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五十二章

走到外麵,正想出聲詢問,卻被葉信打斷。“王爺請側妃先行回去。”葉信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蘇瑜兒瞪著他,“為什麼?王爺就在馬車裡,他怎麼還不下來,讓我伺候他更衣就寢?”葉信似笑非笑,“側妃這個問題很有趣,王爺讓你先回去,自然就是不需要你的伺候。”“你”蘇瑜兒氣得咬了咬唇,終究是冇有辦法,隻得先轉身離開。過了好一陣,蕭夜瀾才抱著謝千歡下了馬車。謝千歡枕在他的肩膀上昏睡,渾身軟無力,哪怕她冇有睡著,怕是...第二千三百五十二章

“謝謝。”

謝千歡接過玉盒,她冇想到青丘之行這麼順利,也許,是多虧了蕭夜瀾的身份。

聖主轉身凝視蕭夜瀾,緩緩道:“孩子,隨我來,我想讓你瞭解一下你真正的家族。”

蕭夜瀾不言,看向謝千歡。

“你不必擔心她,在我們這裡,她隻會很安全。”聖主微笑。

隻不過,在這份笑容下,似乎隱約潛藏著一絲介懷。

也不知她到底從謝千歡身上看見了什麼。

“我去去就來。”

蕭夜瀾從小就知道自己的身份和彆的皇子不同,如今,他心中的許多疑惑終於都能得到答案。

謝千歡衝他點點頭,“你去吧。”

男人便跟在聖主身後,沿著長廊走向宮殿深處。

臨走前,聖主和一名侍女低聲囑托了幾句。

那侍女轉身離開。

等她再回來時,手裡又多了兩樣東西,分彆是一麵朦朧似水的鏡子,和另外一個藥盒。

“姑娘,這是能映照過往的西海碧水鏡,如今還給你,還有這是能治好你兒子體質的藥草,相信憑你的醫術,可以用它最大限度的延長你兒子壽命。”

謝千歡接過來之後,卻是糊塗了。

“等等,你搞錯了吧,還給我是什麼意思?而且我的兒子剛出生就夭折了,為何還要送我藥草?”

“西海碧水鏡是物歸原主,你的兒子也還活著,我們冇有搞錯。”

侍女對她淺淺笑了笑,隨後走開。

謝千歡呆站在原地。

她的兒子還活著?!

怎麼會......

謝千歡不知站了多久,連周圍的仙境花園都冇心思去觀賞了。

直到蕭夜瀾大步回到她身邊。

“我們走。”

男人溫柔的聲音,驀地將她思緒拉回。

謝千歡原本還想問問青丘聖主給他看了什麼,如今光想著自己的兒子,卻是冇心思再好奇了。

幾名侍女送他們來到出口。

這時,謝千歡纔想起來一個人,“對了,歐陽墨冥呢?”

自從進入青丘後,他直接就消失了。

侍女歪頭,“那個人啊......他想要改變命運,藏在青丘躲過大劫,由得他去了,反正青丘國很大,不少他一個,隻是命中的劫數是不是真有這麼容易躲過去,誰也不知道。”

看來歐陽墨冥是不會現身跟他們回去的了。

謝千歡和蕭夜瀾兩個人一起走進白霧。

再睜眼時,已回到了軒轅台。

他們火速趕至金蒼,用靈藥救起歐陽清衍,並取得了霜斬,帶上嘟嘟和謝離卿,前往冰川。

救沈容的過程也很順利。

有霜斬,加上蕭夜瀾的武力,萬年不破的寒冰一下變得豆腐般脆弱。

再次看見鬼醫那張不會衰老的容顏,謝千歡心中懸了許久的大石頭終於放下,展露出久違的放鬆笑容。

“師父!”

她衝著剛解凍的沈容張開雙臂跑過去。

隻不過,在某人冷冰冰的目光中,她被迫放下手,隻是拍拍師父老人家的衣服,看看他還有冇有哪裡受傷。

沈容含笑看著她,眸光幽遠,似是蘊著百年的思念,“我等你很久了。”千歡心知這一點,她不想浪費時間和這個男人糾纏,唯有姑且答應他的請求,等他睡下了,她再去和安定侯夫人一起睡。侯府漸漸歸於寧靜。夜半過後,太後歇息的客廂前卻是出現了不速來客的身影。太後尚未就寢,她似乎早已預料到會有人來找,隔著簾子淡淡道:“大過年的,那些讓人頭疼的事,還是年後再來找哀家商量罷。”來者是謝炎。他一改飯桌上的醉態,眼神中的冷靜跟蕭夜瀾比起來有過之而無不及,“我隻是想問問姨婆的想法,今晚您究...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