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A類人員

和這裡的兄弟們多學學,要是讓我看見你們不服從管教,或者和我耍小聰明,哼哼。”警告一番後,這位龍哥冷笑著離開了。“貨來啦!”隨著遠處的吶喊聲,碼頭幫的工人紛紛一擁而上,貨物的重量並不算大,每袋大概隻有七八十斤的樣子,一船貨物很快就按照要求,送到了商行。趁著休息,陳默則會悄悄發動念力彈和卑鄙者念力罩技能,以此提升技能熟練度,直到將體內能量揮霍一空,等待能量慢慢恢復後,再繼續練習。一上午時間,就這麼過去...第619章

a類人員

黑人喬治很快便吸引了腐地魔的注意。

上岸後的腐地魔,速度明顯慢了不少。

而黑人喬治的速度可謂相當驚人,並且身法異常靈活,逐漸將這個巨物引走,離開了這片寬闊的河穀。

“不愧是職業小偷,速度真是驚人。”

剛子本以為喬治很快就會被腐地魔吞噬,卻沒有想到,他的速度竟然不慢,把腐地魔給帶跑了。

“也許是他麵對死亡的恐懼,讓他爆發出了一生中最後的餘暉。”

老王語氣低沉地回應道。

其他人見此,也紛紛嘆了一口氣,似乎被激發了內心深處虛偽的憐憫,但卻忘了是他們所有人一起將喬治推向赴死的深淵。

“快走。”

在剛子的帶領下,眾人快步向河穀的上遊跑去。

整個過程靜悄悄的,沒有人喊苦喊累。

途中。

陳默似乎突然發現了什麼,他的瞳孔驟然縮成針尖大小。

在黑人喬治引走腐地魔,前往了河穀被山脊阻擋的另一邊,但此刻的他,竟然彷彿閒庭散步一般,在地麵上輕鬆地溜著腐地魔。

哪有什麼生死危機?

而陳默之所以能夠看到這一幕,完全是他出於好奇的心理,朝著喬治逃跑的方向發動了神念術,並將感知力聚成一條細線後,這樣能夠模糊感知到更遠的距離,進而發現了山脊後的這一幕。

“他竟然是一位天災者!”

緊接著陳默突然想到了什麼,眼神陰晴不定。

他看了抓捕住黑人喬治後,一直負責看守他的白人警察歐文一眼。

再結合之前歐文、喬治的種種表現,一切都解釋得通了,這兩個傢夥,竟然在唱雙簧。

等等!

“這兩人的任務,該不會也是為了雲母粒子發射器吧?”

陳默突然想到了關鍵所在,流露出若有所思之色,並深深地看了一眼歐文的背影。

……

半小時後。

“站住!”

兩個完美偽裝計程車兵突然現身,持槍瞄準了眾人,似乎稍有異動就會毫不留情開槍。

這兩個人,一個將身體埋在了泥土裡,一個帶著枯草樹枝偽裝。

並且他們身上的衣服,也都具有反偵察的被動技能,已經屬於附帶技能的極品屬性裝備。

“這裡是軍事禁區,外人禁止入內,你們立即掉頭離開!”

走在最前方的剛子,經歷了短暫的緊張,在確認了兩人的軍事人員身份後,鬆了一口氣。

他示意攙扶自己的馬祖可以鬆開了。

“我是軍情局六處特種大隊吳剛,這是我的證件,我的任務是負責保護b級潛力通靈者趙玲玲,因為玉明市遭受到大規模的魔物襲擊,失去基本社會秩序,我隻能帶她來你們這裡避難了。”

兩人聞言,檢查了一遍證件後,將證件還給了吳剛。

其中一名士兵敬了個軍禮。

“實在抱歉,基地現在已經是超負荷運轉,沒有多餘的資源接納難民了。”

剛子回禮。

“她不是難民,而是聯邦的寶貴人才,隻是因為年齡尚小,能力還沒有得到全麵開發,無法發揮出全部的潛力而已,請你們務必向基地長官提出特殊申請,一定要保護好她。”

兩人相互看了一眼。

但其中一人較為謹慎,向趙玲玲示意道:“女士,請您展示出您的通靈能力,我們必須要先確認一下您的身份。”

“我需要一瓶礦泉水。”

見兩人麵露不解,趙玲玲詳細地解釋了一下。

“我的通靈能力是控製500克以內的純淨水,必須是純淨水,可將純淨水在氣態、液態、固態之間轉化。”

兩名士兵聞言,其中一人摸索後,遞來了一瓶礦泉水。

趙玲玲施展出自己的通靈能力後,兩名士兵徹底相信了她的通靈者身份,於是便秘密聯絡了他們的上級。

大約十分鐘後。

遠處山體開啟了一個隱蔽洞口,兩支十餘人的小分隊,快速跑了出來。

“所有人以最快速度進入基地,基地附近禁止非軍事人員停留!”

在這些士兵們的焦急催促下,吳剛、趙玲玲、老王、弗朗哥、歐文、伊芙麗、雪莉、陳默、馬祖,一共九人,快步進入到了基地內。

轟隆隆。

伴隨著短暫的金屬齒輪轉動聲,厚重的基地大門再次關閉。

……

地下基地似乎有很多層。

他們跟隨士兵來到了悶熱的地下四層。

這裡的麵積非常大,但前來避難的人也多得出奇,大概都是在災難初期,跟隨玉明市軍隊,來此避難的幸運兒吧。

吳剛、趙玲玲被單獨接走了。

剩下的七人,則被關進了這間狹小的房間內。

房間裡悶熱潮溼。

除了挨著牆邊放著的一排矮凳,以及頭頂的節能燈外,就隻有作為裝飾的窗簾了。

窗簾的後麵,竟然是一堵牆。

“你好,有沒有吃的?”

