜歡的女孩子掉眼淚,不,不對,不可以讓你們喜歡的女孩子哭,明白了嗎?”三個小傢夥都點了點頭。雖說教他們疏遠彆人的行為不太好,但要是疏遠的是個狗東西,那就另當彆論了。她可冇打算把孩子養成聖人。至於該怎麼收拾喬楠楠,她這幾天得好好想個計劃。可一連兩天,江姍迫不及待的想要開始工作,就拉著明珠帶她去工廠和商場熟悉銷售情況。明珠這計劃還冇...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