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佛中佛

錯了!你還敢來!”說完他奔著劉文昌就衝過去打他。可讓我出乎我意料的是楊麗,隨著楊武追過去的時候,她也隨之一步上前,忽然抓住了他大哥的金鍊子用力的狠狠一拉,那動作特別的連貫,接著用手肘擊打他大哥的麵部‘嘭’的一聲,楊老大滿臉是血的躺在地上。楊麗表情怨毒,神色猙獰,像是控訴一般的大吼道:“憑什麼你能有錢!二哥還能做官!埋葬下麵的人也是我的父親,可憑什麼我要變得又老又醜,幫助你們鎮宅,憑什麼我還不能嫁人...我一直覺得自己並不是什麼理智的人,許多時候都會選擇隨性而為,對待任何的事情,同樣也不會瞻前顧後,好似如今所發生的事情,我認為歡喜佛該死,那麼,就會拚盡全力的要他的命!

長長的呼了口氣:“那就要看看咱們兩個誰會先恢復了,如果我先,那死的人一定是你。”

歡喜佛憤怒道:“羅睺羅,他們是彘人!如同凡間牲畜,可你居然會為了他們與我拚命!再看看周圍,既非胎生、非卵生,也不是溼生,更非我等化生仙佛,他們的存在的價值就是為了我等仙佛服務!這便是他們應得的報應!”

他嘚啵嘚啵的真的很煩,我沒有力氣反駁,更是疲憊到不想開口,此時看來,那羅睺羅的確比我厲害多了,但我依舊堅信,如果與他相爭,那最終勝利的人一定是我,此種自信是因為他們所有人都是邪,而我則是正,從古到今,邪是永遠不可能勝正!

目光所見,晶石的顏色很紅,有點像透明的水晶,晶瑩剔透,每一大塊兒內部均裝有正常大小的人、奇珍異獸、花草樹木,甚至可以看到他們的麵目表情,或是安詳,或是恐懼,或是迷茫,許許多多晶石堆積,最終形成了所謂的晶礦,隻是,類似這樣的人到底有多少?所謂的南天門神將,那些消失的仙人,他們是巫麼?

我與歡喜佛正在比拚誰會恢復的快一點,可是,沒過了多久,耳畔傳來了零碎的腳步聲,接著,有人來了。

“原來是兩位佛爺打架,快,快把人扶起來。”

來的人麵目猙獰,紫色的麵板,身穿黑色戰袍,原來是阿修羅。

被扶著坐起,一共有六名阿修羅趕赴此地,除此之外,更多的則是戴著腳鐐手撩的信徒。

在雷祖塔的乾坤之中,那些自凡間魂魄接引成佛的人,多數化為僧侶,也有一部分因為罪孽而墮為奴僕,但負責最下等工作,卻是由晶石中的彘人來做,在整個雷火地獄裡,他們是最廉價的奴隸,沒有憤怒,沒有反抗,隻有虔誠的信奉佛祖所帶給的因果論,堅信自己所受到苦難都是應該的。

因為身體受傷厲害,阿修羅隻能將我們二人抬出了礦坑,後來,他們將我與歡喜佛共同抬到了一處阿修羅用來休息監工的地方。

房屋是用大塊兒的岩石搭建,角落處還堆積了許多人骨,阿修羅好戰,食人,本為魔鬼,卻因佛陀度化而成了佛教的護教兇器,代佛行怒。

我問他,此地是哪?

阿修羅恭敬道:“回佛爺,此地以雷祖塔為界,往東三百裡!”

沒想到,我們兩個連續的激鬥,竟然打出了雷祖塔。阿修羅還說,這裡就是採礦區,平日裡會將採出的彘人搜刮乾淨後,送入雷祖塔。

我問:“這裡有多少彘人?”

