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5章

:“可是一瓶酒就能抵過了呀,媽你彆計較了嘛~”林媽道:“我不是計較......你不懂這裡麵的事兒,上門見人父母第一麵,兩位長輩裡麵更重要的還是對方的媽媽,你現在等於是送了爸爸禮物,卻冇給媽媽送,媽媽要是不高興了,你這趟去不是白去了嗎?”林羞一陣懵,“啊?”還有這種事兒?林媽看她還不明白,心裡就急了,繼續點醒道:“你看看啊,我們家裡,我和你爸,誰在家裡做主啊?”林羞下意識地看下林爸,林爸睨過來一個很...寒藺君趕到林羞所在地時已是半小時後,他跟著服務員往包廂區走。

林羞在包廂外等他,看到他便揚著笑臉迎上來。

“終於來了。”

“有些塞車,”寒藺君上前牽起她的手,順勢親了親她額頭,瞟了眼包廂號所在位置,“黎董到了嗎?”

林羞:“剛剛打來電話,說他還要幾分鐘纔到。”

寒藺君:“怎麼不提前跟我說。”

林羞知道他指的是要和人家夫妻一起吃飯的事,笑道:“說了你肯定會問東文西的,還不如來了再說。”

寒藺君蹙眉,故作不悅道:“我有這麼嘴碎嗎?”

林羞挽著他的手臂,撒嬌笑問:“那你是怎麼知道的?”

剛纔給她打電話時直接問她黎董是不是也要來,她差點以為是自己說漏嘴又給忘了呢。

寒藺君也不隱瞞:“是黎董跟我打電話確認。”

兩人走到包廂門前,林羞拉著他停下,正色囑咐道:“兩個孩子的事情,我還冇和黎太太捅破,她應該也是知道的,也冇跟我提過,所以......你懂的。”

寒藺君挑眉,故意道:“你的意思是,讓我捅破?”

林羞笑著捶了他一記:“明知道不是!”

斂了笑又道:“等你什麼時候同意他們公開了,再什麼時候捅破吧,給兩個孩子,也給你留點麵子~”

寒藺君輕哼一聲:“我需要什麼麵子?”

林羞:“前幾天還堅決反對呢,現在已經默許了,這麼180度的轉變,寒總就不需要個台階踩一下?”

寒藺君:“誰說我默許了?”

林羞:“我還不瞭解你嗎?你要是不默許,就不會願意來吃今天這頓飯了~”

寒藺君氣笑:“我......”

林羞不給他說話的機會,徑直推開了包廂門,將他的話生生推了回去。

蘇淩是打定了主要要蹭兩人的飯的,練完車後就緊緊跟著寒沐璟,從練車場回到宿舍,動作迅速地收拾好自己的行李,然後又跟著她到了校門口。

寒沐璟倒是無所謂,她愛跟就跟,愛蹭就蹭。

兩人說說笑笑地到了校門口。

倒是黎越滿臉不高興地睨著蘇淩,嘖一聲:“你還真跟過來了。”

蘇淩很自覺地往後座爬,笑嘻嘻地道:“我就吃頓飯,吃完我就滾了。”

黎越:“吃完就滾?不用我送?”

蘇淩:“你要是願意送,我也是不會拒絕的~”

黎越單手搭在方向盤上,回過頭盯著她:“你不會以為,我就在這附近吃飯吧?”

蘇淩一臉無辜地看向寒沐璟:“難道不是?”

寒沐璟也回頭看她,彎唇道:“他一般都不帶我在這附近吃飯的。”

蘇淩眨眨眼,忽然就換上諂媚的表情對黎越道:“麻煩你送我回家......”

黎越麵無表情地指了指馬路邊:“現在叫車還早。”

蘇淩欲哭無淚:“那吃完我自己回家還不行嗎?今晚我媽不在家,我回家也是喝涼水的份啊......”

黎越:“......”

寒沐璟拉拉黎越的衣袖:“就......一起吃吧,吃完了先送她回去。”

蘇淩:“沐沐你最好了~”

黎越捏了捏眉心。森森把他送到門邊。“過會兒我會讓酒店中午安排人給你送餐。”林羞站在門內對著換鞋的男人道。“嗯,下午我早點回來接你去練車,今天最後一天。”寒藺君俯身在她額際親了親,又在森森臉頰上親了親,目光柔和。“好,”林羞抿唇一笑,抓著森森的一隻小手對他揮了揮,誘哄道:“森森跟爸爸說拜拜~”森森:“哇啦哇哇......”林羞:“跟爸爸說,路上開車小心~”森森:“哇啊嗚......”林羞眨眼:“爸爸,你聽懂了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