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二百一十一章 閻羅地獄和六道破儘

向遠處逃遁。“還想逃,給我回來?”張若塵抬起右臂,五指一曲,隔空將那團綠色影子抓住。半透明的綠色影子爆碎,在影子的中心,一隻全身長滿綠毛的古怪生靈顯現出來。它有人類一般的身體,但是頭顱比身體還要巨大,其醜無比。綠毛生靈的修為,大概達到三步聖王的層次,但是,卻被張若塵的掌印,鎮壓得無法站直身體。張若塵看清綠毛生靈的容貌,頓時,皺起眉頭。“大人饒命,本王……不……不……小的來牛坑獄界,隻是想要采摘一株...宇宙太廣闊,哪怕萬億裡,也隻是其中極小的一段。

大如星辰,廣如世界,也隻是這浩渺宇宙空間中的塵埃,太過渺小。

以空間脈絡和三途河支流修建起來的“古神路”,加之天然“蟲洞”和人為“星城空間傳送陣”,三者結合,修士才能快速穿越各個星域,符信才能迅速抵達星海深處,天機和氣息才能被精神力和神念及時洞悉,神力和神通才能投送到無數光年之外。

其中古神路,發揮了最重要作用。

否則天尊級和半祖想要快速跨越星域、也是要耗費不少時間。

四天後。

閻羅族所在世界樹,宛若宇宙燈塔,將黑暗而冰冷的虛空照得氤氮朦膿。

一片世界葉子,便如一座光海。

陣法銘紋、規則神紋、符印,填充百億裡的空間天地,像雲霧,像神雨,像溪流

此乃閻羅族能夠屹立宇宙無儘歲月的根本。

是一代又一代神靈留下的力量,庇護著子孫。

不知多少顆神座星球,猶如發光的果實,懸浮在世界樹一片片葉世界上空,釋放恒星一樣雄渾的熾熱能量。

“轟!”

“轟!”

距離閻羅族世界樹不遠的虛空中,空間就像鏡子一般碎裂。整個星域都在坍塌,一道道強勁而刺目的光華爆射而出。

星空劇烈震動。

兩棵世界樹緩緩從坍塌的空間中移動出來,同樣也被無數座陣法點亮,釋放無與倫比的恐怖波動。

數之不儘的神界修士,在催動陣法。

有第二儒祖和慕容主幸這兩尊精神力始祖,神界最不缺的,就是陣法造詣高深的精神力修士。

“嘭嘭!”

靠近世界樹的一切,皆被碾碎。

包括空間。

因為世界樹太龐大,所以,遠遠望去,才顯得它們移動得很慢。

實際上兩棵世界樹的速度,可比肩光速。

閻羅天外天。

在教化神殿、太上青雲殿、天尊殿、生死一線天等等諸地。

岱嶽真人、白雲神祖、忘情婆婆,太上三弟子、彌天戰神、五清宗、閻昱、閻皇圖、閻折仙、閻婷

無數閻羅族神靈,以及億萬記修士,早在四天前便得知到訊息,處於嚴陣以待中。

他們冇有駕馭世界樹逃遁,選擇正麵對決,與族共存亡。

麵對神界,逃,能逃到哪裡去

“來了!”

閻皇圖卓立於教化神殿外,窺望長空,身周九條金龍纏繞,皮膚爆發出來的皇道神光可與日月爭輝。

“來得真快!那就看看,是神界不可敵,還是我閻羅族更勝一籌。”

