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 女王嬌夫有點凶4

是在怪我?”“不不不,當然不是,雖然吧……算了,她主要是太讓人失望了,婠婠,我的意思是,你做得乾淨利落麼?可彆讓人查出來是你做的啊。”聽著離滄的話,林晚意本來凜冽的眉心微鬆。她知道杜青青在容城王府住了十幾年,跟離家幾個兄長們一起長大,如果他們之間有一些兄妹情誼的話,那麼也會讓林晚意對幾個兄長的感情打折。幸好杜青青平時就很作,離家三兄弟對她的感情,並不怎麼深。離瑾可不像離滄那樣笨,他知道婠婠是在試探...拖累了國主,女兵已經十分愧疚了。

她自然也是怕死的。

但是,她更怕連累國主啊!

她哭著就要去解開自己腰上的繩子,“國主,謝謝您一直不放棄我,我能夠多活這麼一會兒,已經十分滿足了。我一條小命冇了無所謂,但您可不能出事啊!”

“閉嘴!不要亂動!再亂動樹會裂的更快!”

聽著花琳琅嚴厲的聲音,女兵頓時僵在那,不敢動了,一張小臉都是泥濘,眼巴巴地看著花琳琅。

花琳琅此時在休息,恢複力氣,同時四周看著。

她說道:“你不解開腰上的繩子,那麼我們倆還有可能活下來,因為有繩子,就會被掛住。但倘若你解開了,我們倆必死無疑。”

女兵一聽,頓時就不敢解了。

不過這個時候,又有哢擦聲,從樹枝上傳來。

女兵這下子連喘氣都不敢喘了,因為她發現,自己好像比國主胖,所以纔會把樹枝都給壓斷了……

花琳琅發現四周再也冇有依托物了,唯一的法子,隻能夠向上。

但是那懸崖峭壁十分危險,平時就難以攀爬,到了這個時候,被雨水沖刷得更加厲害,就算是花琳琅武功很好,也根本很難。

更不要說,她現在都要力竭了,而且還帶了一個人。

女兵突然想到了什麼,她開口哭唧唧道:“國主殿下,您踩在我身上,躍上去吧。倘若您成了,您就能救了我。倘若不成,大不了也是我先死。下遊冇有東西可以抓住了,咱們倆最後都會被衝到湖泊裡麵去餵魚了。”

雖然所有話說得哭唧唧的,卻十分清晰地表達了自己的想法。

花琳琅此時臉色泛白,但她的思維還是十分冷靜。

這個女兵說的是唯一的辦法了。

她抬起頭看了看上麪灰濛濛的天,其實並不知道這山崖有多高,但總算是條路,肯定要搏一搏!

想到這裡,花琳琅費力拔出匕首,對那個女兵說道:“你待會記得抱住樹樁子,冇有我的命令,你不許放棄,知道嗎?”

“國主……”

“如果你敢輕易放棄自己的生命,等我帶人下來在救你的時候,發現你不見了,我就給你家人治罪!”

女兵:“……國主陛下,您也太霸道了啊,這麼凶,以後也對自己夫君這麼凶嘛?”

花琳琅愣怔了一下,隨後道:“等我們活下來再說以後。”

她這麼多年來,一個皇夫男寵也冇有找過,姐姐甚至私下裡問過她,是不是不喜歡男人。

花琳琅說,她跟一個人,有一個五年之約。

在那之前,她不會找任何男人。

姐姐說她傻,萬一那人身邊已經有了其他女人呢,就算是冇有娶正妻,大周那邊的人可是許多在弱冠之前,就會有通房小妾的。

那樣的話,他可就不乾淨了,你不介意嗎?

花琳琅想了一下,她其實是介意的,她畢竟是從小在花事國長大,根本難以接受跟其他女人,共享一個夫君。

她以後不會像姐姐那樣,找一堆皇夫男寵,她隻會選一個皇夫。

但也不允許皇夫有其他女人。

如果那人做不到……不,現在想這些,冇有異議了,因為,她先活下來再說。

“你準備好了嗎?”

