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8章

來圓的,就等於是騙了她無數次。他本想試探一下海彤的反應,要是她隻生氣一陣子就過去了,他就向她坦白一切的。現在知道了她的底線,戰胤糾結得很。真的是騙妻一時爽,解釋時就是火葬場,說不定連火葬場都進不了,直接半路上就把他踹了。“戰胤。”戰胤低頭看她。“咱們不是要回去嗎?”戰胤黑眸閃爍,但還是點了點頭。“那你來摟著我不放?趕緊的呀,收拾東西回家去。”戰胤笑,寵溺地在她的額上印下溫柔的一吻,調侃著:“感覺我...“我又不是周洪林,我絕對不是周洪林,外麵有再多比海靈好的女人,我都不會喜歡,我認準了她,認定了她,此生非她不娶。”

頓了頓後,陸東銘問著好友:“阿胤,你說,我要不要早點和你姐領證?以前是她不願意嫁我,後來是我覺得我殘了,不想拖累她,在我冇有康複之前,我都不想和她領證。”

“是不是因為這樣,她就冇有了信心,懷疑我有二心了?我是真的怕我無法康複,一輩子都坐輪椅,拖累了她。”

“離婚後,她自己帶著陽陽生活,本就艱難,要是再加上我這個殘廢的,她會過得更辛苦,我愛她,隻想帶給她幸福快樂,而不是拖累她。”

陸東銘說的都是掏心掏肺的話。

戰胤端起了咖啡杯,慢慢地喝著咖啡。

喝了幾口後,他才說道:“這個,我也不知道,現在我姐在忙,你還是等我姐有空了,親自問她吧。我說呀,就是一個夢而已,你不必刨根問底的。”

“誰不做夢?我天天晚上都做夢,夢到彤彤生了個可愛的女兒,我抱著女兒,笑咧了嘴......有好幾次,彤彤推醒我,問我夢到什麼了,笑得那麼歡。”

陸東銘:“......以我男人的直覺來看,我認為是海靈聽誰說了什麼。難道是有人想拆散我們倆,故意在她麵前胡說八道的?”

海彤隻是猜測張總對陸東銘有想法,冇證冇據的,張總平時和陸東銘走得又不近,這樣的話不能傳出去。

免得他老婆成了造謠之人。

這就是戰胤死都不肯說老實話的原因。

“誰會在我姐麵前說你的壞話?東銘,我覺得你就是多心了。”

“彤彤平時和她姐通電話,聊的多是家常,陽陽的事,偶爾彤彤會問一下江城那邊的情況,提醒她姐姐注意安全。她又不是第一天認識你,你的為人,她還不清楚嗎?”

“她是不會在她姐麵前說你的壞話的。我看呀,不是我姐胡思亂想,是你在胡思亂想了。”

陸東銘瞅著好友看了片刻,從戰胤的表情,無法尋到蛛絲馬跡,難道,真是他想多了?

海靈就是單純的做了個夢而已。

這個時候,海靈打電話給陸東銘了。

陸東銘一看到是海靈打來的電話,就對好友說道:“海靈打電話給我了,你彆出聲。”

戰胤笑:“好好好,我不出聲,你坐到那邊去,慢慢地煲電話粥,彆坐在這裡餵我狗糧,影響我工作。”

陸東銘邊起身坐回到輪椅上,邊接聽海靈的電話。

“東銘。”

海靈的聲音輕快,帶著點笑意,聽得出來,她此刻的心情很不錯。

如果真有什麼事,她不會這麼開心。

陸東銘懸著的心,放下了一半。

“嗯,我在。”

陸東銘溫聲應著。

“剛纔我在忙,要開會,剛結束會議回到辦公室,纔有點時間回覆你。怎麼了?”

陸東銘不說話。

海靈笑道:“是因為我告訴你的夢境內容?”走,很快就幫他換了一套衣服。她進浴室換衣服,戰胤抱著他的衣服衝著愛妻的背影說道:“老婆,咱們都是老夫老妻了,一起換衣服冇啥害羞的。”海彤懶得搭理他。私底下,這廝的嘴巴是越來越油滑,也越來越會撩。有些事情真的是男人的天性,不用教就會的。一秒記住等海彤從浴室裡出來時,戰胤還光著上身坐在床上,見她出來,他張開雙臂,俊臉上笑得像一朵花,“老婆,來抱抱。”海彤:“......”她走過去,一手搶過他拿在手上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