閻折仙身穿青花印彩宮裝,頭戴寶釵,站在春雨符閣外,手持一隻青銅符筆,以精神力連通一座座葉世界的空間通道,不斷勾畫符紋。

閻羅太上失蹤,很可能被神界暗殺,她來執掌閻羅族的萬千符紋。

間無神獨自一人飛出間羅天外天,進入宇宙虛空,看著推動整個星海滾滾而來的兩棵世界樹。那無與倫比的壓迫感,比始祖駕臨還要更勝之。

神符軍,符袍玄黑,個倜戰力絕世,至少都是大神。

符篆將他們的威勢和力量結合在一起,化為一條數億裡長的黑龍符獸,能吞天噬地。

在世界樹的加持下,麵對始祖,也能正麵叫板。

另一棵世界樹上,恒星騎士軍團的成員,皆立在一顆顆恒星上方,顯化出巨身神軀。

他們的數量,比神符軍少一些,但整體修為卻更高,神王神尊比比皆是。

除了天公、始祖夜叉王、永晝這三位擁有始祖屍骸身體的存在。

軍團中,另有數位古老人物,皆持神器,個個精氣神溝通天地,立在威名赫赫的萬代九祖身邊,氣場依舊很足。

神界位麵極高,加之這些神靈有始祖明師教導,成就自然不低。

更重要的是,神界有時間緩流的詭異區域,在這樣的區域內,第二儒祖可以活千萬年。

這兩支神軍中的神靈,完全有可能,是神界花費千萬年培養出來的天縱奇才。

恒星騎士軍團中的那幾位,無一不是第二儒祖親自指點,如同嫡傳,每百萬年才能培養出一位。

在神界修士看來,若非張若塵和天姥破境始祖,就憑這兩支神軍,就可鎮壓全宇宙。

閻無神獨自一人麵對如此陣勢,不僅不懼,反而大笑:“這纔剛剛得到世界樹,你們能完全發揮出世界樹的力量嗎就這麼急不可耐的來送死”

聲音不羈狂傲。

“送死應該是送你去死!”

天公立於世界樹頂端的酆都鬼城城牆之上,深吸一口氣,整個星海都在向他收縮。

下一刻,無儘恐怖的半祖力量爆發出來,釋放數十萬道紫色雷電。

雷電如一條條發光的遊龍,瞬間蔓延到億裡之外。

這樣的雷電氣場,若在一座大世界中釋放,頃刻間,就能讓一座大世界化為焦土、再無任何活物。

“嘩!”

數十萬道太阿神雷彙合,凝成一條堪稱極致明亮的電芒,電光都變成液態,直向閻無神而去。

神靈以下的生靈,望之便要致盲。

“雕蟲小技,也敢班門弄斧。”

“萬象成空!”

閻無神任憑太阿神雷擊中自己,沐浴在這股毀滅能量中,但,雷電根本觸達不了他的肉身,被玄之又玄的神通秘術化解於無形。

像萬象無形,卻不是萬象無形。

“遠古,練氣士的時代,天公何等威名,留下的雷族萬古長存。他老人家的臉,被你丟儘了!”

閻無神輕描淡寫說出這一句後,全身戰意瞬間點燃,釋放出自己的神境世界“閻羅地獄”,一座宛若三途河流域的廣袤魔土在虛空展開,無邊無際。

這片魔土,山巒疊嶂,陰雲和佛光並存,混元之氣和閻羅之氣交織。

距離閻羅族世界樹不遠的黑暗虛空中,飄浮有一片宮殿,被始祖隱匿神紋包裹。

是遠古練氣士的聖地——朝天闕。

張若塵和池瑤,坐在朝天闕的清虛殿中,一邊關注著那邊的情況,一邊傳法講道。

忽的。

池瑤向星空中看了一眼,道:“他這是要創造出一座屬於自己的地獄界”

“有點那個意思,閻無神畢竟不是一般人。”

張若塵眼中不乏欣賞之色,繼而,繼續向池瑤講解有儘之道和無儘之道的區彆,道:“二十七、乃是有儘之數,長生不死者以此限製死了始祖的修為造詣,將古今不知多少逆天人傑玩弄於般掌之中。”

“始祖中,能達到始終如一境界的,屈指可數。”

“大尊雖有自己的道,但,並未逃出有儘二十七的範疇,這是他修煉之初就被長生不死者埋下的禍根。”

“達到始祖之境、大尊意識到這一點,卻已經無可奈何,永遠被限死在有始有終的層次。”

池瑤凝思,道:“塵哥覺得,我有可能會走上大尊的老路被限死在有儘二十七可是,大尊明明已經完善了功法,彌補了缺陷。”

張若塵道:“但你身上,也有神界那位長生不死者佈局的痕跡,他未必冇有扭曲你的修行路線。隻有你充分的理解了有儘和無儘,才能查漏補缺,確保萬無一失。”

“嘩!”

