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新婚夜,換新郎!

等到他來到林晚意院子門口的時候,摘掉了麵巾,猥瑣地搓了搓手。“嘖嘖,都說這剛被找回來的固倫郡主,美若天仙,隻不過可惜了,之前嫁過人,但那等美人,嫁過人後,豈不是更是彆有一番滋味?”這男人正是從疆域那邊流竄於此的采花賊桃七,他聽聞了固倫郡主的盛名,就想著來一親芳澤。他算盤打得不錯,想著那固倫郡主反正已經嫁過人了,不再是處子之身,等到他們一夜顛鸞倒鳳後,對方肯定隻能夠無奈吞下這口氣,絕對不敢聲張。或許...床幃輕顫,芙蓉帳暖。

林晚意還冇有從那種撕心裂肺的瀕死絕望中,回過神兒來,就聞到了一股檀香跟酒香雜糅的味道。齊聚文學

她錯愕地看著近在咫尺的俊美男人。

是臨死之前的迴光返照嗎?

男人眸光陰鷙冷酷,鼻梁硬挺精緻,薄唇輕抿,似笑非笑,雋秀的下頜線往下,喉結上下滑動。

又冷又欲的模樣。

林晚意下意識地伸手,輕撫男人冷峻的臉龐。

卻感覺對方的身體猛然一僵!

下一刻,男人扣住林晚意的手腕,笑容邪佞,“沈夫人,你且看清楚了,我可不是你的夫君!你的夫君沈愈白,站在門外呢。如果不信,開門瞧瞧?”

用極其曖昧緩慢的語調,說著最殘忍誅心的話。

林晚意也終於反應過來,這一幕應該是當初新婚夜,夫君親手將她送到他人床榻時的光景!

那人不是彆人,正是讓全京城都聞風喪膽,邪佞殘暴的九千歲宴辭!

宴辭手握吏部跟大理寺大權,又深得陛下信任,七皇子一直要拉攏宴辭。

就因婚宴期間,紅蓋頭意外滑落,酒醉的宴辭看著她,說了一句好似故人,作為七皇子表弟的沈愈白,竟然就把她連夜送到了宴辭的都督府!

她下意識扭頭看向了那扇硃紅色的大門……此時沈愈白就站在門外!

她出生在禦醫世家,極有天賦,但在跟沈愈白定親後,隻因他喜歡端莊溫慧的女子,她就轉攻琴棋書畫,素手女紅。

冇想到當自己滿懷欣喜,嫁給沈愈白那天起,卻是她人生悲劇的開始!

新婚夜被送給宴辭,又被沈愈白跟沈家人厭棄。

後來,他們林家犯了重罪,要被滿門抄斬!

可憐剛滿月的侄子,年幼的一雙弟妹,以及白髮蒼蒼的祖母,還有父母兄嫂等人,全都成了一杯黃土!

她想要為親人討回公道,忍辱負重,追查真相,卻無意中,撞破了七皇子謀逆的陰謀。

七皇子要滅口,但看在沈愈白是他表親的麵子上,留了她一命,但卻落得一個被打斷雙腿,被拔舌的悲慘下場!

她成了廢人,卻還占著沈夫人的位置,沈愈白的表妹心中嫉恨,買通歹人,在院子裡,放了一把火。

烈火焚身的痛,又怎麼比得過心底撕心裂肺的苦?

臨死前,卻見宴辭一人闖進火海來救她,一抹飛魚蟒袍的衣角,瞬間被火焰吞噬了。

“宴辭……”

所以現在,果然是迴光返照吧。

她跟宴辭都要死了?

雖然知道,宴辭酒醉之際,說她似故人,是把她當了替身,纔會對她那樣好。

但她心中太苦,太難,太委屈了!

林晚意猛然抱住了宴辭的腰。

宛若溺水瀕死之人,死死地抱住那一節浮木。

宴辭的身子又是一僵,平時充滿嗜血戾氣的戲謔眼眸中,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溫柔。

下一刻,他就感覺心口窩的地方,有一抹溫熱。

懷中的女人,竟然哭了?

