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6章

的說道。“好熱啊,怎麼這麼熱。”或許是酒精起了作用,金妍兒不再和我說棺材吊墜的事情,一邊喊著好熱一邊開始解著胸口的蝴蝶帶來。“劍青哥,你幫我脫衣服好不好,我們去洞房吧。”喝醉了的金妍兒一下子就變得十分的主動了起來,她主動伸出手抓著我的手臂,讓我去摸她的小蠻腰。金妍兒身材十分的好,我的手摸在她的腰上,不由的打了個冷顫。“劍青哥,我好熱,我好熱,你把我融化掉好不好?”金妍兒一邊抱著我,一邊就拉著我走出...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一般,聽到我問我爺爺是誰的時候,張留孫連忙舉起了一隻手將滿臉懷疑的我隔擋在了外麵,說道:“你可千萬彆誤會,你爺爺可不是我!”

“不是你?”

聽到張留孫說我爺爺不是他的時候,我稍稍有些意外,問道:“那我爺爺到底是誰?”

“你冇有爺爺,小師妹他為了完成大業,終生未嫁!“

我一下子就懵逼了,奶奶終身未嫁,那我是怎麼來的,我是從石頭裡蹦出來的嗎?

看到我十分不信的樣子,張留孫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繼續說道:“我覺得你思考的方向有些錯了。”

“啊哈?”

“你奶奶都是七百多年前的人了,你卻是七百年後的人,你不覺得這很奇怪嗎?”

“對!”張留孫一下子點醒了我,我驚訝的看著張留孫,問道:“老前輩,這是怎麼回事,我奶奶和我為什麼差了七百多歲,而且你說我冇有爺爺是怎麼回事!”

“這正是我今天要告訴你的,告訴你之前,你可以先看看你奶奶的墓地。”

看看奶奶的墓地?

我順著張留孫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張留孫在奶奶的墓碑上輕輕的點了一下後,我便看到奶奶的墓地開始變得透明瞭起來,可以直接穿過厚厚的土層看到奶奶那深埋在裡麵的棺材了。

甚至可以看到奶奶那穿著壽衣的骨骸。

雖然冇了肉身,但是從那骨骸的形狀,我還是能夠一眼認出,那正是我朝思暮想的奶奶了。

我一下子有些無法1理解,看這個樣子,奶奶在七百年前的的確確已經死了。

那這十七年來,陪伴我的人,到底是誰?

“這些年來,陪伴你的確實是我的小師妹,也就是你的奶奶,你不用驚訝!”

“這怎麼理解?”

張留孫轉頭朝著北方的方向看了過去,說道:“你可以這麼理解,你在這個時空的奶奶死了,另外一個時空的奶奶又來到了你所在的這個時空!”

“平行時空?”

“不是平行時空,這十分的複雜,我稱之為交錯時空!”張留孫看著皺著雙眉的我,進一步解釋道:“你可以理解為,你奶奶死後進到了另外一個世界,而你那進到另外一個世界的奶奶,不是靈魂,而是承載著這個世界奶奶所有記憶的另外一個真實的存在。”

“隻有人在這個世界死後,纔會在另外一個世界出現,而且不是以鬼魂的方式出現,是真實的在另外一個世界出現。”

“是大風水圈?”

這些年來,我碰到了很多從大風水圈來的人物,有李淳風,袁天罡,還有常老十!

特彆是常老十,後來我知道他是曆史上赫赫有名的常遇春,不過在曆史上常遇春也早早的病死了。

但是常老十在我我身邊那麼多年,我根本不覺得他是一個死人,而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這麼說的話,這個世界的人死之後,會去到風水圈,而且是活生生的存在的?”

“可以這麼理解!”

“這,這,這是太奇妙了。”

張留孫繼續說道:“大風水圈本來和小風水圈冇有任何的交集,但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大風水圈的一些高人可以設法進到小風水圈中,小風水圈的人也可以在活著的時候直接進到大風水圈。”

“這不挺好的嘛,這就意味著死去的人可以看到自己的親人,多好?”

“好個屁!”

我話音剛一落下,就被封張留孫嗬斥了一聲,我一愣一愣的望著張留孫,聽著他後麵即將說的話。

“大風水圈和小風水圈就像是太極圖上的陰魚和陽魚,互相平衡,互不乾擾,但是一旦大風水圈的人大量湧入小風水圈後,就會像是太極圖中的陰魚大量湧入陽魚之中。”

“陰魚湧入陽魚,那麼太極圖將不再是太極圖,而會變成一片混沌,同理,大風水圈的人大量湧入小風水圈,你們所在的這個世界也會和太極圖一樣變成一片混沌之地!”

“最後小風水圈的人由於實力有限,全都會滅亡,而大風水圈的大部分人可以倚靠著自身的實力立足於混沌之中,直到下一個新世界的到來。”

聽完張留孫的話後,我倒吸了一口涼氣,全身雞皮疙瘩都冒了起來,我曾經聽說過,大風水圈每一千年洗一次牌,隻有少到個位數的人能夠活下來。

而現在又到了大風水圈洗牌的時候了,所以大風水圈的那些人如果一旦有機會進到小風水圈的話,一定會不遺餘力的進來,到時候便會造成世界崩潰,天地崩塌!

“不對,你說這麼多,也冇解釋為啥我和我奶奶差了七百歲啊。”

張留孫·靜靜的看著我,沉默了許久以後,說道:“其實你的爸爸是你奶奶七百年後,從孤兒院領養而來的!”

“哦豁?”

這就能解釋的明白了,奶奶七百年後,從大風水圈回來了,領養了我爸爸。

所以他老人家在大風水圈呆的好好的不好,領養我爸乾嘛?

“那自然全都是因為你了!”張留孫又一次看穿了我的心思,說道:“你奶奶算到你是唯一一個可以改變風水圈命運的人,所以領養了你爸爸,並且早早的佈局,在你媽懷孕的時候在你媽身上佈下了偷命**,把原本屬於你媽胎兒之中的魂魄抹去了,把你的魂魄投來了。”

“好傢夥!”我下巴都驚的掉了下來,看著張留孫說道;“這麼說,我的命是偷來的了,偷的誰的命?”子,我倒是冇有覺得生氣,反倒是覺得有些好笑。我揮了揮手說道:“行了,行了,咱們能三次碰到,也算是緣分,明天晚上的時候,你也來這裡喝喜酒吧,不用包分子錢!”鄧毅聽到我的這句話之後,就更加的不可置信了,他不知道是高興還是激動,竟是半天半天說不出話來。“好巧啊,朱家姑爺,今天也來了?”就在這個時候,一聲陰陽怪氣的聲音突然從遠處的一條馬路上傳了過來。聽到這聲音,我轉頭看了過去,隻見前麵的馬路迎麵走來了三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