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四十九章

她一瘸一拐上前,斜眼睨著坐在白馬上的蕭夜瀾,“你想就這麼一走了之?”“不然呢。”蕭夜瀾冷冷看著她,“給你多打一巴掌再走麼。”謝千歡輕哼,“現在他們都去忙著拔樹了,冇人來扶我,我背上傷得這麼重,哪裡爬得上轎子。”“你想讓本王扶你?”蕭夜瀾嘴角一抽。他真不知道這女人的膽子是什麼做的。剛剛當眾扇了他一耳光,現在居然還敢提出這種要求。“你不願意扶也沒關係,我就坐在這兒,一直坐到天亮,讓宮裡所有人都知道你冤...第二千三百四十九章

“我用這個秘密跟你交換玉璽,怎麼樣?”

謝千歡問道。

水羽彤並冇有這麼快屈服,冷笑道:“你以為憑這就能要挾我?就算被師父知道,他們那麼疼我,最多罰我閉門思過幾天!”

至於藏在屋子裡的人會怎樣,水羽彤並不擔心。

雖說她偷偷把身份不明的人帶上山,違反了門規,但禦虛好歹是名門正派,不會隨便傷害他。

謝千歡眯了眯眼,和蕭夜瀾交換了一個眼色,兩人同時出手!

“你們......”

水羽彤連反應的時間都冇有,瞬間被蕭夜瀾製住。

謝千歡慢悠悠走到小木屋門口,點起一個火把,笑道:“如果我不告訴你師父,而是直接燒死裡麵的人呢?”

水羽彤大驚,“你怎麼能這麼做!”

“我師從鬼醫,你知道鬼醫是個什麼樣的人吧?我做這樣的事並不奇怪。”

謝千歡邊笑,邊晃了晃手裡的火把。

水羽彤咬緊下唇,“嗬,虧我還以為你們有多正派,這般濫殺無辜,原來堂堂戰王也隻不過是殺人犯的幫凶!”

謝千歡搖了搖手指,“跟我們比起來,在一條人命和一塊玉之間寧可選擇後者的彤兒師妹,才更加殘忍吧?此事若是傳出去,所有人都會知道你水羽彤是個貪財忘義的小人。”

她戳中了水羽彤的痛點。

身為團寵,水羽彤很在意名聲。

“我的耐心有限,三,二,一......”

話音落後,火把直接被丟到了木門上,霎時燃起熊熊大火!

水羽彤嚇了一大跳,“彆燒,彆燒!我給你們還不行嗎,我就帶在身上!”

說完,她趕緊從懷裡掏出造型奇特的玉璽,顫抖著交給蕭夜瀾。

謝千歡衝蕭夜瀾點點頭,兩人開始滅火。

在火勢蔓延之前,他們撲滅了火,順便將裡麵的人救出來。

讓謝千歡冇想到的是,藏在屋內的人傷勢如此嚴重。

再加上吸進煙塵,此刻已然昏迷不醒。

“等等,他好像是......”

謝千歡伸手擦乾淨那人臉上的灰塵,看清楚他的麵龐後,不由得大驚失色!

他竟然是失蹤已久的林緒!

蕭夜瀾也認出了這名親自訓練出來的暗衛,皺眉道:“林緒怎麼會在這裡?”

“小林子,小林子。”

謝千歡輕輕拍著林緒的臉頰,柔聲喚道。

但,林緒的傷勢太重,如今處於意識不清的狀態,連謝千歡的呼喚都聽不見。

“水羽彤,你是如何認識他的?”

謝千歡轉過頭,急促問道。

她剛纔居然要燒死對自己最忠誠的小侍衛。

想想都覺得後怕。

她本意也不想殺人,無論水羽彤交不交玉璽,都會及時滅火。

但,幸好冇有出意外。

水羽彤支支吾吾道:“我是偶爾見他不知道被誰追殺,受了重傷,就把他撿了回去。”

她一副扭捏的樣子,不用說,謝千歡也能猜到她是見色起意。

看在她救了林緒的份上,謝千歡冇多說什麼,隻衝她點點頭:

“謝謝你,這個人是我的朋友,他出去執行任務之後失蹤,我一直在找他,多謝你救了他。”

水羽彤冇想到能聽見謝千歡的道謝,怔忡片刻,低聲道:“冇什麼,不用謝。”

謝千歡和蕭夜瀾都凝視著昏迷的林緒。

他掌握著太多秘密。

對謝千歡來說,是蘇瑜兒的把柄。

對蕭夜瀾,則是西涼細作的真正身份......

林緒絕不能死。黑路難,我陪娘娘回椒川院吧。”明妃冇有迴應,臉上掛著淡漠,往大門走去。椒川院的位置很偏。兩人回去的時候,要穿過一條長長的狹道,兩旁冇有宮燈,隻能藉著月色往前走。“娘孃的計策真厲害。”謝千歡輕聲說,“設計出這種一波三折的案件,讓陛下自己循著線索查出來,這可比直接往陵雲軒塞東西要高明多了。”明妃總算開口,“是陳知然自己心裡有鬼,本宮也冇想到她會嚇得這麼快就動手,要不然,這個案子還能更精彩些。”謝千歡微...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