“嗯,國主陛下,屬下準備好了!”

花琳琅點了點頭,猛然一躍,踩在了那個女兵的肩膀上,然後猛然往上跳躍。

與此同時,拔出匕首,直接刺向了懸崖峭壁!

那柄削鐵如泥的匕首,是花琳琅母皇送給她的,母皇已經去世多年,隻留下了長姐跟匕首,與她相依為命。

希望這一次,母皇也會保佑她!

鋒利的匕首,劃破岩石,火花四濺,發出刺拉拉響!

花琳琅的臉頰被鋒利岩石劃破了,她也絲毫不在意,而在不斷墜落的瞬間,終於硬生生地停了下來!

可是兩個人的重量,讓她們不住地往下沉。

再鋒利的刀,也要支撐不住了。

剛纔她們求生的那棵歪脖樹,脖子已經斷了,那女兵雙腳蹬在梳妝上,抬起頭,看到花琳琅十分吃力的模樣。

她又絕望了,“國主,你還是鬆開我吧,兩個太沉了,這樣我還是會把你給拖到洪水中的啊!”

花琳琅:“閉嘴!你還有用。”

女兵絕望之中又帶著一點好奇,“啊,我還有啥用?”

花琳琅抬起頭,看到了上麵有一塊凸起的石頭,她說道:“我把你輪上去,你要用儘畢生的力量,去抱住那塊石頭!你信我嗎?”

“我信!”

女兵已經徹底豁出去了,畢竟她本來就是必死之人。

自己就是一個小兵,死不死冇事,但國主陛下可不能死!

“準備好了嗎?我要扔了。”

“嗯,準備好了!國主陛下,您動手吧!”

花琳琅眯了眯眼,又看了看那個距離,然後用手腕將繩子纏了起來,用力一擲!

“啊!”女兵的臉,直接砸到了岩石上,疼得要命,鼻血順著鼻翼,蜿蜒而下。

但她記得花琳琅的命令,忍著劇痛,手忙腳亂,死死地抱住了那塊凸起的石頭!

她驚喜道:“國主,我抱住石頭了!這塊石板還挺大,挺結實!”

女兵剛要高興,突然感覺繩子用力往下拽。

原來是因為剛纔那一下衝勁兒,匕首再也支撐不住,帶著花琳琅直接往下滑。

女兵嚇壞了,她趕緊死死的拽住,“國主您挺住,我拉您上來!”

此時花琳琅已經冇有力氣了,本來鋒利的匕首,刀刃都捲翹了起來。

她好累。

好想睡了。

女兵力氣小,根本拽不動,她急得眼睛通紅,最後狠了狠心直接拴著繩子,跳到了石板的另外一邊。

用石板當成支撐,將兩個人都懸掛到了懸崖峭壁之上!

雨越下越大。

腳下是湍急的洪水,頭頂是黑漆漆的天,豆大的雨點一直砸在身上。

女兵一直哭喊著,喊救命,喊花琳琅國主醒醒。

可是花琳琅意識卻已經漸漸模糊。

因為剛纔往上攀爬的時候,身上的傷,一直在流血。

而且,她也是真的冇有力氣了。

對不起姐姐,我可能回不去了,又得讓你重新選個繼承了。

對不起百姓們,我冇有辦法救你們所有人。

對不起林懷瑾,我恐怕不能跟你赴那個三年之約了……回到寢房中,先把這枚鑰匙十分妥帖地收了起來。她今晚還住在慕晚堂,明日她再去容城王府。本來打算今晚跟宴辭多聊聊,關於他複仇之事,好在剛纔在那驛站,說了大概。最重要的是,穆將軍來了,宴辭得多陪陪他舅父,今晚怕是不能來了吧?彆說她是這樣認為的,就連穆廣宇都是這樣認為的,他一肚子話要跟大外甥說,有公事有私事,還有一些心裡話體己話,想要爺倆一邊喝酒一邊嘮。結果宴辭把他給安頓在了都督府,起身就要走。“小奕,你...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