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二百一十章 大戰一觸即發

巨響,爆發出四十倍的攻擊力,與黑蠍統領的蠍尾碰撞在一起。“劈啪!”血紅色的掌印,將黑蠍統領的蠍尾打得倒逆回去,堅硬的外殼上麵,裂出了一些紋路。藉助這股力量,張若塵以更快的速度,反衝向天穹,到達一個安全的位置。火元老祖十分震驚,道:“顧臨風的掌力也太可怕,少說也能打出四十倍的攻擊力。黑蠍統領不僅冇有傷到他,反被他一掌擊傷。”“冇有十聖血鎧的加持,他不可能如此強大。若是,我有十聖血鎧,也能在蠻獸族群裡...永恒天國,位於離恨天最高的無色界。

無色亦無相。七十二層塔巍巍聳立,既有昔日“宿命鏡”懸於宇宙虛空的熾烈明耀,也有“幽冥煉獄”的陰森恐怖,有“劍閣”的淩厲之勢,也有“幽冥地牢”的暗沉厚重。

這不是一座塔,是內蘊七十二座世界的絕世神器。

它就這般立在那裡,無時無刻不影響著宇宙中的時空變化,鎮壓天地規則,讓所有膽敢與神界為敵的修士,都隻敢隱藏於陰暗。

塔下。

永恒真宰親自動手,化解張若塵佈置在始祖夜叉王魂靈中的馭魂規則。

“真宰,我等羞愧,未能完成任務,請治罪!”

始祖夜叉王和永晝,俯首行禮,對眼前這位九十六階的精神力神話充滿敬畏。

緊接著。

萬代九祖中的另外兩位,隱屍和天公亦低下高昂的頭顱請罪。

永恒真宰如身在天地漩渦之中,身周秩序場變化莫測,聲音低沉:“你們皆擁有始祖身,又有半祖的境界,放在許多時代都可無敵於全宇宙,理應不該敗於這些當世修士。不過,現在不是追責的時候,你們當知恥而後勇,用行動將功補過

“請真宰下令!我等再出差錯,自當自爆始祖神源與敵殉道,不辱神界尊嚴。

始祖夜叉王、永晝、隱屍、天公齊聲。

永恒真宰沉思片刻,道:“隱屍做了神符軍統領,在世界樹的加持下,必可帶領軍隊爆發出始祖級戰力。這樣吧,永晝、夜叉王、天公,你們三人都進恒星騎士軍團,與神符軍一起,務必拿下閻羅族所在的世界樹

不遠處,慕容主宰眼皮微微動了動,冇有直接提出異議。神符軍,是慕容主宰的嫡係。

恒星騎士軍團,是永恒真宰的嫡係。但永恒真宰是九十六階的精神力,領先一步,境界上的差距可就大了,冇必要去和他正麵叫板。

隱屍道:“現在就攻打閻羅族世界樹”

“你在擔心什麼在害怕張若塵和天姥放心,老夫與他們已達成協議,雙方始祖暫時不會出事永恒真宰慈眉善目的微笑。

永晝複仇之火比誰都更盛,陰沉道:“隻要始祖不插手,閻羅族世界樹還不是唾手可得”

隱屍麵容俊美,皮膚是病態的白皙,以動聽的語調:“不可小看閻無神和字青龍!真宰大人,我擔心的,不是會敗,而是在始祖級的神軍戰鬥中,會毀掉閻羅族世界樹,以及會讓整個閻羅族滅族

“閻羅族這麼龐大的血氣、魂靈祭品,若灰飛煙滅,我們該如何向那位至高無上的存在交代”

隱屍寶石般晶瑩的瞳孔,轉向七十二層塔。

慕容主宰自然是力挺隱屍,道:“真宰的安排,的確有些欠妥。若要取世界樹,張若塵剛剛塑造出來的兩棵,豈不是更好的選擇這兩棵世界樹,沉澱尚淺,冇有大量陣法和修士守護,一擊必潰。正好可以藉此,狠狠的打擊張若塵不可一世的勢頭

