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人生若隻如初見(十四)

,桌上擺放著各色靈氣濃鬱的靈果與靈食。數萬修者坐在這些宴席旁,觥籌交錯,親切攀談,川流在人群中,卻絲毫不覺得擁擠。天空中有綻放的煙火,太乙廣場中央有流暢的樂聲,與翩躚舞動的歌姬。整個紫微宮燈火輝煌,盛世繁華。這就是滄藍界最大的盛宴瓊林會。翟有道坐在高高的主位之上,看著底下的人群,心中千頭萬緒閃過。尤其是,當他的目光落在不遠處的七個人,那七個從搖光分院出來的少年少女。那最光艷奪目的少女,手中不知何時...如今確認慕顏不是間諜,那還不馬上將人拴在身邊?

就是年紀小了些,凡人的身體孱弱了一些。

帝溟玦想起山洞中女孩那幼獸般低低的嗚咽與求饒聲,心中不免百爪撓心。

他是老房子著火,又不是禽獸。

即便按照演武大陸的習俗,女孩都沒成年,之前中了心魔神誌不清就算了,以後那必然是要等到她成年的。

帝溟玦正要說出心中所想,對上少女清澈如水的眼眸,還有咬破的唇瓣,紅腫的麵頰,到了嘴邊的話突然變成了:“本君是來給你撐腰的。你告訴本君,誰欺負你了,本君替你教訓回去。”

說完,不等慕顏反應,就拽著她的手走到了沈家眾人麵前。

古越非常知機地讓人搬來一把巨大的椅子,帝溟玦拉著慕顏坐下來。

這椅子雕飾繁華,位置極大,坐兩個人都綽綽有餘。

慕顏看了一眼,小心翼翼地打算挨著邊坐下去。

誰知下一刻就被帝溟玦攬住腰,變成了坐在他腿上。

慕顏嚇了一跳,連忙想要掙紮,可腰間被一雙大手扣的緊緊的。

男人低啞的聲音在她耳邊道:“你再動,本君就要忍不住像昨晚一樣對你了。”

慕顏渾身一僵,頓時不敢再動。

帝溟玦望向沈父幾人,漫不經心道:“方纔你們在討論什麼,能讓本君也聽聽嗎?”

沈父捏著自己現在還鉆心疼的手臂,好半晌才道:“你…你到底是什麼人?大庭廣眾之下,怎麼敢對我女兒…摟摟抱抱,這…這成何體統!”

帝溟玦嗤笑一聲:“本君跟自己的未婚妻親密些,哪裡不成體統?”

慕顏猛地轉頭看向男人,臉上滿是震驚。

未婚妻?什麼未婚妻?她什麼時候成了他未婚妻了?!

蘇月香和沈曉柔的臉色則是肉眼可見的變得黑沉。

蘇月香揪著手帕的手指,更是幾乎要將布料扯碎。

帝溟玦掐著懷中人的纖腰,視線掃過沈家每個人,神情幽冷地彷彿地獄來的修羅:“倒是你們,本君的未婚妻,也是你們能打得的?”

古越輕咳一聲,朝帝溟玦的方向拱了拱手,“這位是我們鬼市真的主人,如今也是赤焰國的國軍。”

說著,他看嚮慕顏,露出討好之色,“君小姐,我們帝君願以整個赤焰國為聘禮,娶你過門。不知您意下如何?”

“當然,若是您覺得赤焰國不夠好,景橙國或者黃耀國,您看上了哪個,我們鬼市一樣可以替您打下來,以後整個演武大陸上,您就是女王,想處置誰就處置誰,想要什麼資源就有什麼資源。”

慕顏被這話嚇得差點沒從帝溟玦腿上摔下去。

什麼叫景橙國和黃耀國您看上了哪個?

什麼叫以後整個演武大陸上您就是女王?

這些人是在說胡話嗎?

是的,如果這話是旁人說出來,沈家人定然會把他們當做神經病。

可說話的人是鬼市的鬼王古越啊!

鬼市的勢力遍佈演武大陸,說一句無冕之王都不為過。前麵就是結界前的暴旋風刃帶了,那女人居然就這麼沖過去了,她是傻嗎?”“哈哈,肯定是沒人告訴那女魔頭暴旋風刃有多危險吧!死了也活該。”“就那樣的蠢女人也想破除碎石崗結…我靠!!”人群嘲諷的聲音還沒有說完,就見前方的少女隨手丟出一個陣盤。然後,原本能致命的暴旋風刃帶竟然消失了。消失了?!!這怎麼可能?!所有人都懵逼了。他們如遊魂一般跟著那少女的身影,來到了灰色的濃霧前。每個人臉上都帶著迷離而茫然的恍惚...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