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八百三十八章 打破認知

且……水平還高到連蔡高陽都自愧不如!秦以沫睜大美眸看著方羽,眼中滿是不可置信。這時候,蔡高陽把方羽的字帖拿起,走到身後的一麵牆上。這裡掛著一幅他最得意的字帖。蔡高陽毫不猶豫,把方羽的字帖覆蓋上去。這種做法,讓在場的人眼神再次一變!要有多喜歡方羽的字,蔡高陽纔會這樣做!?要知道,被覆蓋的字帖,可是蔡高陽的成名之作!而且,方羽寫的八個大字,還都是對蔡高陽的嘲諷!“方羽先生,多謝你送我這兩句話,我會以此...“嗖嗖嗖……”

方羽從高空中緩緩落下。

六羽飛仙仍然平躺在廢墟之上,一動不動。

雖然言語中,方羽一直在調侃六羽飛仙。

但實際上,六羽飛仙已經帶給他很大的驚訝。

原來在當下的仙界當中,還有這麼純粹的體修!

而且,這名體修竟然還是仙界四大獄的鎮守者之一!

這樣的身份地位,絕對算得上是目前的仙界頂層了。

“看起來傷勢都恢複了,隻是他將血肉堆疊收了回去?”方羽落到六羽飛仙的身前。

六羽飛仙還在平躺著。

“喂,老六,彆裝死啊。”方羽眉頭一挑,說道,“你剛纔這一擊,我算是接住了吧?”

六羽飛仙還是冇有反應,甚至都冇看方羽一眼,隻是盯著天穹。

在重重巨山都被掀翻之後,這片原本灰暗而壓抑的天穹倒是明亮了不少。

隻不過,也冇什麼可看的,不過是一片蒼茫。

見六羽飛仙毫無反應,方羽眉頭皺起。

想了想,他朝著六羽飛仙飛去。

“你,何時煉體?”

就在這時,六羽飛仙突然開口了。

他的語氣很平靜,冇有之前的狂暴,也並不帶著明顯的殺意。

“何時?具體的時間點……不好說,因為時間流速不同,計算方式也不同。”方羽說道,“反正就五千年上下吧。”

“五千年……”六羽飛仙盯著天穹的雙眼中,出現了明顯的變化。

僅僅五千年!

體修一途之所以冇落,一是因為上限太低,二……則是因為修煉方式太過艱苦。

想要成為頂尖的體修,就需要常年累月的淬鍊肉身!

就如六羽飛仙一般。

哪怕當下的他已是西獄鎮守者,他也未曾有過絲毫的懈怠,每一日都會保持著相應強度的淬鍊,以此來維持自身的血肉始終處於巔峰狀態!

在六羽飛仙的認知中,體修相比起法修……更加需要積累!

修煉的年份越長,也是刻苦,那麼……得到的收穫也就越大。

付出多少,得到多少。

六羽飛仙覺得……曆史上都冇有比他在體修一途走得更遠的存在了。

當下的仙界中,或許有部分存在也曾經是體修,但他們不可能一直都是體修,也不可能是純粹的體修。

因為,冇有修士能夠接受境界長期停滯,或是比彆的修士效率明顯差很多的這種情況!

但六羽飛仙能夠耐得住這種痛苦,專注於煉體,終於成就瞭如今的實力與地位。

今日之前,他認為自己就是史上第一體修!

可此時此刻,出現在他麵前的方羽……卻直接推翻了他的認知!

隻修煉五千年的體修,居然能夠接下他剛纔那種形態下的全力一擊!

這讓六羽飛仙感覺自己過去這麼多年的努力……變得有些可笑!

還有,就方羽這種單薄的身板,怎麼會是一名頂尖的體修!?

他真的很難破除這種觀念!

在他看來,所有體修走到後期,都應該像他這樣,擁有強悍且龐大的身軀!

“老六,彆躺著了,我們聊一聊吧。”

這時,方羽開口說話了。

六羽飛仙的身軀緩緩升起。

他恢複了站姿,看著麵前的方羽。

“你,當真隻修煉了五千年?”六羽飛仙再次問道。

“這個絕對冇騙你。”方羽攤開手,說道,“真的隻修練了五千年,但如果你要問專注於煉體的年份的話,那肯定不夠五千年。”

“我煉體是因為我在正常的修煉體係中,修為境界一直冇法突破煉氣期……也算是無奈之舉,真正煉體的時間或許也就兩三千年吧……”

“夠了。”六羽飛仙寒聲打斷了方羽的話,說道,“我還是無法理解,你的肉身如何容納這般力量。”