“回佛爺,此地共兩千五百人,佛爺打架掉落的礦坑,意外砸出了許多晶礦,我想,再過幾天人數應該會翻倍。”

四肢無力,隻好盤腿坐在屋內,隔壁就是歡喜佛,他與我一樣,都好不到哪去。又簡單的瞭解下情況,此地距離天宮遺蹟還有一千多裡。

瞭解情況之後,我讓阿修羅離開,自己在屋內恢復身體。現在我們之間是一場時間上的角逐,並且已經到了不死不休的局麵,所比拚的便是誰的恢復的會比較快,那麼誰就是最終的勝利者。

整個礦區僅有六名阿修羅,可彘人的數量卻達到了幾千人,而且數字還是持續上升的,或許,所有的人自打重新降臨在了這個世界上,便已經被阿彌陀佛鎮壓住了戾氣。

屋內僅剩下了我自己時,開始打坐恢復,這是一場漫長的時間,不管是以九字真言激發羅睺真身,還是打坐溝通純陽術法,身體還是虛弱無力,真的就好似被掏空了一樣。

有時候阿修羅會來看望,詢問起了隔壁歡喜佛,聽起來還要比我慘一點,畢竟,我都可以打坐了,他卻還是臥床不起。

大約在第三天的時候,我聽到了一聲巨響,隨後外麵傳來一陣陣淩亂的聲音,過了不一會兒,阿修羅跑了進來,語氣緊張的說:“佛佛,佛爺,出現點麻煩,您老人家能移動麼?”

現在隻有眼皮能動,可也不頂用啊,就問他們怎麼了?

阿修羅說:“就是您二位佛爺打架的地方挖出現了一尊佛像,可實在是太大了,咱們的人根本開採不出來,我們沿著周圍試著下挖,後來發現裡麵竟然坐著佛爺。”

“什麼佛爺?”我疑惑的問。

“沒見過啊,像我們每日侍奉佛陀,對各個菩薩佛爺瞭如指掌,可晶石那位真的沒見過。”他疑惑的說。接著,阿修羅說每當有彘人接近,都會變的異常狂暴,六名阿修羅合力殺了好多人,最終再將佛像隔離起來,這才讓形勢變得穩定,但是,阿修羅對佛陀的尊敬,令他們不知所措,正好我與歡喜佛被關在這兒,可歡喜佛已經動不了了,比起他,我受的傷算是輕的,所以他們來請我去看看。

奇怪了,雷火地獄可是和尚的地盤,怎麼會有和尚被困?在我答應後,又來了兩位彘人將我抬著我出了居住地。

感受雷火地獄的滾滾熱浪,再看一個個衣衫襤褸的普通人,他們骨瘦如柴,與雷火地獄中的‘惡鬼’唯一區別便是他們的眼睛是常人的黑白色。與雷祖塔內裝有的乾坤所見一樣,這些人不存在抗拒,表現出的更多的是一種逆來順受以及莫名其妙的認命。

感嘆洗腦的同時,很快,我被抬到了那所謂的佛像前,深坑之下,一尊大佛盤坐中央,在他的周圍圍繞的則是密密麻麻的晶石,我還注意到,晶石坑非常深,其中裡麵的人至少達到了數千人的規模。

然而,當被抬入地坑底部之時,就見佛像晶石的腳下盤膝坐著一名和尚,對方手掐許願印,麵色莊嚴,一雙劍眉倒豎,眼神中也有著與其他晶石中人不同的神采,頭上長滿了高聳的肉髻。

這裡不是天庭中的遺蹟麼,既然為佛陀掌管,那此人又是是誰?他為何會以佛陀之身坐化在此?

內心中充滿了疑問,仔細打量著晶中和尚之時,突然,對方雙目睜開,與我有了一次目光上的交匯。許大師見過了日本災禍不斷,每每人死時,心有不安,所以甘願化身一方守護神。並且,聽他的語氣平淡且堅定,絲毫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依我所見,他在千百年來受到日本人禮佛供佛,恐怕對他而言,這麼走也確實邁不過心裡這道坎,實事求是說,日本人比中國人更信佛,他們學習經文並非像我國絕大多數人那樣,拜佛保發財,拜佛保平安,婆媳關係求佛祖,兒子不聽話求佛祖,老爺們找小三也求佛祖。真正的修佛,是修佛祖慈悲心,承擔起宣教...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