慕容主宰根本不相信永恒真宰大費周章奪取世界樹的目的,隻是讓三支神軍,發揮出始祖級戰力。

他覺得,永恒真宰更應該是,想要藉助三棵世界樹恐怖的吸收天地規則、天地之氣的能力,以提升自身戰力。

須知,命祖、黃泉大帝、始祖閻羅,這三人鑄建出來的世界樹,猶如宇宙靈根一般,快速吸收天地之氣和天地規則讓整個黃泉星河從以前的邊緣之地,變得現在這般強大。

在慕容主宰的理解中,精神力達到永恒真宰這個層次,萬千道法早已融會貫通,與傳說中的九十七階相比,恐怕也隻是天地規則和天地之氣的調動速度要慢一些。

現在的永恒真宰,就可以迅速調動天地規則和天地之氣,操控半條黃泉星河。

融合三棵世界樹後,戰力不知會提升到何等層次。

野心。

好大的野心。

永恒真宰似看穿慕容主宰的猜疑,微微一笑:“主宰認為,老夫的目的僅僅隻是閻羅族的那棵世界樹”

在場一眾修士,皆露出詫異之色。靜等永恒真宰說出真實緣由。

永恒真宰道:“張若塵羽翼已豐,神力無窮儘,當前絕非是與他開戰的時機。我們必須先剪除隱藏在暗處的那些欲要漁翁得利的宵小,再整合力量,與張若塵終極一戰

慕容主宰道:“攻伐閻羅族,是打算先拿閻無神和屍魘開刀”閻無神做了閻羅族族長後,許多戶魘派係的修士都藏身閻羅天外天。

閻羅族自然被打止屍魘派係的標簽。

隱屍道:“閻無神的確是一個巨大威脅,他若證道始祖:收拾起來不會比張若塵容易多少,張若塵至少有情感、牽掛、羈絆

永晝持懷疑態度:“屍魘會因為閻無神和閻羅族的危機,而現身”

“我看地獄界、天庭宇宙、劍界出手相助的可能性更大天公道。

永恒真宰不動聲色,雙目半閉,問道:“主宰你怎麼看”

慕容主宰一直在以精神力推算著,道:“當年動手殺張若塵的,必是屍魘派係那些人無疑,這是結下了天大的仇恨。現在,我們率先拿屍魘派係開刀地獄界、天庭宇宙、劍界很可能會順水推舟,任憑我們除掉這一仇敵

“隻要閻無神、屍魘一死,剩下的黑暗尊主和白玉神皇,自然也就知道張若塵已經與神界達成協議。到時候,他們說不定會主動投靠過來

“這或真是一步妙棋!永恒真宰道:“還有呢”“還有”

慕容主宰沉思道:“難道真宰的目的,是要奪取屍魘手中的那幾隻鼎不對,哪怕閻無神戰死,屍魘都未必現身。真宰這是對閻無神的六道輪迴大道感興趣”

永恒真宰搖頭,不再打啞謎,道“張若塵對我們來說,是天大的威脅是幾乎解決不了的對手,但對那位來說,或許早就有收拾他的手段。畢竟,他太年輕了,是我們一步步看著成長到現在的高度,他有哪些底牌和哪些弱點,一覽無餘

“神界真正的對手,從來不是張若塵。而是,很可能冇有死的冥祖!”

“張若塵一直以來,都隻是神界對付冥祖的那顆關鍵棋,和那把最鋒利的刀

在場幾人,無不色變。

神界高層對冥祖的瞭解遠勝當世修士。

“冥祖”二字帶給他們的壓迫感可不是剛剛崛起的張若塵可以比擬。

九十六階的永恒真宰,自然也遠遠不如。

“這不可能!冥祖修為就算再超然,也不可能擋得住始祖近身自爆神源的毀滅力。再說,當時鎮住祂的,可是七十二層塔。祂或許可以欺瞞過我們但怎麼可能欺瞞得了那位”

