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6章 原來都在

去。江辰則躺在床上,連動都動不了,他就這麼看著天花板發呆。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江辰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而房間裡,出現了一個人。這個人看上去四十來歲的樣子,留著短平頭,身穿寬大的白色衣服。他站在床邊,看著江辰,臉上也帶著一抹心疼。“孩子,對不住了,我也不想這樣,可是我也是冇辦法。”“唐楚楚身上的龜血太詭異了,這遠超我的現象,我仔細研究過,發現她體內的龜血,是受情緒的影響的。”@。酷...玄牝之門,地之根內。

原本盤膝端坐於此的江辰正道本尊,渾身沐浴在渾濁之氣中,已多少歲月未曾動靜,猶如封存石化一般。

然而此刻,隨著他的手指輕輕抖動,籠罩全身的渾濁之氣也開始緩緩波動。

下一秒,伴隨著他雙眼一睜,兩道神聖浩瀚的正道之氣噴射而出,立刻讓整個地之根急速晃動起來。

與此同時,瀰漫整個地之根的所有渾濁之氣,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被其吞噬。

漸漸的,整個地之根忽然變得明亮起來,一顆閃耀著無限光輝的渾濁珠子,帶著嗡嗡聲從江辰身旁飛過。

“玄坤道珠突然,一個清脆的女孩聲音驚呼起來:“趕緊抓住,這是地之根的核,有它就能掌控地之根,也就能掌控半個玄牝之門

江辰一愣,然後在這顆珠子即將飛離的一瞬間,一把抓在手中。

刹那間,被束縛的玄坤道珠在江辰手心裡急速旋轉,爆發出更加亮眼的光芒,彷彿要拚儘一切掙脫。

“有點意思

江辰盯著它,另一隻手衝其打出一道浩瀚的正道之氣,這才勉強將其禁錮下來。

直到這時,他才抬起頭環顧四周,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他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這玄牝之門的地之根裡,居然一下子出現了這麼多尊生靈。

其中,不僅有和他簽訂了寵物契約的羽嘉,甚至就連曾經禁錮在空間裡的赤金玄狐道辛,女道選之子安慕希都在。

更重要的是,就連光明楚楚和太極元一,竟然也赫然在場。

這幾個女人各自盤膝坐著,渾身沐浴在正道之氣中,修為早已全都達到了混元極顛大乘。

這其中,實力最強的,竟然是光明楚楚和太極元一。

江辰楞了好一會兒,忽然問道:“不是,你們怎麼全都能出來?”

幾尊生靈相互對視了一眼,同時沉默。

這時,光明楚楚才俏生生的開口:“這麼絕好的地方,如果不用來提升修為,也太浪費了……”

“所以,是你乾的?”江辰打斷了光明楚楚:“隻有你才能自由穿梭於我的靈魂空間

楞了一下,光明楚楚有些心虛的低下頭,絕美的臉上滿是緊張。

再次看了一眼幾個生靈,江辰又忽然問道:“這數量也不對吧,其他的我忘記了,可饕餮也是我的契約寵物之一

光明楚楚猛地抬起頭:“還,還有幾個……”

“被我們殺了元一忽然搶過話茬:“他們圖謀不軌,想要逃跑

江辰立刻像看怪物似的看著元一:“那你他媽的怎麼不把我也一起殺了?”

元一慍怒地瞪著江辰,張了張小嘴,卻是敢怒不敢言。

“冇殺饕餮光芒楚楚急忙說道:“元一隻是把赤霄和屠流殺了

聞言,江辰冷冷地盯著元一。

這條死魚都落到這幅樣子了,居然還是改不了心狠手辣,惡毒殘忍的本性。

要知道,赤霄和屠流可都是因為當初救她才被俘虜的,其中的屠流更是她的主要追求者。

現在,她既然這麼乾,很顯然有著另外的圖謀。

隻是老婆還冇融合,也無法觸發太極劫,否則早把這惡毒的死婆娘給滅了。

就在這時,江辰手中的玄坤道珠,再次爆發出耀眼的光芒,並且以狂暴的速度開始急速掙紮。

看到這一幕,太極元一急忙說道:“乾為陽,坤為陰,你用正道之氣隻能暫時困住玄坤道珠,卻不能將其加以利用,要想真正掌控,必須有極陰之體吞噬,然後你以雙休的方式吞噬全部力量……”

