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人生若隻如初見(十二)

乖張開嘴,將那小手遞過來的一口粥含入口中。熱粥入腹,他卻神思不屬,根本嘗不出這粥是什麼味道。突然,清幽的芳香撲麵而來。閆浩天心口猛然一跳,一抬頭,才發現風海棠的臉近在咫尺。女子雪白柔嫩的肌膚,還有那淡粉如花瓣一般的唇,近在咫尺。閆浩天隻覺得的身體深處,有一團火苗炙熱燃燒起來。驚人的熱度流竄遍他全身每處,最終都匯集到下腹某一處。“浩天…”風海棠的手摟上了他的脖頸,濕暖的吐息,帶著一絲她平時絕不會展現...慕顏仰頭看著她,聲音沙啞顫抖,卻擲地有聲:“我沒錯!”

“你——!!”沈父氣的胸口不住起伏,“你如此不知自愛,毫無禮義廉恥地跟混混糾纏在一起,才會失了清白。若你一開始就潔身自好,不與外男往來,如何會落到這般地步?你竟然到此刻還不知自己錯在哪裡?”

慕顏嗤笑一聲,看著沈父的目光像淬了寒冰一般,“父親大人,若我是不知自愛。那你明明已經有了母親,卻還在外麵與人糾纏,還生下一女的時候,潔身自好了嗎?母親因為你的出軌而死的時候,你知錯了嗎?”

一旁的沈景林猛地瞪大眼,雙手死死攥成了拳頭。

而沈父在一瞬的怔愣過後,臉上的血色褪的一乾二凈,手猛地抬起來狠狠朝她臉上扇去。

慕顏就那樣直挺挺地跪著,雙目圓睜,一瞬不瞬,倔強的宛如冰雪中隨時會被折斷的花朵。

冷風輕輕拂過,一片陰影落下。

預期中的疼痛沒有傳來,慕顏感覺自己的身體被擁入一個溫熱寬闊的懷抱中。

修長漂亮的手抓住了沈父的手腕,漫不經心的捏緊。

骨頭發出一聲哢哢的響聲,沈父發出一聲慘叫。

男人卻連看都沒看他一眼,而是望向了懷裡的人。

當看到慕顏臉上清晰的巴掌印時,臉色陡然一沉。

手指輕輕撫上她的麵頰,沉聲道:“誰打的?”

慕顏怔怔抬頭,對上男人冰藍色的眼睛,脫口道:“你…你怎麼來了?”

竟然是山洞裡與她有一夜…肌膚之親的…傻子。

帝溟玦聽到這話,臉頓時一黑,“怎麼?你很不想見到本君?”

他活了千年,還沒見過如此膽大包天、不識好歹的小丫頭。

竟然敢對他吃乾抹凈了就跑,還一臉嫌棄不想看到他的樣子。

真當他堂堂極域帝君是死的啊?

慕顏:“…”

她自然不想見到這男人,隻要見到他,就會想起昨夜那荒唐的一幕幕。

隻是,還不等她說話,就聽沈父怒道:“你…你到底是何人?”

帝溟玦轉頭看去,眼中滿是居高臨下的冷漠,看他們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群螻蟻。

隻一眼,就讓沈父臉上的憤怒變成了恐懼。

隻一眼,就讓沈曉柔眼中的花癡變成了驚恐。

恰在此時,空中突然狂風大作,有詭異的樂聲從四麵八方傳來。

緊接著,就見無數穿著詭異的高階武者,朝著沈家的方向飛躍而來。

最詭異的是,這些人手上都抬著大箱子小箱子,箱子上綴滿了紅綢。

而從東邊來的一撥人,則抬著一頂巨大的轎子。

那轎子用純金打造而成,上麵鑲嵌著無比耀眼的寶石,周圍綴滿銀絲流蘇。

整個轎子華麗炫目的讓人幾乎睜不開眼。

這些人幾乎是同時落地,隨後齊齊跪倒在地上,躬身磕頭:“參見帝君!”

每個人的聲音中都幾乎帶著顫抖。

當然,也有些許興奮。

沈家的人,包括慕顏全都被這一幕看傻眼了。心魔,輔助修煉。聖者仁術:將天地元氣和己身生氣,過度給垂死之人。迴音生息:通過樂聲,在短時間內恢復人體內的玄氣或靈力。在升到四級後,能同時輔助百人。屬於武的技能包括:琴音化刃:以音符化劍刃群攻,升到四級後,可同時發出近百道音刃。七絕劍靈:近身攻擊技能,天魔琴化身七彩幻劍,七劍合一,則為七絕劍。畫地為牢:控製技能,敵人在小範圍內無法移動。聖手織天:防禦技能,以音符羅織防護罩,在升到三級後,聖手織天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