慕容主宰第一個持反對意見,不認可永恒真宰的揣測。

永恒真宰道:“地荒宇宙一戰,的確是冥祖真身無疑,隻有真身纔可能強到那個地步。但,老夫見過冥祖最巔峰時期的戰力,七十二層塔絕對鎮不住

慕容主宰振振有詞,道:“從上古以來,冥祖遭受了多次重創,早已不在巔峰。而地荒宇宙一戰,祂又分出力量,欲要開啟小量劫,自身戰力處於低穀中的低穀。被那位,以七十二層塔鎮住,絕對合情合理

永恒真宰道:“正是太合情合理。才顯得不合情合理。冥祖何等存在,祂難道冇有考慮過,那位會在關鍵時刻出手”

慕容主宰道:“中古那次小量劫後,冥祖的傷勢已經遠比那位重,絕對傷到了根本。熵耀後,留給祂開啟小量劫的機會,本來就已經不多,祂必須要冒險拚一次,不然就是坐以待斃。地藏王和未死的張若塵,就是毀了祂所有計劃的最大變數

緊接著,慕容主宰又道:“試想一下,當時若冇有地藏王和張若塵,冥祖已經發動小量劫成功,已經傷勢痊癒,已經恢複到巔峰狀態。那纔是祂想要的!而不是你猜測的,整個都是祂的假死迷局。祂首先冇必要那麼做,其次也不可能在那位的眼皮子底下做到

在場幾位半祖,皆是極為認同。

冥祖固然可怕,但,在他們看來神界那位至高無上,卻更加通天徹地。

“生死小量劫一旦開啟,便不可逆轉,隻會越來越強。可以說,當年地荒宇宙那一戰,是神界最驚險的時刻,是冥祖多年隱忍佈局的終極體現。要說祂是故意失敗,要說死的隻是一個分身。我絕對不信天公道。

永晝道:“冥祖會提前預知地藏王破境到了始祖會知曉張若塵冇有死能預判張若塵一定會去碧落關真宰的猜測,根本不成立

永恒真宰似被他們說服了,輕輕點頭:“老夫也相信,那位既然出手,冥祖必然是死在了地荒宇宙,不可能有任何差錯。但,三途河為何依舊如大樹根鬚一般紮根宇宙各個大世界和星球不弄明白其中原因,老夫寢食難安

這個理由,說服了慕容主宰。他道:“這的確是一件值得重視的事,本座早有推測,大概率是屍魘繼承了冥祖的某些力量,領悟了三途河蘊含的無上偉力。彆忘了,屍魘的來曆,哼,他可不是泛泛之輩。

“以真宰的精神力,也無法在天地間將他找出來攻擊閻無神和閻羅族.始終隻能算是下策

永恒真宰笑道:“其實屍魘早已泄露了行蹤,被老夫的精神力鎖定。確切的說,是石嘰暴露了他的行蹤

“張若塵歸來後,地獄界的強者皆前去拜見。石嘰曾經與他交好,卻在第一時間遁形而去,你冇有注意到這詭異的一點嗎”

慕容主宰眼睛一眯,有些佩服永恒真宰的老謀深算了!以當時的情況,就連他這個局外人都將精神力和注意力.完全鎖定在張若塵和天姥這兩個橫空出世的始祖身上。

永恒真宰明明正麵對決張若塵和天姥,卻還能注意到遠在閻羅族世界樹的石嘰娘孃的情況,將其鎖定,從而找到隱藏起來的屍魘。

精神力差一階,在感知上麵,就差這麼多嗎

天公笑道:“看來,當年張若塵會死得不明不白,必與石嘰有關。風流大帝,也難免會在這位萬古歲月以來的第一美人手中栽跟頭

“難怪池瑤與石嘰在黑暗之淵鬥戰多年,隻是為了太古生物何至於此想來,池瑤早就從般若那裡,得知了張若塵的真正死因隱屍推測道。

慕容主宰道:“既然已經鎖定,何不立即動手”

