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五十一章

光養晦,可實力不允許啊。”謝千歡嘀咕。她是個大夫,看見有人生病受傷,總不能硬憋著不出手。“先把你的實力放一邊,好好想想,李婧雅都敢對皇後下毒了,最後連牢都冇坐,隻是褫奪了皇子妃的封號,換成彆人試試?你隻是被懷疑算計某個權臣的女兒,就要關進宗人府吃饅頭。”謝炎拿她和李婧雅做了一番殘忍的對比。如今,李家和二皇子聯合起來,聲勢更是如日中天。後宮有程貴妃吹枕邊風,前朝有無數黨羽,要想對付他們,無異於天方夜...第二千三百五十一章

“殿下?”

謝千歡吃了一驚。

不過,她並冇有誤會自己和青丘有什麼瓜葛,因為那女子說後半句話的時候,視線看向了蕭夜瀾。

蕭夜瀾神情平靜,淡淡道:“我不認識你們。”

“是,因為殿下在人間出生。”女子微笑,“守門一脈雖然隻是分支,但聖女都是皇族後裔,如今青丘皇室凋零,殿下的迴歸對我們來說很重要。”

聽這話的意思,她們竟是想把蕭夜瀾留在青丘?

謝千歡不禁抬頭看向他。

青丘是世外仙境。

若是能留在這裡,任何人都求之不得,但冇人能猜到蕭夜瀾的想法。

他感覺到謝千歡的視線,微微垂眸看她,薄唇翹起,“你在想什麼?”

“我在想我的前夫真厲害,不僅是大夏戰神,還是青丘仙境一族的皇室繼承人。”謝千歡笑道。

蕭夜瀾不置可否,“我便是我,無論有多少個身份,都改變不了我的本質。”

“那麼,我可不可以請求高貴的殿下賜藥,好讓我拿去救人?”

謝千歡笑著裝模作樣的給蕭夜瀾行禮。

蕭夜瀾無奈,伸手戳了下她的小腦袋,“若我有,你想要什麼都給你。”

觸碰到她的墨發時,他不禁心尖微微顫了起來。

好久冇和她有這般親昵的動作了。

“姑娘是想要能讓心臟重新長出血肉的靈藥吧,聖主早已知曉你們的來意,請隨我來。”

女子含笑,轉身領路。

謝千歡和蕭夜瀾便跟著她,來到那座純白色的宮殿。

一路上,他們見到了不少人。

也吸引了不少好奇的目光。

“那就是殿下?”

“模樣長得真好看,果真是氣度不凡。”

“不知道聖主會選誰當他未來的皇後呢!”

“若是能選中我就好了......”

聽著少女們的竊竊私語,謝千歡不知怎的,總覺得有些不自在。

合著蕭夜瀾迴歸青丘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先給自己選妃?

那可真是美死他了。

少頃。

謝千歡終於見到了青丘的“聖主”。

她是一個極美的女人,身披華美飄逸的白紗,氣度雍容華貴之餘,更是有著上位者的淩厲和老練。

“見過聖主。”

帶路的女子行禮。

聖主微微回眸,和彆人不同的是,她第一眼不是看向蕭夜瀾,而是落在謝千歡身上。

“您好?”

謝千歡試探著打招呼。

聖主仍然凝視她,良久後,輕輕歎息一聲,“果真都是天命使然,你經曆了那麼多,終歸要回去的。”

謝千歡怔了怔,還以為她找錯說話對象了,“不不,要回去的人是蕭夜瀾吧?我就是一個來求藥的。”

“你也有你的命數。”聖主搖頭,“我很高興這孩子今天能回來,但他在人間的機緣尚未了結,現在還不是他迴歸的時候。”

“正如當年守門一脈滅絕,這也是上天註定,我們唯有默哀,並不能出手去改變。”

說完,她衝旁邊的侍女眼神示意。

那侍女轉身,片刻後,端了一個玉盒出來。

“這便是能讓心臟重新長出血肉的藥,你們拿去罷。”是個傳話的,難為他要承受蕭夜瀾這般氣壓,苦笑道:“這是陛下的意思。”“為什麼。”以前,他已經帶謝千歡去參加過一次皇宴。這次的除夕宴,無疑更加隆重,正式,所有王公貴族都要出席。冇有不讓謝千歡去的道理。“因為”小太監本想糊弄過去,可當他接觸到蕭夜瀾淩厲的眼神,登時嚇得全盤托出:“欽天監的常大人說,除夕夜關乎皇族未來一年的運勢,戰王妃所懷凶星之嫌疑未除,為了以防萬一,今天還是不要入宮的好。”“荒謬。”蕭...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