張若塵抬起手掌,托起一片丈許大小的空間。

不動明王大尊的二十七重天宇世界,猶如一座混沌玲瓏塔,懸浮在這小小的空間內。

“這就是大尊的二十七之道!我已經推衍過,裡麵不止二十七之道有儘被打破了!”張若塵道。

池瑤眼中閃爍奇彩,道:“大尊當年,打破了有儘桎梏他怎麼做到的”

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為境界,自然可以見微知著,一念通萬念,道:“傳說,大尊戰鬥時的極限狀態,可以頭頂三十三重天。其中二十七重是實態,六重是虛態。”

“而這二十七重天宇世界,恰恰另蘊含有六種隱藏起來的力量。我將這六種力量,稱為六道破儘。”

“六道破儘!”

池瑤跟著輕念一句。

張若塵以手指為筆,在虛空書寫金色祖文,講述道:“第一層,破有儘之源。無神源,亦不影響戰力。”

“第二層,破有儘之海。無神海,也無妨。”

“第三層,破有儘之形。形不鎖意,萬般自在。”

“第四層,破有儘之命。”

“第五層,破有儘之運。有儘是命運,破之才能得道。”

“第六層,破有儘之念。念頭不破,便依舊在樊籠。有無儘念,纔有無儘道。”

“大尊應該是分了這六步,一步一破,六步皆破,才破儘成功。我猜,大尊當年蔡煉宿命鏡,有借宿命鏡破第四層、第五層的命和運的意圖在裡麵。”

張若塵將大尊的道一一解析,寫成一篇相文《六道破儘》,打入池瑤的意識海,供她參悟。

池瑤是張若塵所有道侶中,最有可能破境始祖的,自然要全力幫她。

除了道侶和戀人的身份,張若塵更將池瑤視為自己最重要的左膀右臂,是能並肩作戰的袍澤。

誰不希望自己的臂膀和袍澤,更有力量

天公臉色很不好看、看著閻無神腳下不斷擴展而開,越來越巨大的間羅地獄,心頭感到無比震撼,道:“你將黑暗之淵的太古平原,煉進了神境世界這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承載得了這麼多物質”

黑暗之淵的格局,乃是荒古廢城為入口,過三河七嶺,走太古平原,方可到達大冥山。

當然,鴻蒙黑龍復甦的時候,大冥山就倒塌,與黑河一起,化為其肉身的一部分。

閻無神每一根頭髮都似一條星河,蘊含毀天滅地的能量,吐出的每一個字都能鎮殺神靈,道:“不是全部的太古平原,不過,將來會的,整個黑暗之淵都將成為我神境世界的一部分。”

是張若塵收走奇域,才讓閻無神有瞭如此心氣,動了收走黑暗之淵的念頭。

他要追上張若塵,隻能這麼做。

黑暗之淵猶如宇宙的另一麵,物質無窮無儘,哪怕太古各族和石磯娘娘皆有攜帶大量物質離開,裡麵依舊冇有變得完全空無。

“看來今天,真的要除掉價才行。”永晝道。

“嘩啦——”

一道道殺意,凝化成血紅色的雲彩,漂浮在兩棵世界樹四周。

閻無神感受撲麵而來的殺意波動,道:“就憑你們,你們誰有這個本事,可有一人敢走出世界樹,與我一對一較量”

不得不說,閻無神的威勢很雄渾,大有以“閻羅地獄”的神境世界,與兩棵世界樹正麵衝撞的意思。

“始祖隱,你的修為最強,你敢與我一戰嗎”

間無神瘋狂叫陣,以瓦解神界兩支大軍的氣勢。

因為,誰都看得出,他已始祖之下無敵,更勝昔日的昊天和天姥。隻要不蠢,就不可能有人與他一對一對決。

隱屍手持黃金法杖,立在鴻蒙黑龍的龐大骨架上,雙目眯起,瞳孔像兩座隱藏起來的烈焰神爐,擁有焚滅一方宇宙的力量。

若非之前重傷,修為大損,他是真想稱一稱“六道輪迴”的斤兩。

現在嘛

“戰!”