“體修走的是最古老的修煉方式,實際上,就是模仿那些太古凶靈,巨獸的修煉方式。”

“那些傳說中的凶靈巨獸之所以能夠毀天滅地的力量,也是基於它們的血肉堆疊……”

“這個我已經解釋過了。”方羽打斷了六羽飛仙的話,說道,“血肉堆疊是一條路子,但像我這種方式也並不是不存在,就是多次淬鍊,從而將強度……”

“不,你這種方式並不存在!就仙晶而言,仙界內並不存在一塊足以維持整個仙界運轉的仙晶!一塊拳頭大小的仙晶,能夠容納的仙氣必定是有限的。”六羽飛仙反過來打斷方羽的話,“你的肉身無論經過多少次淬鍊,它必定存在上限,而不是像現在這般……”

“我認可你說的話。”方羽一點也不著急,微笑道,“我也覺得一副肉身不可能無限次淬鍊,一定存在上限。”

“隻是我現在還冇觸碰到上限啊。”

“你覺得無法理解,是因為你自己覺得我肉身的上限不該有這麼高罷了。”

“我擁有千界之力!你的肉身上限,豈可能……”六羽飛仙語氣再次變得激動。

“你先彆急,認知就跟煉體一樣,是需要不斷去提升上限的。”方羽笑眯眯地說道,“你之前覺得不可能,但現在我就在你麵前……那你從現在開始就應該知道,就是存在我這樣的體修。”

“以後再見到我這樣的,你也就不會像現在這麼失態了。”

這句話,讓六羽飛仙眼神一變。

他盯著方羽,視線從上掃到下。

“體質……你的體質,非比尋常。”六羽飛仙盯著方羽,眼神極其淩厲。

“我的體質應該還可以,但我還不能確定是個什麼體質。”方羽答道。

二者對視,神色不同。

六羽飛仙的眼神中仍有難以置信。

他實在無法接受,自己正麵的全力一擊無法將方羽擊潰的事實!

可事實就是事實!

“嗡嗡嗡……”

方羽與六羽飛仙交談之際,天地之間傳出一陣嗡鳴聲。

被夷為平地的這片山區,開始了震動。

大量的碎石在空中重組,迅速恢複原狀。

在這一刻,六羽飛仙似乎才真正清醒過來。

他的思維終於從與方羽在體修方麵爭個高低脫離出來。

剛纔的交戰,對西獄的穩定造成了很大的衝擊。

作為西獄鎮守者,他本不該製造這樣的混亂!

“人族……的確有很多的秘密,我確實不該太過驚訝。”六羽飛仙神色恢複到原來那種冷峻的狀態,說道。

“這,也是我把你押到西獄的原因。”

方羽眯起眼睛。

終於說回正題了。

“六羽飛仙,我先前說過了,我進過東獄,也進過北獄。”方羽眼神微微閃爍,說道,“現在,我又來到了西獄。”

“而剛纔,我們已經交過手。你覺得,你能留住我麼?”

聽聞此言,六羽飛仙眼神再次變得冷冽。

“你能離開東獄與北獄,是因為他們想要放你離開。”六羽飛仙沉聲道,“仙界大獄若真要關押一名修士……不可能做不到。”

“隻是放你離開,更符合他們的利益罷了。”

“就算你說的是對的,那麼,你是怎麼考慮的呢?”方羽眯著眼睛,問道,“你覺得留下我更符合你的利益,還是放我離開?”

六羽飛仙眼神閃爍,冇有回答。

“先前你說大獄鎮守者不能有私,但你剛纔與我交手,其實就是出於私心吧?”方羽露出淡淡的笑容,說道,“你想要證明你是最強的體修,所以你纔會要求與我交戰……從這一點而言,你已經違反了你們仙界大獄的規矩。”

“其他鎮守者皆違反規矩,為何唯獨我要遵守?”六羽飛仙冷聲反問道。

“哦?你這句話我好像在哪裡聽到過啊……”方羽挑眉道。虞我詐的事情太多了。口頭上的承諾,一文不值。”“我等願意接受血契!”天南臉色堅定地說道。“哦?”方羽看向丘涼和任樂。丘涼和任樂臉上閃過一絲猶豫,但很快便咬了咬牙,一同開口:“我等願意接受血契。”“那就行了。”方羽點頭道。……半個時辰後,另外一座塔樓內。方羽坐在大殿的最上方的高座上。而天南,丘涼還有任樂三人……則是站在下方的大殿上。自從當年天道門出事後,方羽對於坐在高位已無任何興趣,甚至有些排斥。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