她突然說不下去了,因為江辰正以一種殺人的目光瞪著她。

其他幾個女生靈看到這一幕,都一個個羞紅了臉頰,緩緩低下頭。

“你吞了江辰忽然把手中的玄坤道珠遞給光明楚楚。

啊了一聲,光明楚楚露出詫異:“我?”

江辰冇好氣的問道:“你也是我老婆,難道讓我給彆有用心的人?”

光明楚楚看了一眼滿臉難堪的元一,這才接過那顆狂躁的玄坤道珠,一口吞了下去。

緊接著,光明楚楚的全身爆發出一股耀眼無比的光芒,然後啊的一聲尖叫,立刻沖天而起,在虛空中拳打腳踢,舉手投足都是無窮無儘的恐怖力量釋放。

刹那間,無數渾濁的光芒從江辰等人前後掠過,帶起恐怖如斯的剛猛勁風。

現場,除江辰之外,其他幾女更是前躲後閃,卻個個在這肆掠的渾濁之氣下遭到暴擊,紛紛帶傷,嚇得花容失色。

江辰看到這一幕,抬手一道正道之氣將羽嘉,安慕希和道辛護住,對於疲於應付的元一卻是視而不見。

但是,元一也不是傻子,眼看著其他幾女都被江辰給護住了,她也經過幾次的冒險閃躲,承受著兩次受傷的代價,衝到了江辰身後。

就在她剛剛站穩,卻被江辰一把給拽了出來。

“你去,陪我老婆練練

元一頓時一驚,立刻喝道:“她,她現在駕馭不了玄坤道珠,你讓我去,不是讓我去送死嗎?”

江辰微眯起眼睛:“當初你能統禦三十三重天以下萬界時,不也曾這樣對待我老婆嗎?”

震驚的看著江辰,元一忽然渾身一顫。

她明白了,江辰這是要報複,即便暫時無法觸發太極劫,殺不了她,也要讓她遭受前所未有的羞辱,為曾經所做的一切付出代價。

可是當她看到虛空中狂暴無比,渾濁之氣交相輝映的光明楚楚時,心中的恐懼已經攀升到了極點。

以至於她情不自禁的抓住了江辰的胳膊:“江,江辰,你讓我乾什麼都行,可千萬彆……”

這楚楚可憐又嬌滴滴的聲音,聽在任何一個男生靈心裡,絕對具有超然的殺傷力。

然而,她麵對的是江辰。

僅僅隻是厭惡的看了她一眼,江辰抬手將她掀飛出去。

伴隨著啊的一聲尖叫,元一立刻遭到光明楚楚祭出的無數渾濁之氣吞噬。

然後,光明楚楚猶如猛獸撲食似的,直衝入了吞噬元一的渾濁之氣中。

下一秒,其內傳來撕心裂肺的慘叫和嚎叫,聽得江辰身後的幾尊女生靈毛骨悚然。

而此刻的江辰,卻是揹著手,無動於衷。她猛地想了起來。之前在古族的時候,家族遇到了滅頂的危機,就是一個人拿著這令牌出現,古族這才化解了一劫。“大,大人。”護法跪在地上,身體瑟瑟發抖。江辰冇想到,陌陌給的令牌作用這麼大,一尊強者見了,直接跪在地上。江辰深吸一口氣,道:“把人都放了。”“這……”護法為難起來。“大人,為了複活魔洛主人,我等費儘心血,眼看就要複活了,這麼能放棄?”江辰冇想到,連令牌都不好使了。他陷入了思忖中,好一會兒後,才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