隱屍長髮飛揚而起,手中黃金法杖,向閻無神指去。

頓時。

世界樹各地,神符軍的力量,皆向最頂端的命運神域彙聚。

不知多少億道符文、湧入那條黑龍符獸體內。

“嗽!”

龍吟聲響徹星海,萬種天地規則崩斷。

黑龍符獸猶如祖龍歸來、每一塊鱗片都蘊含壓碎星域的力量,雙目釋放始祖級的力量波動,撞向閻羅地獄。

間無神雙目炯炯,並未第一時間退回閻羅天外天,而是想要與始祖級的力量碰一碰,以測試自己現在的實力。

“轟隆!”

黑龍符獸太強大了,剛與閻羅地獄接觸,就撕碎閻無神的萬般諸道。

神境世界如同紙做的一般,在宇宙中化為大陸碎片。

越來越近

就在黑龍符獸的利爪,距離閻無神隻有數千裡的時候。

“轟!轟!轟”

閻無神大步向前,身體逐漸膨脹,爆發出熠熠金輝。

金身九丈六。

金身九十九丈。

金身三千丈。

三千丈高的閻無神,雙臂抬舉,與拍落下來的,足有一座世界那麼巨大的龍爪,對碰在一起。

“嘭!”

能量漣漪,從一人一爪之間的地方爆發出來,衝向四麵八方。

整個星域都被掀翻,變得破破爛爛。

間無神口吐神血,急速倒退和下墜。

但扛住了!冇有被打趴下。

閻無神雙臂撐起龍爪,長髮飛揚,七竅皆在流血,嘴裡大笑:“始祖級的力量也不過如此,殺不了我,便隻有被我殺的份。”

“他他真不是始祖”神界諸神震驚得無以複加。

“嗷!”

間羅地獄冇有破碎的部分,一片陰雲之中,己字青龍騰飛出來。

它口吐龍息,纏繞到間無神三千丈高的金身上,力量與閻無神結合在一起。

神氣與神氣纏繞,規則與規則纏繞,秩序與秩序纏繞。

“好,好得很,今日你我聯手,大開殺戒,覆滅神符軍,奪取鴻蒙黑龍的骨骸、助你修為戰力更上一層樓。殺!”

得到己字青龍的力量後,閻無神穩住退勢,從黑龍符獸的爪下飛出,衝破重重符紋。

他跨越空間,一腳踏到黑龍符獸的頭頂。

這一腳沉重無比,踩得黑龍符獸悲鳴一聲,恒星那麼巨大的頭顱猛然下沉。

下一瞬,閻無神青龍盤身,攜帶無數“己”字神印彙聚成的海洋,打出直徑億裡的六道輪迴印,攻擊世界樹頂端的命運神域。

這簡直就是逆伐始祖!

隱屍平靜的看著六道輪迴印壓下來,額頭上的神符閃爍,隨之,整個神符軍軍士額頭上的符紋跟著一起閃爍。

“嘩!嘩!嘩”

萬千神陣運轉。

一座葉世界,衝出一道光柱。

所有光柱彙聚,擊中六道輪迴印的中心。

“轟隆!”

六道輪迴印崩碎。

閻無神如被始祖狠狠的打了一拳,發出金鐵撞擊之音,倒飛出去。

“合後,戰力絕不輸始祖多少,神界就憑這兩支神軍絕對收拾不了他。”

“加上先一步趕過去的鳳天、怒天神尊他們組成的命運十二相神陣,神界若冇有彆的後手,此戰必是無功而返。”

“吼!”

葬金白虎發出不滿的吼聲。

張若塵拍了拍她的母老虎屁股,道:“閻無神和己字青龍擁有宙鼎,修為走到你們前麵,這很正常,不丟臉。”

“汪!”

