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八百年後

功德寶體,獲得玄妙莫測的力量。”“同時,擁有功德寶體的修士,可以獲得很多特權,能夠進入尋常修士無法進入的一些修煉寶地修煉……除此之外,還有很多好處。總之,功德聖牌是無數修士都夢寐以求的寶物。”商子烆道:“天庭界建立的初衷,是為了對抗地獄界,而對抗地獄界最重要的一環,便是建立功德神殿。功德神殿是由諸神一起建立起來,擁有神聖不可侵犯的地位,可以收集天地間的功德之力,凝聚出功德小還丹和功德聖牌這樣的寶物...“池瑤,我待你如摯愛,你為何要殺我?”

張若塵大吼一聲,向前一撲,壓得鎏金鑄造的床榻“咯吱”一聲,猛然坐了起來。

發現隻是一個夢,張若塵才長長吐出一口氣,用衣袖將額頭上的汗珠擦乾。

不!

那不是一個夢!

他與池瑤公主發生的一切,又怎麼可能是一個夢?

張若塵本是崑崙界九大帝君之一的“明帝”的獨子,年僅十六歲,便以逆天的體質,修煉到天極境大圓滿。

但是,正在他成為崑崙界年輕一代第一人的時候,卻死在自己青梅竹馬的未婚妻池瑤公主的手中。

池瑤公主,是九大帝君之一“青帝”的女兒。

明帝和青帝是最好的至交,張若塵與池瑤公主更是指腹為婚,從小一起長大,一起修煉。一個英姿颯爽,一個美貌絕倫,堪稱金童玉女,本來可以成為修煉界的一段佳話。

張若塵怎麼也料不到,池瑤公主居然會對他出手!

死在池瑤公主手中之後,當張若塵再次醒過來,卻發現自己已經在八百年之後。

曾經的池瑤公主,平定九帝之亂,統一九國,建立第一中央帝國,成為整個崑崙界的主宰——池瑤女皇。

八百年前,稱雄崑崙界的九帝,徹底的成為過去,消失在曆史的長河之中。

九帝已死,女皇當立。

這個時代,隻有一位皇者,那就是池瑤女皇,統禦天下,威臨八方。

“她為何要殺我?她的心怎麼可以那麼狠,還是說女人的心都如此的狠?”

張若塵的眼神銳利,心沉似鐵,滿腹疑問。但是,卻冇有人可以幫他解答。

八百年過去了,早已滄海桑田,物是人非,除了修為絕世的池瑤女皇,青春依舊,不老不死。曾經的那些故人,全部都已經化為黃土,變成白骨。

即便是當年威風八麵的九帝,也都全部在人間絕跡,隻留下一段段讓後人經久傳誦的輝煌故事。

“吱呀!”

一個身體柔弱的宮裝美婦人,從外麵推門走進來,看著坐在床榻上的張若塵,帶著關切的眼神,“塵兒,你又做噩夢了?”

眼前這個美婦人,是雲武郡王的王妃,也是張若塵的孃親,林妃。

這一具身體的原主人,因為體弱多病,三天前就病死在床榻上。

張若塵被池瑤公主殺死之後,再次醒過來,便出現在這一具身體裡麵,讓原本病死的少年起死回生。更加巧合的是,這一具身體的原主人,也叫張若塵。

張若塵剛剛醒過來的時候,還很排斥林妃。畢竟在張若塵的眼中,林妃,隻是一個陌生人。

但是,經過三天的接觸,張若塵逐漸發現,林妃真的十分關心他,簡直無微不至,見到張若塵做噩夢被嚇醒,更是不顧天寒地凍,立即趕來張若塵的房間。

上一世,張若塵從未見過自己的生母。據說,在自己出生的時候,她便去世了!冇想到,被池瑤公主殺死之後,重生在這一具身體裡麵,竟然讓他多了一位孃親,感受到母愛的溫暖。

“或許她還不知道,自己的塵兒,在三天前,就病死了!”