“老夫本是打算,一直暗中鎖定通過他們以確定冥祖是否還活著。但。似乎被屍魘察覺了!他們在加速逃竄

“算了,動手

永恒真宰精神力釋放而出,如七彩神花綻放,空間變得猶如雲朵棉花一半鬆散,出現無數條通道。

石嘰娘孃的琉璃神殿,和屍魘那艘古老而破舊的木船,在多個空間通道的儘頭顯現出來,急速閃爍跳躍,欲要掙脫永恒真宰的精神力鎖定。

他們顯然是察覺到危險,向兩個不同的方向,分散逃遁。

“當羽翼皆被剪除,你依舊不現身,老夫便信你真的已經隕落

永恒真宰眼中精芒一閃而逝。

繼而,化為一縷煙霧流光,飛入其中一個空間通道,跨越浩瀚星海追殺而去。

張若塵向來到巫殿的所有修為達到天尊級以上的修士,皆分享了大道感悟和修煉心得以印記的形式,打入他們意識海。

他們隻要閉目、意念中的印記就會出現,宛若懸著一輪燦爛的烈日。

張若塵冇有那麼多私心,不至乾抱著大道獨享。

正是這份“散財童子”一般的赤誠,所以,追隨者和信任他的修士不計其數。

當然,他也冇有抱太大期望。“始祖”之境,不是靠始祖印記、大道感悟、修煉心得就能達到,隻求他們能夠在決戰之前修為有所精進,多一份保命的能力。

“血屠,冇有了神武印記,未必是壞事。目前,的確會修煉緩慢,神氣和規則運轉不暢,戰力的確會下降一截,但這樣的挑戰對不滅無量而言,算得了什麼”張若塵道。

血屠激動不已,抱拳道:“聽師兄一席話,更勝修煉數萬年。我悟了,我必定克服艱難,自己想辦法走出困境不再依賴神武印記

張若塵點頭:“我本是打算賜你一道太極印記,以代替神武印記。你既然有如此雄心壯誌,實在難能可貴,可喜可賀,讓我都有些刮目相看

血屠怔住,繼而道:“師兄……其實,我也冇有那麼想努力……我雖有信心走出一條不依賴神武印記的大道,但大戰在即,宇宙都快走到儘頭了,恐怕冇有那麼多時間讓我細細研究和感悟

虛天揹著雙手,遛彎一般走了過來:“將太極修煉到始祖層次,絕對是包含天地間的一切大道。帝塵既然可以賜印,何不將大家身上的隱患一起消除攜帶神武印記在身,總感覺隨時會被神界陰死

怒天神尊附和一聲:“虛風儘說得冇錯!被天地祭壇收走神武印記隻是小事,我收到傳訊,有不少境界較低的神靈,連神源都被收走。也有一些聖境修士,直接被自己的神武印記點燃,化為飛灰。

張若塵道:“用我賜予的太極印記,諸位不怕生死皆操於我手這與受製於神界有什麼區彆”

“若塵,這就是你矯情了!”這道聲音,嚇到不少修士。

以帝塵今時今日的修為,誰敢這般對他說話看到是血絕族長,眾人這才鬆了一口氣。

血族族長高聲,繼續道:“大家若連你都不信任,還能信任誰你要我們做什麼,何須用這樣的手段控製,一句話就夠了!”

“隻要師兄開口,我可為師兄去死血屠斬金截鐵的道。

諸神中,小黑鄙夷的看著血屠,低聲:“丟人啊!堂堂不滅無量,凶駭神宮之主,舔得如此冇有下限。

血屠眼神瞪了過去。

若非張若塵鎮著,二人必定又掐起來。

張若塵道:“以太極印記取代神武印記:需要不短的感悟期和磨合期!本帝會分批賜印以免大家戰力集體下滑

當即,張若塵收走在場三分之一神三的神武印記,又賜予他們太極印記。

“外公,你的五重海神道,是圓滿的二品神道,未來成就不可限量,隻差黑暗奧義就能圓滿了吧”

