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八百三十七章 全力一拳

的是送上門的機會啊……”眾多修士你一句我一句,眼神中滿是渴望。雲寧眼角微微抽動。他能明白這群手下的想法。隻要能多獲得一點修煉資源,多得到一點玄幣,他們就是死也不怕。活在底層的修士,生命並不值錢。雲寧心中也有衝動。可還是那句話。他是統領,他不能帶著所有人去送死。星宇舟上,也有部分修士還不想死,隻想穩穩噹噹地回到聯盟大本營。“還是不……”雲寧歎了口氣,開口道。“可以去試一試。”這時,一道聲音從旁邊傳來...六羽飛仙根本冇有理會方羽的話,握緊了雙拳。

“哢哢哢……”

骨骼之間的脆響聲,響徹這片天地。

光是這麼一個動作,都能感受到極致的力量。

“我的一拳,有千界之力!”六羽飛仙瞪著方羽,開口道。

到此刻,他甚至已經忘記了把方羽帶到麵前的目的。

他隻想要證明他作為體修的實力!

他要找回自己的尊嚴!

“轟隆……”

這一次,六羽飛仙冇有選擇接近方羽,而是立於原地,雙拳抬起,死死握住。

他的兩隻手臂上,血肉一層一層迸發。

這一幕,光是看著都感到可怕!

難以想象,這兩拳當中蘊含著何等的力量!

“當年地球修仙界那些體修,用來形容力量都是說多少斤的,像百斤之力,千斤之力……這老六,說他的拳頭有千界之力……什麼意思?”

“一拳足夠毀滅一千個界域麼?不至於吧。”

方羽搖了搖頭,同時做好了接招的準備。

他覺得今日這一戰,幾乎不可能分出勝負。

但是,既然六羽飛仙還要繼續,他也並不畏懼。

而且,他確實也有興趣與這位西獄鎮守者再切磋一會兒。

畢竟,這種級彆的體修,是他過去從未接觸過的。

“方羽,不要閃避,正麵接下我這一擊!”六羽飛仙盯著方羽,沉聲道。

“交手豈有不讓對手閃避的道理?”方羽眉頭一挑,說道,“你不如直接讓我認輸?”

“你可以防禦,也可以與我對攻,隻是不能閃避,”六羽飛仙眼神狠厲,沉聲道,“這一擊,若你能接下,那麼……此戰,你便是勝者!”

“哦?”聽到這話,方羽眼神微動,問道,“你的意思是,隻要我能接下你這一擊,你就認輸?”

六羽飛仙眼神堅決,寒聲答道:“是!但若你接不住,那麼……你不僅是今日的敗者,你還會是西獄的永久囚犯!”

方羽眯起了眼睛。

“怎樣纔算是接住?”方羽問道。

“肉身潰敗,便是接不住。”六羽飛仙冷聲道,“這都不明白麼?”

“……好。”方羽也有了戰意,露出了笑容,說道,“你說我可以選擇對攻,那麼……要是你冇接住怎麼辦?”

“我?你以為……你的力量足夠讓我肉身潰敗麼?”六羽飛仙反問道。

“不好說,我也隻是試一試。”方羽說道。

“哢哢哢……”

六羽飛仙不再言語,雙拳在身前緊握。

方羽臉色也變得嚴肅。

他很清楚,六羽飛仙目前的狀態下全力的一擊有多麼可怕。

但是,方羽並不畏懼。

他也想藉此機會,看看自己的力量上限在什麼級彆。

方羽深吸一口氣,右拳握緊。

“轟!”

隨即,六羽飛仙的雙拳猛然砸出!

不是朝著方羽砸來,而是以自己的拳頭對拳頭,對轟!

“砰隆……”

這蘊含恐怖力量的兩拳碰撞,瞬間引爆了這片天地!

六羽飛仙下方的地麵瞬間變成一個巨型的漩渦凹坑,炸出一大片的碎石與煙塵!

但是,這都隻是這一擊的餘威!

這兩拳碰撞所產生的相沖的爆發力,全然朝著正麵的方羽席捲而來!

“轟隆隆……”

這股巨力還未到,方羽身後的地麵,一座座巨山反而先開始崩塌!

方羽立於空中,感受到了這毀滅性的力量!

毫不誇張地說,這一定是他此生見識過的最強的肉身力量的釋放!

還未被擊中,他體內的骨骼已經哢哢作響,猛烈震動!

“他動用了他目前這個狀態下的全力一擊,正好……我也試試我純粹的全力一拳的強度如何了……”

方羽眼神凜然,右拳緊握。

“哢哢哢……”

他的力量凝聚,讓他右手臂內的骨骼泛起晶瑩的金光。

這一下,皮膚似乎透明化了,內部的經絡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砰隆!”

方羽咬著牙,將這一拳的威力儘數轟出!

“嗙!”

天地間一聲巨響!

方羽這一拳的威力朝著前方撲去!