若是告訴她真相,她未必承受得住這個噩耗的打擊。

張若塵看著眼前這個美婦人,眼神變得柔和起來,微微一笑:“孃親,不用為我擔心,隻是一個夢而已。”

林妃單薄的身上披著一件棗紅色的連帽貂裘,坐在張若塵的床邊,撫摸著張若塵的額頭,擔心的道:“已經三天晚上了,你總是被噩夢嚇醒,每次都叫‘池瑤’的名字。她到底是誰啊?”

林妃自然不可能將“池瑤”這個名字,聯想到第一中央帝國的女皇。

況且,池瑤女皇統一崑崙界,建立第一中央帝國之後,便號稱“大威大德女聖皇”,平時根本冇有人敢提“池瑤”二字。會犯忌諱。

張若塵道:“冇什麼,孃親,你聽錯了!”

林妃歎息了一聲,道:“今後千萬不要再直呼‘池瑤’二字,哪怕是在夢中也不行,那可是女皇的名諱。直呼女皇名諱是大不敬,一旦被有心人聽到,會被處死的。”

張若塵點了點頭,緊緊的捏了捏手指,頗含深意的道:“絕對不會了!今後……”

今後,我將是她的噩夢。

林妃看著身材瘦弱、臉色蒼白的張若塵,輕輕的歎了一口氣,心中無比酸楚。

雖然生在郡王之家,但是,他卻從小體弱多病,已經十六歲,依舊隻能常年躺在床上,恐怕這輩子也隻能這樣子了!

外麵,響起一陣淩亂的腳步聲。

“你們乾什麼?這裡可是玉漱宮,誰給你們的膽子,敢隨意亂闖進來?”一個容貌嬌美的侍女,想要攔住闖進來的八王子,卻被八王子輕輕一推,摔到十多米之外。

八王子可是一位武者,修為達到黃極境後期,一掌擊出,足以將三百斤重的石盤打出十丈遠,更何況隻是一個百十斤重的侍女?

手指一彈,就能將她彈飛出去。

那一個侍女慘叫一聲,重重的摔落在地,左手手臂被摔斷。

八王子穿著一身金縷衣,腰上纏著一根玉石帶,身體健碩,手臂修長,步伐沉穩,走進玉漱宮,冷眼盯了那個侍女一眼,“一個奴婢也敢擋本王子的路,真是找死。”

八王子的身後,跟著六位身穿麟皮鎧甲的侍衛,身軀高大,虎背熊腰,顯然都是戰力強大的武道修士,屬於王宮的禁衛。

林妃聽到外麵的動靜,安撫了張若塵的情緒之後,便關上門,走了出去。

她盯著站在外麵的八王子,微微的皺了皺眉頭,道:“八王子殿下,這裡可是玉漱宮,就算你是王子,也不能亂闖吧!”

八王子張濟抬起頭盯著林妃,朗聲道:“王後有令,林妃娘娘和九弟的寢宮,改到‘紫怡偏殿’。今後玉漱宮的主人,便是本王子的生母蕭妃娘娘。”

林妃的臉色微微一變,她早就料到這一天會來,但是,卻冇有想到會來得這麼快。

林妃慘然的一笑,道:“王後這麼快就要趕我們母子離開玉漱宮了嗎?好吧!明天,我便和塵兒搬去偏殿。”

八王子道:“對不起!孃親說了,她今晚就想入駐玉漱宮。請林妃娘娘現在就搬去偏殿!”

林妃知道張若塵體弱多病,經不起折騰,帶著幾分哀求的語氣,道:“八王子殿下,你也知道你九弟體弱多病,夜已深了,天氣寒冷,萬一……”

八王子冷冷一笑,絲毫都不客氣的道:“林妃娘娘,這世上可憐的人多得去了,但是,不是每個人都值得可憐。既然九弟體弱多病,那還活在世上乾什麼?”

“他可是你九弟!”

林妃還想再說什麼,突然,身後的門被推開。

張若塵的身體虛弱,用手撐著門柱才能勉強站立,盯著不遠處的八王子。他看似弱不經風的身體,像是蘊含著不屈的意誌,道:“不用求他們,我們現在就搬走。”

“塵兒,你怎麼下床了?外麵的天氣寒冷,還不快回去。”林妃連忙上前去扶住張若塵,生怕他染上風寒。

張若塵固執的搖了搖頭,道:“孃親,我們不需要求任何人,遲早有一天……我們會重新回到這裡!”

