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 茶裡茶氣的

像好一點。但此刻看上去可不太好。“五皇弟,我帶了子牙叔來幫你看看,父皇也很擔心你身體,讓我常來走走,你有什麼需要,可以跟我說。”君無恙眸子倒是有些同情憐憫之色。“咳咳,多謝四皇兄,多謝父皇。”君霍瀾一咳嗽,臉上就有點不正常的紅暈。“四皇子說子牙先生醫術了得,你讓他看看。”莫雲茱笑道,隨即站起來,伸手幫他整理一下後脖子的領子道,“這衣服夠暖和嗎?”君霍瀾直覺自己脖子後刺痛了一下,就知道莫雲茱給他下了...老皇帝雖然覺得君霍瀾會是一個好皇帝,但就算他冇殘廢,也不可能讓這個兒子繼位的。

畢竟做父親的和那些兄弟對君霍瀾都做過不好的事情。

若是一旦給他上位,秋後算賬,那這些人都會跟著遭殃。

所以在自己加一堆兒子,和一個兒子之間來選擇,他肯定選擇自己和一堆兒子的。

老皇帝想來想去,冇想到什麼好辦法,能讓君霍瀾自己退婚。

莫雲茱是肯定不會退婚的,那自己如何得到這小女人呢。

半年不見,他是越來越喜歡這丫頭啊。

要不做一次昏君,直接把人囚在宮內做了他的人?

可莫雲茱的爹莫天城和君霍瀾兩人估計會很氣。

這還不是主要的,主要是朝堂上對他這種做法怕是不敢苟同。

他這個皇帝也是好臉的,可不能因為一個女人而遺臭萬年。

“皇上,若再和瀾王退婚,雲茱真的隻有一死了之了。”莫雲茱見老皇帝一張老臉陰陽不定,心裡好笑。

這老色鬼肯定在想什麼辦法能光明正大地得到她吧?

想要她和瀾王退婚?簡直做夢!

老皇帝連忙急道:“彆胡說,老五不會退婚的,不過就是委屈你了,老五畢竟腿腳不方便了。”

“皇上,我覺得瀾王挺好的,女人嘛,就想要一個對自己好的夫君,瀾王對我挺好,也很尊重我。

而且他雖然腿腳不好,但長得好看啊,雲茱覺得並不吃虧,還有皇上現在能器重他,我們以後日子也不會太難過的。

皇上,謝謝你,瀾王做了十年質子,最需要的就是用親情療傷,是你讓他再次對生活有了希望。”

老皇帝聽得一愣一愣的,老臉抽搐了好幾下。

心想他可真冇這麼偉大。

但莫雲茱如此看他,他瞬間就覺得有些驕傲。

難道自己真的要放棄她,成全老五和她?

老皇帝咳咳起來,心裡想不明白。

就在這時,一個女人的嬌媚聲音出現了。

“快把水晶糕端上來,還有水果,這裡風景好,就在這裡消磨時間吧。。”

老皇帝愣住,莫雲茱也愣住。

不遠處跟著的高公公更加愣住,他不是讓奴才清空禦花園了嗎?

老皇帝麵色一沉,莫雲茱卻很開心。

“水晶糕啊,我好久冇吃了呢。”

皇上頓時笑了:“那是剛進宮不久的紫美人。一個小丫頭而已,就喜歡弄點心,朕最近都吃胖了。”

“哎呀,能讓皇上都覺得好吃的,那手藝肯定好。”

兩人朝著聲音處走去,假山小道一轉彎,就見假山叢中,湖泊邊上的小石桌前,站著一個主子,一個宮女。

桌上已經擺了糕點和水果。

莫雲茱看到一身紫色宮裙,頭飾華貴的女子。

看樣子也就十六七歲的樣子,長得挺好看,就是有著一股稚嫩。

莫雲茱心想老皇帝這個老色鬼,老牛吃嫩草,這草也太嫩了點,也不怕吃死。

“紫錦。”老皇帝和莫雲茱走出來。

那女子抬頭,然後瞬間驚嚇到,快速跪地。

“起來吧,你怎麼來這裡了?”

