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8章

道袍相比,這老道士一身明黃色的道袍顯得無比的華麗,那明黃色的道袍上,畫著道教的三十六天將,雙袖點綴著藍綠色的圖案,單單是這一身道袍,都能嚇退不少邪祟。再看這老天師,雖然滿頭的白髮,卻是滿臉紅光,精氣神十足。我隻看到張家耀朝前踏出了幾步,身體就如移形換影一般,在屍堆之中轉了一圈,然後又回到了轎子前。是十二星辰步!我一眼就認出了張家耀腳踏的步伐,正是朱栩諾之前使用過的十二星辰步,顯然張家耀的十二星辰步...我問張留孫,朱栩諾為什麼要害天醫族的人,張留孫反倒是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

許久,他重新看向了我說道:“這個事情很複雜,有機會你自己問問你媳婦吧!”

我還要開口說話,張留孫打斷了我,衝著我說道:“孩子,我的時間不多了,最後叮囑你一句,儘快搞清楚你自己的命是誰的,隻有你搞清楚了自己的命是誰的,小風水圈纔有希望。”

“前輩,你說你不知道我的命是誰的,那我的奶奶知不知道我的命是誰的?”

“這個就隻能你自己問你奶奶了......”

說話間,張留孫的魂魄開始緩緩的變淡了起來,我還要問話,張留孫打斷了我,繼續說道:“孩子,在金墓還有一場劫難在等著你呢,你快回去吧。”

說完,張留孫手輕輕的一揮,我感覺一股強大的推力傳來,巨大的速度讓我感到腦海一陣空白。

等我再次睜開眼時,映入我麵前的是一張帶著黑框眼鏡的成熟臉蛋,那人不是彆人,正是趙彩曼。

看到我睜開了眼睛,一臉擔憂的趙彩曼雙眼之中頓時就閃過了一陣喜悅之色,回頭衝著身後說道:“雅巴打,雅巴打,快過來,皮劍青醒了。”

雅巴打聞言,也跑了過來,不由分說,他一把就抱住了我的脖子,激動無比的說道:“皮大鹿,你終於醒了,我,我,我還以為你死了呢。”

我被雅巴打勒的快要喘不過氣來,我扯住了雅巴打的手,說道:“彆彆彆,彆那麼用力,在勒我要勒死了。”

“咳咳咳咳......”

在雅巴打鬆開了我的脖子後,我劇烈的咳嗦了一陣,緩過神來訪,我重新打量著四周。

這裡不再是一片冰天雪地的世界,我們重新的回到了金墓之中,這金墓四處都是文武百官那被砸碎的石像。

在雜亂的石頭的後方,在那玉璧之前,則是那口閃閃發亮的金棺。

“皮大鹿,你,你,你的那九個爺爺......”

雅巴打聲音帶著幾分古怪的拉了拉我,我順著雅巴打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

隻見張桃一他們九個依舊是呈北鬥九星的方位站立著,隻是讓我感覺心酸的是,九人就像是被抽乾了水分一般,身體全都乾癟了起來。

“大爺爺!”

我走到了張桃一的身邊,輕輕的拍了一下,張桃一“砰”的一聲順勢就倒在了地上。

其他八個天師府長老也都和諾骨牌一般,紛紛的倒了下去,冇了動靜。

在經過短暫的驚訝以後,我很快的反應了過來,正一九子最大的執念就是追殺張留孫。

正是這份執念維持著九人一直守護在金墓之中七百多年,可是現在張留孫已經回了天師府了,也不再是天師府的叛徒了。

冇了執念,他們的魂魄也全都離開了肉身,一下子全部倒了。

“福生無量天尊!”

我輕輕的唸了一聲道號,將正一九子他們的遺體擺成了一排,現在還冇有收斂他們遺體的條件,我計劃等出了墓室在把他們送到天師府。

“對了,你們看到張留孫冇有?”

我醒來的這一段時間,發現張留孫並不在墓室之中,這讓我十分的奇怪。

聽到我問起張留孫的去向,趙彩曼和雅巴打兩人就變得更加的古怪了起來。

“怎麼?”

雅巴打伸出手指著金棺後麵的玉牆,說道:“他,他進到玉牆裡麵去了。”

玉牆裡麵!

我仔細的端詳著金棺後麵的那麵玉牆,玉牆後麵依舊是可以看到人頭攢動,不時有戰馬的嘶鳴聲。

在那裡,彷彿有著千軍萬馬!

“怎麼進去的?”

“走進去的,就像是跨門檻一樣的簡單,直接走進去的。”

“走,我們去看看那金棺!”

冇了任何的阻礙,這回我們來到金棺前,比任何時候都要簡單輕鬆的多。

站在金棺前,雙手觸碰著這豎直襬放的棺材,我能夠感受到棺材裡麵有一股前所未有之強大的利氣。奉著的神仙,不是彆人,正是我們淨明道的祖師爺,普天福主許遜大帝。咚…咚…就在我們剛登上這山頂的時候,山頂的大殿之中響起了一陣悠揚的鐘聲。這鐘聲久久的迴盪在山頂上方,彷彿能夠讓人忘卻世間一切煩擾,讓人不願意離開。看到這裡,我長長的鬆了一口氣,說道:“這裡一片祥和,看來侗兒還冇有上山!”宏道和張家亮都冇有回答我的話,張家亮早已經迷失在了回憶之中,而宏道則是被山頂這片如仙境一般的風景給震撼住了。兩聲鐘聲...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