林妃看著張若塵堅定的眼神,似乎也被他的情緒感染,眼淚婆娑的點了點頭。

林妃參扶著張若塵,一步步走出玉漱宮,除了那一個被八王子一掌推出去摔斷手臂的侍女。彆的那些仆人,全部都冇有跟著他們離開玉漱宮。

所有人都看得出來,林妃和九王子已經徹底失勢,在郡王府中,再難有他們的立足之地。

本來他們就是玉漱宮的仆人,現在自然明智的選擇留在玉漱宮,全部都去討好八王子這位新的主人。

紫怡偏殿,一般都是失寵的王妃居住的地方,十分偏僻,滿地落葉,似乎已經很久冇有人居住。

夜以深,寒風蕭瑟。

坐在冰冷的石凳上麵,張若塵瘦弱的身上裹著一件外衣,卻依舊感覺到寒冷。

“這一具肉身太弱小了,隻有修煉武道,才能讓身體逐漸強壯起來。要不然的話,就算我現在是郡王之子,依舊隻能受人擺佈。”張若塵的心中暗想。

八百年過去了,張若塵也不知自己現在能去哪裡?既然上天安排他重生在這一具身體裡麵,無論是為了將來向池瑤女皇複仇,還是為了那一位無微不至照顧自己的孃親,他都必須要強大起來。

今日遭受的屈辱和冷遇,完全都是因為自己太弱小,無法反抗,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甚至連自己居住的地方都被彆人強占。

想要得到彆人的尊重,想要獲得溫暖舒適的居住環境,就必須成為一名武者,證明自己的能力。

在崑崙界,想要成為一名武者,必須要先開啟“神武印記”。

所謂的“神武印記”,就是神靈賜給人類的修煉武道的資格。冇有開啟“神武印記”的人,就永遠也修煉不出真氣,無法成為天地之間的強者。

張若塵已經十六歲,依舊冇有開啟“神武印記”。

過了十六歲,便錯過修武的最佳年齡,就算開啟了“神武印記”,也不可能有多大的成就。

同樣都是雲武郡王的兒子,為何八王子就能高人一等?能夠將張若塵和林妃趕出玉漱宮?

就是因為,八王子在十歲的時候,便開啟“神武印記”,現在已經是黃極境後期的年輕武者。

“隻要讓我開啟了‘神武印記’,我就能修煉《九天明帝經》。以《九天明帝經》的玄妙,就算我已經錯過最佳修煉年紀,依舊有可能追上彆的天才,重新成為一名武道強者。”

《九天明帝經》是明帝修煉的至高寶典,除了明帝之外,便隻有張若塵知道《九天明帝經》的完整修煉法決。

“明天就是祭祀大典,希望能夠得到神靈的認可,將‘神武印記’開啟。”張若塵緊了緊拳頭,對開啟“神武印記”充滿渴望。

林妃將房間收拾整理好之後,便過來攙扶張若塵,“塵兒,你快早點休息吧!明天,還要去參加祭祀大典。”

“孃親放心,我明天肯定能夠開啟‘神武印記’!”張若塵道。

“嗯!孃親相信你!”

林妃深深的看了張若塵一眼,心頭輕輕一歎。

其實,她對張若塵開啟“神武印記”根本不報任何希望,畢竟張若塵已經十六歲了,過了十六歲,便幾乎不可能還能開啟神武印記。

但是,做為一位母親,她卻必須要鼓勵自己的孩子,給他信心。

(微信關注:n新浪微博關注:飛天魚的微博)

手機版閱讀網址:有老天主守護,接下來的一個元會,天初文明必定會變得更好輝煌鼎盛。”“太子若是得到天初天女的青睞,就相當於是得到整個天初文明的支援,堪稱如虎添翼。”十四皇子的臉色不變,道:“天初天女可是《九仙美人圖》上的仙子之一,就算冇有天女的身份,也值得去拜會。”聶青梨頗為不屑:“所謂《九仙美人圖》,也隻是華春秋那個浪子,畫的一幅圖而已,未必她們九人,就是天庭最美。”十四皇子、靈童、白殤皆知聶青梨在想什麼,於是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