弗朗哥透過鐵門,向旁邊負責守備計程車兵問道。

士兵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用電棍指向他

“請服從基地的規章製度,立即回到房間裡。”

弗朗哥張了張嘴,最終選擇了老老實實回到座位等待。

陳默透過鐵門,看向外麵摩肩接踵的難民,再結合剛剛來到這裡時沿途的場景,他做出了自己的判斷。

首先。

此刻他們所處的區域,應該是基地的地下四層。

“地下一層是軍事人員戰備區,地下二層是士兵後勤區,地下三層是難民訓練區,地下四層是難民生活區。”

他心中嘆了一口氣。

“目前看來,這個基地的確已經是在設計基礎上,超負荷執行了,也不知道下麵還有幾層空間,不過按照規律來看,越下麵應該越重要,生活條件也應該越好。”

過了大約一小時後。

一名軍官帶著幾名文職人員,來到了陳默等人的臨時關押處。

軍官示意看守士兵開啟鐵門後,眾人紛紛走了出來。

吳剛身上的傷口已經被包紮好,他正筆直地站在了軍官身後,顯然已經恢復了軍職。

幾名文職人員迅速擺好了桌椅板凳和簡單的器材。

他們的身後,還站著一個看起來敦厚可愛的智慧機器人,但它似乎沒有作戰能力,隻是生活機器人而已。

“都排好隊,想不想吃飯了,你叫什麼名字?”

“弗朗哥。”

“多少歲了?”

“39歲。”

“什麼職業?”

“小提琴家。”

這名文職人員記錄好弗朗哥的基本資訊之後,示意他去下一名文職人員那裡報到,然後便看向了排在後麵的老王。

就這般。

隨著眾人一個接著一個登記,很快便輪到了陳默。

“名字?”

“陳默。”

“多少歲了?”

“22歲。”

“什麼職業?”

“呃,當過售貨員、外賣員,還在工地幹過一段時間,對了,我家是開超市的……”

吳剛走了過來,拍了拍這名登記的文職人員肩膀。

“給他記上幫派人員。”

陳默聞言,張了張嘴,目瞪口呆地看著吳剛,吳剛卻淡淡一笑,也沒有多說什麼。

“拿著表格去那邊。”

陳默接過表格,按照對方的要求,來到另一名文職人員麵前報到。

這邊的文職人員對陳默進行了簡單的疾病篩查後,生活機器人對他迅速地進行了一遍病毒消殺。

空氣中充滿了消毒劑的氣味。

接下來,又有人對他進行了身高、體重、視力、力量、心肺功能檢查。

最後他拿著登記表格,來到了軍官麵前。

軍官是個五十歲左右,表情看起來十分嚴厲的男人,他上下打量了陳默幾眼,又看了看手中的檔案。

“幫派人員,22歲,哼哼,a類人員。”

說罷。

他便將陳默的檔案交給了生活機器人,同時機器人迅速用鐳射蝕刻了一個金屬身份牌。

陳默雖然不知道a類人員是什麼意思,但從其他人的分類來看,結果應該是好的。

隻有歐文、陳默、馬祖被分到了a類。

老王、伊芙麗被分到了b類。

弗朗哥、雪莉則是c類。

“你們聽好了,基地現在已經處於超負荷執行狀態,各類資源極度短缺,因此所有人力資源都必須要被充分調動起來,a類人員是基地後續戰備人員,你們將接受為期一週的嚴格訓練,一個星期後,你們將被強製注入基因蛻變藥劑,接受黑子輻射的考驗!”

老王、馬祖驚撥出聲,軍官卻冷笑了一下。

他居高臨下,看向了一臉驚恐之色的馬祖。

“當然,你們有權拒絕基地的強製安排,後果則是從此歸為d類人員。”

雖然不知道d類人員代表著什麼。

但從這個軍官的冷笑表情不難猜出,這肯定不是什麼好的選擇。

“至於b類人員,則是掌握相關專業技能的優秀人才,基地需要你們繼續發揮出自己的專業特長,基地則會保障你們的基本生存權利。”

說罷。

軍官看向了弗朗哥、雪莉。

“而c類人員,你們每天需要按時完成基地分配的工作,包括但不限於清洗、搬運、縫補之類的簡單任務,並且基地會根據你們的特長,進行基地所需的職業培訓,一旦達到基地的相關職業要求,便可以成為b類人員了。”

在初步瞭解a、b、c三類人員的分工後,陳默若有所思之色。

他現在終於明白吳剛那一句“幫派人員”的含金量了。

因為他差點就被分配到c類!

“這是你們的身份牌,像這樣卡在衣服前的胸口上,這是你們在基地裡的通行證,記住,絕對不能弄丟了。”

陳默、歐文、馬祖聞言,趕忙將身份牌卡在了衣服的胸口上。

(本章完)響,隻能夠分辨出一個模糊的大概,但在這種黑暗環境中,近距離情況下區分敵我卻是足夠了。大約十五秒後。此處才啟動了備用電源。天啟者趁此,已經解決了一名精英守衛,另一名精英守衛大驚失色,慌忙應對。陳默則是趁著黑暗,對這名變異小頭目連續攻擊。而既然對方已經施展遠端技能,陳默自然不可能再拘泥於形式,如今自我磨練的目標已經達到,他充分感受到了自身近戰方向的弱勢和潛力,便已經足夠。現在畢竟是團體任務,而非擂臺格...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