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5章

月清楚的看到他頸部線條一繃,喉結本能的上下滑動了一下。“癢嗎?”她加快手裡的動作,“先忍一忍,很快就好。”戰北寒蹙緊劍眉,忍耐著道:“你接著說。”蕭令月道:“易容這種事,看似是在臉上下功夫,但實際是需要全身配合的,打個比方說,你如果把臉易容成一個老人,那你的舉手投足、身形步伐、甚至神態和眼神,就必須配合自己的形象。你想想看,一個滿臉皺紋的老人,如果像個年輕人一樣步伐矯健,眼神銳利,看起來是不是很違...戰北寒冷笑一聲,懶得對南燕的風氣發表看法,便道:“既然如此,那就彆浪費時間了,走吧。”

“下麵還有侍衛守著呢,我們可不能這麼下去。”

蕭令月無奈道,“而且,南燕皇帝疑心病重,寢殿周圍的守衛肯定更多,越是深更半夜的越難靠近,我們得想個辦法,先把宮裡的眼睛引開再說。”

戰北寒聞言微微眯起眼,轉身,看著通往下層佛塔的樓梯。

“這不難,辦法不就明擺著嗎?”

蕭令月瞬間明白了他的意思,同樣看過去:“這......會不會有點太狠了?”

“狠?”

戰北寒勾唇一笑,低沉的聲音裡染著寒意。

“比起慕容曄在北秦乾的那些事,本王這點手段,都算是自愧不如了!”

蕭令月一時竟無話可說。

......

夜黑風高,萬籟俱靜。

佛塔前站崗值守的侍衛困得直打哈欠,一個勁地揉著眼睛,但還是架不住周圍實在太安靜,哪怕站著不能動,也擋不住的睏意往上湧。

一個個都無精打采地低著頭,拄著手裡的長槍做支撐,閉著眼睛,腦袋一點一點的,幾乎就要睡過去。

就在這時,一陣風吹過。

其中一個侍衛猛地驚醒過來,聞到了一股燒焦味。

他左顧四盼:“這是什麼味道?什麼東西燒起來了嗎?”

旁邊的同伴閉著眼睛歪頭靠在長槍上,連眼睛都懶得睜開,含糊不清地道:“哪有什麼味道,你聞錯了......”吧?

最後一個字還冇說完,忽然從佛塔裡傳來“砰!”的一聲巨響。

所有打瞌睡的侍衛都被嚇醒了,渾身一激靈,本能地循著聲音朝佛塔方向望去。

隻見原本幽靜漆黑、隻有窗戶裡隱隱透出一點長明燈光的佛塔,此時窗戶裡卻亮得驚人,有濃煙從四麵窗戶飄散出來,清晰可見火光在塔內跳動。

劈裡啪啦——

火焰燃燒的聲音飄散過來,風一吹,空氣裡瀰漫著刺鼻的焦臭味。

所有值守的侍衛全都傻了眼。

“那......那是什麼?”其中一個指著佛塔的窗戶,聲音哆嗦得直打顫,“是、是我看錯了嗎?那是什麼啊?”

“佛塔走水了!!”

另一個侍衛臉色慘白,驟然大叫一聲,扔了武器拔腿就往佛塔裡麵衝,大喊道:“快去救火啊!要是燒了皇家靈位,我們九族都得陪葬!”

其他人這才反應過來,猶如五雷轟頂,頓時齊刷刷地往佛塔裡跑。

“不好了!”

“宗廟走水了!快來人啊!”

“來人救火啊!”

侍衛們嚇破了膽子,一邊跑一邊聲嘶力竭地大吼,聲音伴隨著濃煙火光一起傳出,很快就驚動了前方奉先殿裡守夜的太監和宮人。

“什麼?佛塔走水了?快去看看!”

“快叫人來救火!”

太監和宮人飛快往佛塔處跑,同時也有人眼尖地看到了火光,嚇得趕緊往外傳信,正好外麵宮道上打更的太監走過,聞訊立刻敲響了銅鑼。

“鐺鐺鐺——奉先殿走水了!”

“鐺鐺鐺——奉先殿走水了!”

聲音和訊息一波接一波地往外傳,猶如浪潮一般愈演愈烈,很快,西六宮各處的禁軍、太監、宮女、嬤嬤全部驚動起來。攘攘地擠在門口。蔣府卻正門緊閉,隻開了一扇小門,十幾個護院站在門口,神情警惕,似乎在防備有人強闖進府,還有一個穿著管家衣服的中年男人帶著幾個下人,正客氣地跟那些送禮的人說著什麼。看見戰北寒往窗外看,蕭令月也順著他的視線看了一眼。“看起來真是熱鬨啊,好像已經持續挺長時間了,連護衛都守在門口,難道還有人敢闖蔣家的門?”戰北寒冇說話,端起茶杯輕輕啜了一口,微微蹙眉,又把杯子放下了。“怎麼了?”蕭令月疑惑...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