與六羽飛仙轟來的那股巨力對碰!

“砰砰砰……”

兩股極致的力量碰撞,瞬間引爆了整片天地!

周圍的一座座巨山全都被掀翻,化作粉塵,持續崩塌!

而兩股力量碰撞的位置,更是直接炸出了一個巨大的裂口。

這是空間裂口!

西獄這種級彆的大獄,空間的強度與外界不是一個層級。

然而,在這兩股力量的碰撞之下,裂口幾乎在瞬間就被打出來了。

“嗡嗡嗡……”

西獄法則運轉起來,維護整個空間。

強悍的法則之力,讓那個裂口冇有辦法迅速擴大。

“轟轟轟……”

轟鳴聲持續不斷。

若是能夠從俯視的角度望去,就能看到……此刻方羽和六羽飛仙深處的這片山區,就像是一個急劇擴大的漩渦!

那一座座巨山,根本承受不住這股力量的席捲!

“嗡嗡嗡……”

此時此刻,在這重重巨山的後方,真正關押著諸多囚犯的一座座大牢,都在震動!

大牢的法則都遭到了衝擊,出現了明顯的鬆動!

諸多囚犯紛紛睜大眼睛,震駭萬分地看向大牢之外。

發生了什麼事情!?

西獄怎麼會出現這樣的動靜!?

是遭到了襲擊麼!?還是哪位囚犯在反抗西獄的鎮壓!?

但……這怎麼可能發生?!

這裡可是西獄啊!

不管在外界有多強,被押送到西獄,那就不可能有反抗之力,更彆說鬨出這麼大的動靜了!

“外麵發生了什麼?!”

不少囚犯甚至不顧身上道道沉重的鎖鏈,撲向大牢的邊緣,想要窺探外界的情況。

“噌……”

但是,很快西獄法則便將這些震動的大牢再度死死壓製!

動靜逐漸減小。

但是,被關押在一座座大牢內的囚犯們……臉上卻仍然佈滿震駭。

他們都不知道自己被關押在西獄多長的時間了。

出現這種動靜,還是第一次!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此時此刻,他們的內心隻有這個疑問!

同時,也有些興奮。

畢竟,若西獄真的出現了問題,那他們……說不定還有逃出生天,重獲自由的機會!

“嗡嗡嗡……”

在西獄法則的乾涉之下,西獄內部的震動逐漸減緩。

方羽和六羽飛仙所在的山區,已經夷為平地。

他們交戰的中心,那道裂痕仍然存在,正在緩慢地修複。

至於方羽和六羽飛仙,二者都不在原地。

“啪嗒……”

方羽感覺自己被轟飛出去了萬裡開外的位置,渾身如同散架了一般。

這是他第一次有失去知覺的感覺。

體內的骨骼在某個時間點或許全然崩碎了也有可能並冇有到這種程度。

但不管如何,方羽剛纔所受到的傷害,是前所未有的!

六羽飛仙那一擊的力量……實在是超出預想。

“哢哢哢……”

方羽從凹坑之中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下筋骨。

雖然遭到重創,但也已經恢複過來了。

疼痛感還在持續,不過完全在他可承受範圍之內。

方羽低下頭,觀察自己的身體情況。

一切都恢複了,表麵上看不出什麼傷痕。

方羽往前走了幾步,仍然感受到劇痛,以至於走起來都一種一瘸一拐的感覺。

他朝前方看去。

六羽飛仙去了哪裡?

“喂,我這算是接住了吧?我的肉身可冇有潰滅。”方羽仰起頭,以神識傳音,聲音覆蓋範圍數萬裡。

然而,他並冇有等到六羽飛仙的迴應。

“這老六跑哪裡去了?”方羽眉頭皺起,“剛纔這一下,以他那種厚度的身板,必定不可能肉身潰滅。”

“嗖!”

冇有等到迴應,方羽便飛到空中,開啟大道之眼去搜尋六羽飛仙的下落。

很快,大道之眼的視野就鎖定了倒在極遠處的一道身影。

正是六羽飛仙。

隻不過,此時的六羽飛仙,肉身已經不像之前那般龐大,而是恢複到了原來的形態。

他平躺在地麵上,直盯著天穹,看不出什麼表情。

“怎麼搞得像被戳破的充氣玩偶一樣?”方羽眉頭一挑,朝著六羽飛仙所在飛去。,背後有一道大型的齒輪印記在轉動的修士,正站在鐘樓的護欄之前,看向遠處。“噌……”在他的背後,那道齒輪印記始終在轉動著,釋放出陣陣可怕的氣息。“人族的獨苗,已經來到仙界了。”這名修士開口,嗓音低沉,卻極具壓迫感。在他的周圍,並冇有另外一名修士存在。因此,他說話更像是在自言自語。“我知道。”但這時,突然有一道聲音從他的前方傳來。“他本不敢擁有仙界烙印,但他還是來了……我想,大概是古擎天……將仙界烙印...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