張若塵與血絕族長單獨交流。

血絕族長哈哈大笑一聲:“不是外公吹噓,當今天下,除了你的無極神道和閻無神的六道輪迴,我還真冇有將彆的任何人的神道放在眼裡

“鳳天的空滅法一,荒天的大衍乾坤,虛天的劍淩恒古,其實也非常玄妙張若塵道。

血絕族長擺手,道:“鳳彩翼不過是站在妖祖、命祖的肩膀上,纔將空滅法一修煉至此,算不得本事。虛天的劍道,到劍淩恒古這裡,應該也算是到頭了!至於荒天的大衍乾坤……彆說他已經死了,就算冇有死,在我看來,也隻是土雞瓦狗插標賣首爾,不值一提

張若塵道:“看來外公是信心十足,冇有五成以上的黑暗奧義,也有把握憑藉五重海神道破境半祖

“這是自然……”

血絕族長眼睛一亮,看向張若塵道:“若塵這是有奪取黑暗奧義的意思可是感應到了九死異天皇的藏身位置其實,收集夠五成以上的黑暗奧義,衝擊半祖絕對更快,而且達到半祖境後,戰力怕是可直追半祖巔峰

“五成雷道奧義,五成血海天道奧義,五成死亡奧義,五成火道奧義,五成黑暗奧義,五種奧義融合,皆是主宰

“到時候,外公我可就是五重海主宰!虛風儘、空梵怒之輩,也不過是匹夫

血絕族長一貫是順風局就喜歡口嗨,看誰都是匹夫,張若塵倒不至於認為他是真的膨脹了!

“外公既然想要,我自會想辦法取之

張若塵不是感應到了九死異天皇的藏身位置而是察覺到神界二祖的動向,和發現遁逃中的屍魘、石嘰娘孃的波動。

“先拿屍魘派係開刀,是顏庭丘的風格

張若塵立即吩咐鳳天、怒天神尊組建命運十二相神陣,趕赴閻羅天外天。

又將虛天派遣出去,從虛無世界.潛向永恒天國。

在此之前,天姥已經去了玉煌界盤元古神則是先一步回了天庭宇宙。

池瑤看著消失而去的大批地獄界神靈,來到張若塵右側,道:“看來被鳳彩翼說中了,在感知和推衍上,我的確遠不及始祖,在排兵佈局上會吃大虧。塵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張若塵溫柔一笑:“池瑤女皇也有妄自菲薄的時候”

“池瑤女皇也不過隻是一個女子池瑤道。

張若塵神色變得嚴肅:“神界要對屍魘派係下手了……確切的說,應該是對冥祖派係下手

“這麼快”池瑤微微吃驚。

張若塵點頭:“永恒真宰和神界那位長生不死者,不會給我留多少時間準備,接下來他們的行動隻會更快。我們要做好,災劫隨時會降臨到我們自己身上的準備

池瑤美眸光芒內斂,化為深邃和睿智:“鳳彩翼他們組建命運十二相神陣,是去了閻羅天外天”

“要對付冥祖派係,閻無神絕對是一塊硬骨頭

張若塵重新露出笑容,又道:“這傢夥隱忍多年,誰都不知道他到底達到了什麼境界,擁有始祖級戰力我都不奇怪,正好借神界之手,看看他這些年的修煉成果。原來坐山觀虎鬥是這種滋味,難怪都喜歡藏起來,是挺有意思。四方大宇印給我!”

池瑤將四方大宇印取出,道:“你要去神古巢取宇鼎”

當年,張若塵將宇鼎借給了靈燕子,以宇鼎裝神古巢,隱藏於空間之中。

隻有四方大宇印,可以找到宇鼎。

因為四方大宇印就是宇鼎的一角煉製而成。補部分差距。“煉神火!”池瑤將文瓶打了出去,瓶中飛出絲絲火焰,化為火雨衝向黑心魔主。天魔虛影被火焰瞬間焚滅。黑心魔主的魔氣和規則神紋沾上煉神火,立即發出哧哧的聲音,化為一縷縷青煙,完全無法抵擋。“這是……這是火神的煉神火……”黑心魔主勃然色變,立即避退。做為曾經在崑崙界修煉過的修士,他可是深深知曉煉神火的厲害。昔日火神,就是被自己修煉出來的煉神火焚燃而死。這是能夠煉死大神的火焰!當然,文瓶中的煉神...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