金猊老祖在門口叫了一聲。

“好,好的,我知道,還有你,你們三聯手,絕不輸閻無神和己字青龍。看來,屍魘和石嘰娘娘被鎮殺之前,倒也不用太過擔心這邊。”

張若塵目光始終盯著破碎虛空中的閻無神,總覺得這傢夥另有藏拙,真實實力怕是不止於此。

池瑤顯得很平靜,理性看待自己與閻無神的差距,道:“我現在擔憂的是,那些遍佈閻羅族世界樹上的祭壇。這些祭壇若是啟動,後果將不堪設想。”

“我會儘快趕回來的,不會讓局勢失控。”

張若塵輕輕拍了拍池瑤的香肩,顯得輕鬆灑脫,臉上掛著一切皆在掌控之中的笑意。

另一頭,第二儒祖與屍魔,依舊在遠距離鬥法。

後者且戰且逃,始祖術法對碰,打得星空千瘡百孔。

屍魘逃遁的過程中,一邊摧毀路過的天地祭壇,揮手就是一座大世界灰飛煙滅,被他吞入腹中,看得池瑤眼神沉冷無比,恨不得助第二儒祖將他截殺。

兩尊始祖離得足夠遙遠,其中一位若是一心逃跑,另一位想要追上絕非易事。

而遠距離攻擊,哪怕第二儒祖精神力九十六階,也是不可能輕易困住或者重創屍魔。

讓張若塵刮目相看的,是另一方向的石磯娘娘。

她像是已經成為始祖,速度很快,道法運用嫻熟,慕容主宰根本追不上,也傷不到她。

但又好像冇有完全突破,戰力上與慕容主宰有明顯差距,遠距離鬥法,一直被壓製。

“有儘的物質夠了,但,境界上始終差了一口氣。”張若塵低聲自語。

曆史上,有不少始祖都是石嘰娘娘這般,勉強擁有了接近始祖的戰力,但實際上境界是差了一線。

那一線,冇有偽神和真神差距那麼大,但卻也限死了成就和壽元,冇有形成實質性的脫變。

可稱“假祖”!

在彆的時代,假祖絕對可以稱祖,因為冇有對手,無人知真假,無敵於宇宙。

但在這個時代,假祖的弱點就完全顯現出來,遭遇真正的始祖,根本無法分庭抗禮,隻能逃。

若是說長生不死者,尚忌憚始祖自爆神源,收拾起來要花費無數心思,以確保萬無一失。

那麼,麵對假祖,就完全冇有這個擔憂。

“這一次七十二層塔會動嗎”張若塵有些期待。

要殺始祖,絕非易事。

彆看第二儒祖境界超然,但就算他擒拿了屍魔,也不是短時間就能磨滅殺死。

七十二層塔纔是真正的殺祖大器!

隻要神界那位長生不死者動用七十二層塔,虛天就可趁此機會,摧毀永恒天國的那座主祭壇。

同時。

七十二層塔動,屍魘和石嘰娘娘背後那位,會眼睜睜看著他們被鎮殺

那位出手,與神界長生不死者鬥起來,纔是張若塵最想看到的結果。

張若塵離開朝天闕,手持四方大宇印,向星空深處行去。

宇宙大動盪,吸引了所有強者的注意力,正是他去見靈燕子的時機。他想嘗試,以現在的修為,是否能夠修覆被斬斷的時間長河。

(精神力95階——武道“有始有終”。)(精神力96階——武道“始終如一”。)(精神力97階——武道“天始己終”。),並不常見。“劈啪!”張若塵手持六劍中的老大,斬斷神妭公主手腕和腳腕的神鏈。“多謝!你是不動明王大尊的後人吧?今日欠了你天大的人情,日後,但凡你有任何地方需要幫助,哪怕跨越無儘星海,神妭也必定前去。”一縷縷絢爛的神光,從神妭公主體內外散出來,受損的手腕和腳腕迅速長出血肉,肌膚凝白如玉。她雙手由下而上將披散的長髮束起,簡單的挽成髮髻。身上的戾氣和寒意,已是漸漸消退,顯露出精緻絕倫的五官,和高貴動人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