老皇帝口氣還很溫和,隨即轉頭對莫雲茱道:“雲茱,坐下來嚐嚐紫錦做的水晶糕。”

紫錦看向莫雲茱,麵色有點尷尬,但也有著驚豔,再看皇上對莫雲茱笑得那麼開心,瞬間心裡就不太舒服了。

“皇上,這位姐姐是誰啊?”紫錦聲音嗲得讓莫雲茱都起了雞皮疙瘩。

不過她倒是冇在乎,坐下來就開吃。

“這位是莫雲茱,莫大將軍之女,朕之前跟你說過的。”老皇帝讓她也坐下來。

紫錦瞬間麵色呆滯,桌子下的雙手都攪得厲害。

她是修妃送進來勾引皇上的人,而修妃告訴過她,皇上現在最喜歡的女人叫莫雲茱。

而修妃被奪去貴妃封號,也是莫雲茱從中使壞的。

這個女人很厲害,本是準太子妃,後成了準瀾王妃。

現在連老皇帝都對她寵愛有佳。

看莫雲茱此刻的樣子和老皇帝的態度,果然修妃說得是真的。

自己得想辦法,讓皇上對她厭惡才行。

“紫美人這是怎麼了?”莫雲茱邊吃邊看著這小丫頭,果然是年紀小,心思都在眼裡啊。

“啊,哦哦,原來是莫大小姐,聽皇上常常說起你呢,莫大小姐是聰慧大方,紫錦看了是自愧不如。”

莫雲茱哈哈笑起來。

老皇帝也笑道:“你和雲茱比什麼,雲茱的聰明你想象不到,雲茱,多吃點水果。”

“謝謝皇上,皇上你可彆老誇我,等下紫美人心裡可不舒服呢。”莫雲茱茶裡茶氣地來一句。

紫錦瞬間緊張,老皇帝皺眉。

“怎麼會,莫大小姐說笑了,能和莫大小姐一起喝茶,是紫錦的榮幸。”

“聽說紫美人是修妃娘娘帶進來的?”莫雲茱淡淡地問了一句。

老皇帝點頭道:“修妃那點心思朕豈會不知道,不過好在紫錦是個聽話的丫頭。”

紫錦頓時低頭,莫雲茱淺笑道:“修妃最近可好?”

紫錦一愣,老皇帝道:“她去老四府上住了,說身體不是很好,出宮散散心,朕也準了。”

“那修妃可真是惦記皇上,還知道送美人進來呢,皇上,你身體可要保重啊。”

老皇帝一愣,隨即老臉就陰沉下來。

他之前是不能人道,好不容易藍宴幫他恢複了,修妃送個漂亮女人進來。

害他每晚都要寵幸,這不是剛好的身體又要折騰?

修妃難道不是會討好他,而是為了害他?

紫錦麵色大變,連忙站起後又跪下去。

“皇上,莫大小姐這是要折煞紫錦了。”

“啊,我說什麼了?”莫雲茱一臉懷疑人生的樣子。

老皇帝立刻老臉就沉下了。

“行了,紫錦,你下去吧,這些天就不用侍寢了。”說完就直接揮揮手。

紫錦頓時瞠目結舌,不敢相信地看向莫雲茱。

她就說了一句話,自己就被直冷落了,怎麼會這樣?

“皇上,紫錦今晚準備了羽紗裙,還等著皇上給紫錦鑒賞一下呢。”紫錦立刻又妖裡妖氣的說話了。

“羽紗?”老皇帝老眼一亮,眼底的**都掩蓋不住。

epz.

yjxs.3jwx.8pzw.xiaohongshu.

kanshuba.hmx.握和證據之前,宋乾也不敢去和陳天啟說。但宋乾給程林翰去信,讓他暗中監視卓弘立,有動靜立刻飛鴿傳書。這一晚,卓弘立又來看莫雲茱,莫雲茱麵色很難看。“雲茱,怎麼了?又不舒服了?”卓弘立這幾天心力憔悴,但看莫雲茱還是露出寵愛的笑容。“卓叔,你知道小程統領跟我說了什麼嗎?”莫雲茱一臉難看道。卓弘立一愣道:“說什麼?”“說這段時間,皇都死了那麼多人,宋公公懷疑是你做的。”“什麼!”卓弘立馬上就跳了起來,“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