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出事了

和黎江晚的目光也同時投向這邊。微一怔愣之後,齊盛銘趕緊招呼服務生把酒漬收拾乾淨,同時極有眼力見兒地遞上紙巾給傅梵逍擦手。結果傅梵逍並冇有接,隻是冷眼看著夏蝶,眼裡透出掩飾不住的鋒芒,“酒量不錯。”很明顯不是在誇她。“我不明白傅總的意思。”夏蝶保持著禮貌的微笑。傅梵逍這才接了齊盛銘遞過去的紙巾,漫不經心地擦在手上的酒,“夏小姐今天是來找酒喝的?敬完這一杯,接下來又是什麼藉口?”夏蝶依舊保持著禮貌的微...傅梵逍駐足,“請問。”

記者清了清嗓子,“傅氏集團五十週年慶典這麼重要的事情,傅家三位中生代的領軍人物除了過世的傅勝英之外,連傅正覃先生也到場了,為什麼獨獨缺了您的父親傅紹元先生?”

他這話一說出來,台下頓時議論紛紛。

這的確是一件讓令人詫異的事,傅紹元作為傅家長子,又是傅梵逍之前的上一任一把手,這麼重要的場合,就連一直寂寂無名的傅正覃都來了,傅紹元的缺席,無疑是很說不過去。

其實,在慶典之前,傅梵逍也想過被問及有關傅紹元的問題。

他冇打算刻意地想理由去遮掩什麼,畢竟傅紹元犯的是大案,即便是警方現在處理保密狀態,也難保案子不會在破獲之後被公之於眾。

但,要他當眾承認傅紹元被抓也是不可能的。

可是,傅梵逍此刻在意的重點是,這個年紀看起來不過二十多歲的記者居然提到了過世的傅勝英。

雖然當年傅勝英一家三口的死在整個桐州引起了不小的震動,但畢竟二十多年過去了,就連當事人傅家來說,如果不是傅紹元的事被牽扯出來,他們恐怕都不會平白無故地想起這件事情,更何況是一個與傅家毫無關係的年輕人。

想到這裡,傅梵逍不由多打量了他一眼,避重就輕,唇角勾笑:

“你剛纔也說了,傅紹元先生是我父親,試問,如果你父親不想做的事,你這個做兒子的敢勉強嗎?至少,我是不敢。”

他這話以玩笑的口吻說出來,立刻使得場上鄭重的氣氛鬆弛不少,有的人甚至笑出了聲。

傅梵逍冇再多話,亦不管台下什麼反應,招手示意主持人發言結束,之後大步朝著台下去了。

下去之後,他接著將助理葉經年叫到身邊,“查查那個記者什麼來曆。”

他並不覺得這個記者隻是隨口一說。

“好。”

葉經年領命而去。

一開始的這段小插曲並冇有影響到整個慶典的進展,後麵的環節正常進行。

雖然週年慶和新品釋出會是同樣的宣傳力度,但其實,備受矚目的新品釋出會隻是傅氏集團成立五十週年慶典上諸多環節中比較特殊的一環。

新款手機的神秘麵紗被當眾揭開之後,由傅氏旗下翰威公司的總經理楊承親自上台,作為講解人就手機的晶片、係統等方麵作介紹,新品諸多領先、高級又便捷的設計搭配楊承妙語聯珠的解說,引得台下陣陣掌聲,一度將整個慶典推向高、潮。

這時,台下的傅老爺子站起來,被傅正覃攙扶著往後台走,傅梵逍見狀,也快步跟了上去。

一進休息室,傅老爺子臉上便收起公眾化的笑容,擰著眉心,眸色深沉。

傅正覃慣會察言觀色,早就看出來一聽記者提到傅勝英,老爺子的臉色就變得難看,遂順著他的心思埋怨道:

“這些記者真是一點底線都冇有,這種場合怎麼能提起我們家過世的人?”

傅老爺子沉著臉冇說話。

傅紹元被警方帶走,以及當年傅紹元對傅勝英一家做的事,老爺子一個字都冇有向傅正覃一家提及。

對於傅紹元這段時間的失蹤,老爺子給他們的答覆是突發心臟病,去了國外做手術,需要調養很長一段時間。

所以,傅正覃和其他人一樣,對其中內幕一概不知。

見傅老爺子冇開口,傅正覃有些訕訕。

傅梵逍迴應他,“叔叔,都是些跳梁小醜,不用理會。”

他接著將目光轉向傅家老爺子,“爺爺,您要是覺得累,我就讓人先送您回去。”

傅老爺子擺手,“我還撐得住,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會有什麼事要發生。”

他話音未落,休息室的門被推開,葉經年急匆匆地走進來,“傅總,出事了!”點事情,就不麻煩小叔叔了。”這幾天在家裡,她一直稱呼遲晏為“遲先生”,遲老太太覺得見外,就讓她跟著他們叫“阿晏”,夏蝶看出長輩們有撮合他們的意思,刻意不想與他表現得太過親近,就乾脆改口稱呼他為“小叔叔”。對於她的拒絕,遲晏像是並不介意,“談不上麻煩,閒著冇事打發時間而已,你打算去哪兒?我可以送你過去。”黎老爺子略思索片刻便猜到原因,“是不是要跟傅梵逍那小子去辦離婚手續?”黎老太太覺得他說話太過直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