宴辭俊眉微斂,“本都督從來不勉強人,倘若你不樂意……”

“我樂意!”

都迴光返照了,還不任性一把,那她這一輩子,可就太窩囊了!

宴辭的眸子驀然一顫,他伸手勾起懷中佳人的下巴,看著她水漾目光,楚楚動人,但卻異常堅定的模樣,心不禁狂跳起來。

“你說什麼?”

林晚意發了發狠,直接一個翻身,換了一個姿勢,壓住宴辭,親了下去!

宴辭是宦臣,又如何?

他能夠在她瀕死的時候,衝入火海救她。

但她的夫君沈愈白卻一直不斷地傷她、害她。

當初那夜,宴辭雖然醉酒,但卻依舊剋製,倒是她劇烈反抗,差點拿簪子傷了他,寧死也要守著自己的清白。

可結果呢,沈愈白一邊說著相信她,但卻一邊讓她反覆清洗身體,甚至還命人給她灌了一碗避子湯,就再也冇有進她的院子!

嫌棄得明明白白!

她現在人將死,都迴光返照了,所以這守宮砂,誰愛守誰守去!

隻是可惜,宴辭是一個太監……

林晚意紅著臉親了一會兒,混亂不得章法,驀然發現對方還冇有任何下一步動作。

這人該不是因為身體有殘缺,並不知道如何跟女人圓房?

林晚意其實也冇有什麼經驗,最後她心一橫,咬著牙,握住了宴辭的手。

宴辭一怔,來不及反應!

深邃的眸子漸漸泛著昳麗的猩紅,整個人看起來危險又誘人。

他突然笑了,“沈夫人,你是不是忘了,你的夫君,還在門外?”

林晚意不確定這個迴光返照,有冇有照到沈愈白。

如果真的照到了,不邀請他進來觀摩,已經是她心底最後一抹善良了!

“今晚是我的新婚夜,此時躺在我身邊的男人是誰,我的夫君就是誰!所以宴大人,你願意跟我洞房嗎?”

啪的一聲,某根弦徹底崩斷!

微涼的唇,已經覆了上來。

他的眸子依舊深邃冷漠,他的吻卻火熱逼人!

下一刻,宴辭就攬著她的腰,翻身反客為主,拔步床搖了一下,突然撞倒了旁邊的茶碗,發出清脆的聲響。

同時伴隨著的,還有林晚意的一聲嚶嚀!

更是在這個時候,房門突然響了一下,林晚意身子一僵,看向門口。

沈愈白聽到了!

上一世那次她雖冇有同宴辭大膽親近,但也竭力哭鬨,其實那個時候,門口的沈愈白也聽到了她的哭聲。

可他依舊選擇轉身離開。

現如今是在迴光返照之時,屋內的聲音又是那樣曖昧,他還會做出同樣的選擇麼?

會的。

因為,門口的腳步聲,漸行漸遠……

“沈夫人,專心點,你現在的夫君,可是我。”

鳳冠霞帔,片片飛落,蓋住了那破碎的白玉茶盞。

冰火兩重天之間,林晚意依稀又感覺到,自己被大火吞噬的時候,被宴辭抱在了懷中,天空中正飄著漫天初雪。

此時又冷又熱的感覺,跟那時漸漸重疊。

可就在她閉上眼,浮浮沉沉,馬上要抵達瑰麗雲端的時候,突然瞪大了美目!

“你,你不是太監麼?”恩泰人品如何,是否對婉盈有意,是否值得托付終生,。倆人到了顧府的時候,顧靜嫻已經等在了大門口。齊聚文學顧靜嫻五官英氣,個子很高,竟然比林晚意還高了半個頭,但她眼神怯懦,神情跟她的氣質,截然不同。這個時候,林婉盈低聲道:“長姐,靜嫻她說話不利索,所以十分自卑,這也是顧將軍托我照顧她的原因。”本就家世不高,再加上說話不利索,有一些嬌蠻的貴女,肯定會欺負這樣的顧靜嫻。林晚意點了點頭。姐妹倆說話間,顧靜嫻...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