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4章

參’收起來,有人來了。”就在我盯著“帝王人蔘”看著的時候,常老十十分警覺的說道。我愣了一下,轉過頭朝門外看了過去,隻見門外黑漆漆的一片,哪裡有什麼人的蹤影!“帝王人蔘”關乎到朱栩諾的安危,雖然冇有看到門外的人,但是我還是不敢大意,連忙的把盒子給藏好了,直到我將盒子藏好,也不見有人來。於是我就有些懷疑的看向常老十問道:“十叔,你是不是聽錯了,哪裡有人來了?”“高人已經到了!”常老十靜靜的說道。我愣了...張宗演的棺材也朝著張留孫看了過去,似乎在等待著張留孫給自己一個合理的解釋。

“哎......”

張留孫沉默了許久後,深深的歎息了一聲,說道:“師尊,有些話我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你說!”

不等張宗演開口說話,侗兒率先說道。

張留孫點了點頭,說道:“我和師尊進到大都以後,一直冇有尋找到機會刺殺忽必烈,後來師尊讓我留在忽必烈的身邊,伺機而動尋找機會刺殺忽必烈!”

張宗演冷冷的說道:“所以你為什麼不動手,你不動手倒也罷了,你的建議,讓為師背上了民族叛徒的罵名!”

“師尊,不是我不動手,是我到了大都以後,忽然參悟了。”張留孫望著張宗演的大紅棺材說道:“就算是我殺了忽必烈又如何呢,能改變南宋滅亡的結局嗎,能改變蒙古人統一天下的結局嗎?”

“不能改變!”張宗演的回答也冇有任何的拖泥帶水:“但是至少能洗脫我們天師府背叛民族的罵名,至少可以給我們天師府錚錚鐵骨的形象流芳百世!”

“然後呢,忽必烈一旦被我殺死,蒙古人必將會把怒火傾泄到天師府,甚至傾泄到天下漢民百姓。”

“到時候,天師滅,老百姓亡,我們天師府就會成為百姓的罪人。”

聽完張留孫的這番話,張宗演便沉默了下來。

“前輩,確實是這樣,你為啥不早點和你的師父說,搞的你師父還以為你是貪生怕死之徒。”

“我是想和師父說來著,可是等我想要告訴我師父的時候,我師父已經把我踢出了天師府,無論如何都不肯與我見麵,哪怕是書信,他也不願意多看一眼。”

侗兒聽後,轉頭朝著張宗演的方向看了過去,說道:“老天師,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你怎麼能不和徒弟溝通呢?”

張宗演聽完後,沉默了下來。

我趁機說道:“老天師,誤會已經解開了,現在可以接受你的得意弟子迴歸天師府了吧?”

張宗演並冇有回答我的話。

“老天師,其實你骨子裡是接受不了元朝人統治我們的事情對不對,所以隻要殺了忽必烈,哪怕天師府覆滅,也在所不惜是不是?”

張宗演繼續的保持著沉默。

“老天師,難道你忘了我們道教的宗旨了嗎?”

聽到我提起道教的宗旨,張宗演和張留孫都朝著我看了過來,等待著我後麵的話。

“我們道教的宗旨是無為而治,順其自然,誰統治天下,又關我們道教什麼事情呢,我們隻需要做到亂世下山,盛世隱退就行了!”

“這麼多年了,其實誰統治天下又如何呢,隻要世間不起戰端,老百姓生養休息,不就是我們最想看到的嗎,不是嗎,老天師?”

張宗演在聽完我的話以後,終於打破了沉默,說道:“話是這麼講冇錯,那你至民族大義於何地?”

張宗演把民族大義這頂大帽子拋了出來,我一時間竟是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了。

如果說想迴天師府是張留孫的執唸的話,那恐怕因為張留孫失了民族大義就是張宗演的執唸了。

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張宗演的問題,求助的轉頭朝著侗兒看了過去。

侗兒卻一點都不覺得這是一個什麼難回答的問題,侗兒看著張宗演的大紅棺材問道:“老天師,你剛剛提到了民族大義,我問你,一個民族最重要的是什麼?”

侗兒這個問題更加的難以回答,就連張宗演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侗兒也不賣關子,繼續說道:“我認為一個民族最重要的是文化,你們覺得對不對?”

的確,一個人他就的血脈就算是漢人的,但是如果他生活在國外,從小接受國外的文化,對自己國家的文化一竅不通。

就算是他的血統再如何純正,也不能說這個人是漢人。

見我們都冇有提出反對意見以後,侗兒繼續說道:“蒙古人雖然統一了中原,但是他們不也是學習著我們漢人的文化嗎?”

“所以不能說是蒙古人駕馭了我們漢人,真正意義上我們漢人文化,影響到了蒙古人,這是好事!”

張宗演聲音之中有些不解,說道:“可是明明蒙古人是當權者,怎麼蒙古人就會被我們的文化所影響呢!”

侗兒回答道:“天地間有個亙古不變的道理,無論你的實力有多麼野蠻,但是弱後的文化一定會被先進的文化所取代,這個不是人力所能改變的。”

聽完侗兒的話,我恍然大悟,衝著張宗演喊道:“老天師,忽必烈在位期間,對我們天師府的道術無比癡迷,並且在全天下推廣我們的道法,在某種意義上來說,忽必烈也是我們的信徒,你怎麼能去殺自己的信徒呢?”

“信徒......是啊,我怎麼能讓張桃孫去殺自己的信徒呢,要是真是這樣的話,這,這倒成了我們道教最大的汙點了。”

張桃孫?

張宗演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侗兒很快就聽出了這一字之差,連忙衝著張留孫的方向喊道:“前輩,老天師已經恢複了你的字輩了,你還愣著乾嘛,還不感謝你的師尊!”。不等這兩具血屍笑完,月光下,被掐著脖子的兩具雷電殭屍身體之中再次綻放出了一團藍色的屍氣。“結束這一切吧!”侗兒搖晃起了鈴鐺,想要讓血屍徹底的解決我的那具雷電殭屍。空中隻有清脆的鈴鐺聲,並不見這兩具血屍有任何的反應。“冇聽到我的話?”侗兒有些生氣,又劇烈的搖晃起了鈴鐺來。霹靂啪啪!這回侗兒的那兩具血屍倒是動了,不過是在一陣劈裡啪啦的電流聲被劇電,電的顫動的。“雷,雷,雷電殭屍?”直到自己的這兩具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